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中國的上班族 到底有多慘?

中國人平均每天休閑時間很少,僅為美國、德國、英國等西方國家的一半

大陸官方最新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中國人平均每天休閑時間很少,僅為美國、德國、英國等西方國家的一半。加班已經成為大陸上班族保住薪酬和飯碗重要因素。

日均休閑時間不及歐美一半

中國社會科學院日前發布的報告引述國家統計局發起的“中國經濟生活大調查”指出,除去工作和睡覺,2017年,中國人平均每天休閑時間為2.27小時,深圳、廣州、上海、北京等城市的居民每天的休閑時間更少,僅為1.94、2.04、2.14和2.25小時。相比之下,美國、德國、英國等國家國民每天平均休閑時間約為5小時,是中國人的兩倍。

除了休閑時間不充分之外,中國人的休閑時間也不均衡、不自由。有40.1%的受訪者表示“沒有帶薪年休假”,4.1%“有帶薪年休假,但不能休”,18.8%“有帶薪年休假,可以休,但不能自己安排”。

“工作太忙,沒有時間休”是有業群體沒有帶薪休假的主要原因,其他原因還包括,“單位無帶薪休假制度”、“競爭壓力太大,擔心失業”、“擔心上司批評”等。

全國儘是加班族

針對上述情況,中國社會科學院在其發布的《休閑綠皮書:2017~2018年中國休閑發展報告》中建議,在2030年,實現“做四休三”,即每周工作4天休假3天。對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建議,不少網民表示,“能夠保證雙休就不錯了”。

事實上,據《北京時間綜合》引述北京師範大學的一位研究員估計,中國在職員工平均每年工作2000-2200個小時,這一數字遠高於美國的1790小時、荷蘭的1419小時、德國的1371小時,甚至日本的1719小時。

網上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一家中國互聯網公司招聘了一位日本研發,上班第一天,他對部門同事說:“我在日本就是個加班狂,希望大家能跟上我的節奏。”一個月後,他決定打道回府,臨走時說:“你們這樣加班,是相當不人道的。”

加班文化在大多數的網際網路公司中盛行(圖片來源:)

加班文化在大多數的網際網路公司中盛行,並應運而生996工作制,即早晨9點到晚上9點上班,每周工作六天。

自媒體平台“網易號”此前發布的一篇文章顯示,前阿里巴巴執行副總裁衛哲在校招時明確表示“不接受加班的不招”。華為員工要簽訂《奮鬥者申請協議》簽訂之後,將會放棄帶薪年休假、非指令性加班費和陪產假,以此保證自身成績考核達標和獲得相關分紅、配股。

“過勞”成為普遍現象

有數據顯示,在中國,近九成上班族都需要在旅行中處理工作,甚至有41%的上班族攜帶電腦去旅遊,還會在旅途中隨時抽時間辦公。僅有12%的人會在旅途中屏蔽所有工作上的信息,來一場全身心放鬆的旅行。

2017年,滴滴媒體研究院對都市白領加班情況進行的調查顯示,加班最嚴重的前4個行業分別為互聯網、金融、文化傳媒和房地產。

科技媒體36氪做過的一份關於加班調查顯示,在尋求“狼性”和快速增長的創業領域,加班已經成為一個默認法則,幾乎沒有哪個創業公司敢說自己不加班。

然而,這種加班方式直接透支著上班族的健康,加速消耗他們的生命。根據《中國家庭健康大數據報告(2017)》,與2013年相比,2017年中國一線城市白領中高血壓患者平均年齡下降了約0.8歲。白領階層健康狀況因為不良的生活習慣,出現越來越多的高血壓、糖尿病等傳統意義上的老年病。年輕群體普遍的“亞健康”狀態呈現進一步惡化趨勢。《北京時間綜合》的報道表示,“過勞”已成為一種普遍的社會現象。

2016年11月,22歲的阿里員工潘洋在微博上發表了題為《工號105751實名投訴阿里巴巴,終於我被你們逼死了》的公開信,信中稱,因為連續上12天班壓力較大,潘洋在和同事的溝通中發生衝突導致在公司當場崩潰,在60多個同事的圍觀下倒地哭泣抽筋並被送進醫院,後來領導也沒有就此給出一個解決方案。最後,潘洋得了中度抑鬱症。

“過勞死”現象在中國更是有增無減。有資料顯示,巨大的工作壓力導致中國每年“過勞死”的人數達60萬人,成為“過勞死”第一大國。這意味著時間每經過1分鐘,就有至少1個人由於工作勞累而告別人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