蔡慎坤:中美貿易實現零關稅最理想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蔡慎坤:中美貿易實現零關稅最理想

張五常說:"香港歷來零關稅。昔日香港走的是王道,贏得'東方之珠'這個稱呼。要是中國政府終於走成此道,中國不是成為世界之珠了嗎?"。"經濟學鼻祖斯密有一句名言:專業產出的程度,是由市場的廣闊度約束著的。中國本土的市場非常大,本身有足夠的實力,獲取工業產出的比較優勢定律的好處"。

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7月10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依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指示,公告再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追加關稅的清單。美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基於《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當天在其官網上發表了相關聲明。

聲明最後說:"一年多以來,特朗普政府一直耐心地敦促中國停止其不公平的做法,開放市場,進行真正的市場競爭。在中方應做出何種具體改變方面,我們已經非常明確並詳盡地闡述。遺憾的是,中方並未改變其行為——這種行為將美國經濟的未來置於危險境地。中國非但沒有著手解決我們的合理擔憂,反而已經開始對美國產品施以報復。這種行動沒有正當理由。"

中美貿易戰7月6日正式開打,美國針對中國818項,包括化學品、醫療器材、光學儀器、汽車零組件等價值340億美元的產品課徵25%關稅;中方也對美國545項,包括黃豆、水產、汽車等同值產品課徵相同關稅。在美國兩星期後追加另一批總值達到500億美元的產品課稅後,中國表態將隨後跟上。

特朗普明確表示:若中國報復,會追加課稅到2,000億美元,甚至5,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那幾乎等同中國2017年對美國的總出口5,056億美元。立場強硬的中國媒體"環球時報",曾經在社評中以"即使中美貿易歸零,中國也不會後退"為題,表達過絕不示弱的立場,如今面對這個結果,也認為中美貿易不應該走向完全對抗,因為代價實在太高,誰都承受不起。

但如果不能透過某種方式讓美國貿易逆差"顯著"減少的話,特朗普大概不會善罷干休,這是他競選時承諾。不僅僅是承諾,還代表了美國朝野幾乎一致的共識,代表了美國普羅大眾的共同看法——美國不能再接受巨額對外貿易逆差,這種逆差使美國損失了工作機會、惡化了美國人的生活品質,甚至危及到美國的安全和繁榮。

美國全國貿易委員會主任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6月28日他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講話稱,特朗普總統所做的只是讓競技場地保持更公平。"特朗普總統清楚的表示,他是一個自由貿易者。他非常清楚的表示,對於這屆政府來說,自由貿易的意思是,貿易是自由、公平、對等和平衡的。"

這位前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經濟學教授說:在一個理想的世界,即貿易是自由、公平、對等與平衡的世界裡,世界上將是零關稅、零非關稅貿易壁壘、對產業進行零補貼、沒有任何貨幣操縱或是貨幣貶值的情況,沒有任何使用增值稅來增加收入甚至把別國產品擋在門外,使本國產品具有比較優勢的情況。

由於世界各國沒有進行自由、公平、對等與平衡的貿易,導致美國每年存在驚人的貿易逆差!透過"貿易保護"讓"美國再度偉大"的想法,並非特朗普首倡。1993年,美國教授賴維.巴特拉(Ravi Batra)出版了"自由貿易的迷思"(The Myth of Free Trade),書中大談美國經濟實力衰退,就是受害於自由貿易。傳統貿易理論中,各國勞工被假設是同值的,獲得參與貿易的雙方都會受惠。若勞工並非同值,像美國勞工成本遠高於許多貿易夥伴國時,自由貿易會使美國受害;這正是美國實質工資在1973年後逐年下降的原因。

巴特拉提出恢復美國經濟的五大建議,第一個就是將美國平均關稅率從5%先提高到20%,然後在五年內提高到40%。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曾提出對中國進口產品課徵45%關稅的政見,此次實施25%的關稅,與25年前巴特拉教授的建議近似。巴特拉教授為何選擇40%?因為他估計那可以讓美國進口依賴度從佔GDP的13%恢復到美國經濟衰退(1973年)前,佔GDP6%的水平。

自由貿易的終極目標是徹底取消關稅,讓老百姓分享全球化的好處。美國對中國產品的關稅一直大大低於中國對美國產品的關稅。例如美國對中國的汽車只徵收2.5%的關稅,中國卻對美國汽車徵收25%的關稅,還有17%的增值稅、10%的購置稅以及依照排量徵收最高至40%的消費稅,使得進口車在中國價格翻倍成為一個普遍現象。

