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滬寧近期不妙?改變習王體制?各級官員私下大罵中共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滬寧近期不妙?改變習王體制?各級官員私下大罵中共

中美貿易戰打響,中共對局勢大失水準的誤判和拙劣應對讓人大跌眼鏡。長期作為中共後方智囊的新任政治局常委王滬寧,突然成為矛頭指向。政論人士陳破空曾發文表示,中共目前的習王體制因王滬寧的介入而變味。另外,對於王滬寧等中共官員,評論人士周曉輝撰文揭露他們末日的心態:宣傳馬列主義,卻根本不相信馬列。

王滬寧近期跡象不妙傳會下台

近期王滬寧所主管的文宣和意識形態領域出事不少。

7月11日,中共官媒《新華網》突然轉載中共中央黨校旗下《學習時報》的一篇舊文,談及時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共總書記的前稱)華國鋒認錯一事。這被認為直接影射習近平。

7月12日晚央視新聞聯播兩名主播正在開始報導新聞提要時,突然出現黑衣人擋鏡頭,疑是上級臨時指示或緊急撤換稿件,事後有關習近平的新聞去掉了頭銜。

另據《法廣》報導,日前陝西社科院要立項徵集研究習近平的“梁家河大學問”也被叫停。

中美關稅戰7月6日開打,同一天,多名匿名的中共官員罕見在香港黨媒《香港01》用專訪形式就貿易戰發聲。這些官員稱,習近平提出的“太平洋容納論”和“一帶一路倡議”等外交思路,被中共一些官員和部分黨媒“曲解”宣傳,黨媒在中國國內大肆進行狂熱的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報導,沖昏了不少官員和民眾的頭腦。

這些官員談的最多的是誰該為貿易開戰負責。他們都沒有指責美國政府,而是認為,中美關係走到今天,追究中共內部問題,曲解中央意圖做出不當判斷發出不當指令的官員和大肆渲染民族民粹主義情緒的一些媒體應負首要責任。儘管沒有點名,但外界認為矛頭指向王滬寧。

另外,近日網上有關王滬寧不妙的流傳頗多,消息分為幾個不同版本,共同之處是紅朝末代中共朝中無人,三代國師主管王滬寧被迫下台,為中美貿易戰失利負責,胡春華上位,云云。由此引起不少猜測。

陳破空:王滬寧使習王體制變味

今年5月14日,陳破空在自由亞洲電台撰文表示,習近平執政的頭一個五年任期(2012至2017),沒有習李體制,只有習王體制。

文章說,十九大之後的半年多里,王滬寧成了七常委中-除習近平之外-露臉最多、風頭最健的政治局常委。世界政黨大會,世界互聯網大會,紅船精神座談會,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活動,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兩次來訪等等,王滬寧都成為僅次於習近平的登場要角。

更不用說,在幕後,由王滬寧策劃的講話稿,一份又一份地送到習近平手上,化為習近平重要講話,舉凡十九大政治報告、元旦致辭、兩會講話、紀念馬克思大會講話,等等,都是王滬寧精心炮製的作品。

反觀王岐山,曾經在過去五年大展身手的這個鐵腕人物,在去年十月的十九大上,卸任政治局常委和中紀委書記;在今年三月的兩會上,回鍋當上國家副主席,權力排名七常委之後,位居第八。但幾個月下來,王岐山動靜低調,有說深藏不露,有說無處發揮。的確,除了一些外交場合,作為國家副主席,並沒有多少露臉的機會。但即便外交場合,王滬寧的風頭也蓋過了王岐山。

鑒於高層反腐已經停頓(基於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換取停止高層反腐的幕後交易),中紀委書記已經換人,就工作上而言,王岐山與習近平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已經大不如前。相反,作為書記處常務書記,又主管宣傳與報道,王滬寧與習近平的接觸機會大增。相應的,對習近平的影響力,王滬寧極可能已經壓倒王岐山。

於是,這個習王體制,取代了那個習王體制,即,習近平-王滬寧體製取代了習近平-王岐山體制。

王滬寧的思想到底是什麼?陳破空說,大可尋根溯源。文革期間,王滬寧的父親害怕三個兒子在外惹事,就經常把王滬寧等三兄弟關在家裡,讓他們抄寫《毛澤東選集》,或者讀馬列書籍。在此期間,王滬寧熟讀的著作包括:《哥達綱領批判》,《國家與革命》,《帝國主義論》,《神聖的家族》,《德意志意識形態》,等等。主要是列寧著作。這就是王滬寧的政治學基礎。

海外lancaser的博客近日登載一篇題為《閑言碎語漫談王滬寧》的文章,作者自稱曾和王滬寧打過兩次交道。

作者說,王滬寧的專業是政治學,這是一門死學科。相當於什麼都沒學。一個文革中的初中生,加上一個相當於沒專業的外語專業、一個大而無當的政治學專業,其知識體系的完整程度可想而知。

作者認為,王滬寧有他的強項,就是“造詞”。他說跟王滬寧的接觸,發現這個人最大的特點是造詞的能力很強,王可以把一些很尋常的想法“升華”為理論體系,把同一隻的雞蛋貼上不同的標籤出售。一般的學者受制於學術思維框架,不擅長做這樣的事,所以難出新意,而這剛好是王滬寧的強項。

周曉輝:中共官員們普遍不信馬列的末日心態

16日,時評人士周曉輝撰文表示,在中共黨內高壓以及官員大換血後,中共各級官員的“兩面嘴臉”並沒有消失,反而有加重的趨勢。一方面,明明內心都並不相信中共的宣傳,但口頭上卻都喊得非常響亮,向中央和核心看齊,要“不忘初心”,搞出了不少讓人作嘔的宣傳;另一方面,在具體落實工作時,則是多說少做,還有幾類官員:一是水平不夠,不知道做什麼和怎麼做;二是為維持既得利益,反感反腐,因此暗中抗拒;等等。近期曝出的防範金融風險,只有金融部門孤軍奮戰,其它部門袖手旁觀的消息,就是典型一例。

三十多年前一個叫赫德里克‧史密斯(Hedrick Smith)的美國人寫的一本書:《俄國人》。史密斯是在1971年被派往莫斯科,擔任《紐約時報》駐莫斯科記者站的站長。

在書中,史密斯描述了蘇共官員奇特的心態。他發現,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實際上已經很少有人相信,就連蘇共領導人自己都不相信。

周曉輝說,這與當今中國何其相似?試問,高調宣傳馬克思主義的、不忘中共初心的中共高官,有幾個真心相信的?不過是利用其維護手中的權力、維護既得的利益,藉此否定自由民主和憲政,讓中國人繼續臣服在中共的腳下。而各級官員和各類體制內人物,絕大多數都非常清楚中共的卑鄙無恥和罪惡,但私下裡大罵中共的是他們,公開拍掌迎合上級的還是他們,原因依舊在於維護手中的既得利益。而這也決定了他們在中共這艘破船沉沒前,竭力大撈特撈並將資產轉移到國外,家人移居海外,這早已是中共公開的秘密。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