中美關稅比較,淺藍是中國,深藍是美國。

身為發展中國家,中國的稅收遠遠超過發達國家,高稅收毫無疑問會影響到消費購買力,比如中國的衣服27%稅,化妝品50%稅,汽車40%稅。餐廳就餐交稅30%,房子涉稅56項,連每一升汽油中,也包含有26.81%的消費稅,14.53%的增值稅,2.89%的城建稅,1.75%的企業所得稅,1.24%的教育附加稅,0.83%的地方教育附加稅,也就是說,一升汽油中稅費已經高達48.05%,而真正汽油的成本價只有51.95%。

一個征著高過美國數倍關稅,而且銀行、電信、石油、互聯網、文化教育眾多部門都不肯對外開放的國家,如今卻理直氣壯地指責特朗普搞貿易保護,宣稱自己才是引領自由貿易的方向。豈不是一個笑話!當特朗普面對西方六大工業國家首腦聯手勸說美國撤銷鋼鋁關稅時,特朗普坦言:你們有哪個國家的關稅比美國低?如果大家都喜歡自由貿易,還有什麼比零關稅更自由的呢?那麼從現在起,我們徹底放開,實行零關稅!零壁壘!零補助!怎麼樣?!

特朗普的這反戈一擊,徹底撕掉了自由貿易主義者的假面具。他們根本不是真正的自由貿易主義者,他們只是一群假自由貿易之名,行占他人便宜之實的騙子。從學者到政客,都想當然地認為發達國家應該徵收更低的關稅,欠發達國家可以徵收高關稅。WTO正是這樣實踐的,對於新加入的發展中國家,一般都有關稅優惠。但在實踐中,這種關稅優惠被濫用甚至剝奪了消費者的基本權利。比如,HPV(宮頸癌疫苗),本是造福婦女同胞最好的藥物,歐美等國早就普遍使用,中國就是不放開,有錢人和有權人只好跑到香港去打。

據美國商務部的統計數據顯示,從1985年美國對中國出現6億美元的貿易逆差開始,到2017年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高達3752億美元,相當於每一個美國人為中國貿易逆差支付了1000多美元,而在中美密切交往的32年間,特別是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17年里,美國累計對中國貿易逆差達到47380億美元,相當於每一個美國人為中國貿易逆差支付了1萬多美元。

來自中國海關的數據也顯示:2017年中國貨物貿易出口總值15.33萬億元,約合2.5萬億美元。中國對美出口總值為5056億美元,佔總出口額的五分之一。但中國的出口順差高達2.9萬億人民幣,摺合4600億美元。也就是說,官方認可的對美順差占出口總順差的81.6%。中國對美貿易順差自2010年以來,8年間總順差平均佔比超過78%,其中有四年超過80%,有一年超過130%。

中國加入WTO之前,美國一直給予中國最恵國關稅待遇,只是一年一審。加入WTO之前的2001年,中國進出口貿易總額只有0.51萬億美元,2017年這一數字超過2.5萬億美元!2001年,中國GDP對全球經濟的貢獻率僅為0.53%,2017年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佔了1/3!

中國自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以來,毫無疑問成為這個世界最大的贏家,而輸家是昔日的主要經濟體。因而去年,歐美等國包括日本在內,均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並指出中國過度生產及低價傾銷,擾亂了世界經濟秩序。歐美日同時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使得各國有權取消對中國的"最惠國待遇",並以"反傾銷"名義對中國商品加征高稅。

歐盟曾給中國開出了5個市場認定標準,認為中國均不達標,包括企業決策明顯受政府干預,沒有一套按國際通用準則建立的會計賬簿,生產成本、財務狀況受非市場經濟體系的顯著影響,企業受政府干預成立或關閉,貨幣匯率變化不由市場決定等等。更重要的是,歐美日認為,當年中國為加入WTO做出的一系列承諾,17年後,幾乎沒有多少真正兌現。

中美實現零關稅是張五常教授面對中美貿易戰提出來的解套之方,如果中美實現零關稅,中美兩國貿易可完全互補,中國龐大的消費市場足以化解對美的貿易逆差,兩國的經濟文化乃至交往會更融洽更緊密,甚至帶來兩國長達一個世紀的共同繁榮和發展,兩國人民都會普遍受益!只是不知道那些被意識形態所左右的花崗岩腦袋究竟打什麼主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