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呼籲習近平公審江澤民 揚州望族後裔揭江家族叛國

“整一個紀念館把卞家老宅要回來,不是我的最終目的。希望通過這個事情,把江澤民的老底揭開,這跟整個中華民族的利益息息相關。”

這是繼大陸學者呂加平公開揭露江澤民“兩奸兩假問題”後,江澤民的出生地揚州的民族英雄卞寶書後裔卞世傳近日接受大紀元獨家採訪時做了這番表述,並誓言把江澤民在有生之年送上公審的歷史舞台。

江家族的揚州陳列館偽造歷史並推“叛國養家”論

今年已經六十多歲的卞世傳向記者講述了事情的原委。

卞家跟江澤民家族在揚州雖不沾親但也帶“故”,卞世傳的小爺卞璟還是江澤民叔父江上青當年的頂頭上司。

揚州有一個“江上青史料陳列館”,是由原揚州市委書記、現江蘇省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王燕文經辦的。

卞世傳在“江上青史料陳列館”內發現江澤民不僅多處偽造歷史,還在這個陳列館內高調紀念他當日本大漢奸的父親江世俊(江冠千)。

陳列館內,在“江山青家庭成員表”的邊上懸掛了江世俊的巨幅照片,成員表底下則以江世俊七弟江樹峰作為江家族的代表寫了這樣一段話:“我很佩服長兄(江世俊)所具有的遠大理想和廣闊胸懷,讚賞長兄那樣能夠理解弟弟們的心事,支持弟弟們的進步行為;我也常常體諒到長兄的決定意味著他將挑起更重的家庭擔子,做出更大的犧牲。”

卞世傳表示,當年汪精衛跟日本人合作建立了以中華民國南京國民政府為名的傀儡政權,江冠千擔任偽政權的宣傳部副部長,這在揚州是眾所周知的事情。“投敵變節、賣身投靠、接受日寇經濟資助的行為,被形容為‘叛國養家’而‘做出更大犧牲’,這是江漢奸家風中所遵循投機主義、實用主義、利己主義、金錢至上的厚黑學價值體系。他佩服其大哥當漢奸所具有‘大東亞共榮圈’的遠大理想和賣國主義廣闊胸懷?”

在“江上青史料陳列館”內,卞世傳還發現關於“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流動宣傳團”(簡稱“江文團”)排名這段歷史也被竄改,當時的團長卞璟排到了第三位,位列江上青的後面。

“江上青史料陳列館”中的“江文團”排名,將主席兼團長卞璟排到第三,並且是在江上青的後面。(卞世傳提供)

據悉卞璟(卞勝年)是卞寶書四曾孫,也是江澤民六叔江上青、七叔江樹峰在江文團時期的戰友和直接領導。卞世傳質問:“為什麼不按照當年‘江文團’已有的組織內容排序?!”

揚州市委曾編輯的《烽火征程寫春秋》中,也有描寫卞璟擔當江文團團長的情況及活動內容,從側面證實江家族偽造歷史。

揚州卞氏家族是“八大望族”之一

卞世傳對江澤民家族這樣竄改歷史的做法相當看不慣。

卞世傳介紹,自己是揚州英雄卞寶書的第六代後裔。當年卞寶書任滄州知州、兼清廷夷務委員。在第二次鴉片戰爭天津戰區期間,參與《中俄天津條約》前期談判,以“勢難准行”斷然拒絕了俄夷企圖分割領土的要求。俄夷就將目標轉向黑龍江,才有喪權辱國的《璦琿條約》。

卞寶書因在談判中恪守民族尊嚴,捍衛領土完整,獲清咸豐帝的諭旨表彰(見圖)。

卞寶書是當時《天津條約》早期的談判者之一,獲清咸豐帝的表彰。(卞世傳提供)

卞寶書在清同治年間建造的7000多平方米的宅院,祖譜中為“忠貞榴瑞堂”,卞氏家族當時也是揚州清末民國初年的“八大望族”之一,曾與晚清的四大重臣中的李鴻章、張之洞結成兒女親家。

這個大宅院是卞寶書和父親、曾任清署浙江巡撫的卞士雲、弟弟卞寶弟一直居住的地方,並由其後裔完整地保留下來。

中共建政權後卞氏家族祖宅遭霸佔卞家後裔被逼自殺

在共產黨建政後,當地揚州政府和消防隊強行霸佔了這個宅院,割了不到300平方米地方給了當時留守卞家老宅看護院子的四名卞寶書的後裔。

卞寶書長孫卞斌孫在卞府“小松隱閣”花園題詞“觀魚樂”,尚留存在揚州廣陵路消防隊院內的牆壁上。(卞世傳提供)

當時因為懾於中共的暴政與時局的黑暗,卞寶書後裔對老宅被強佔不敢提出任何異議。後來中共歸還了一小部分人的私產。他們也因此多次向地方當局要回老宅的所屬權,但一直都沒有歸還。

1989年,佔用他們宅院的揚州武警消防支隊向揚州市土地局申報這塊地所有權時寫道:“支隊二中隊,所有土地沒有批交手續,屬歷史遺留問題”,“政府分給消防聯合會使用的,當時在聯合會的人都故世,詳細情況無法查清。”

1991年卞世傳的姑姑,也就是卞寶書的曾孫女卞家琦受到當地房產部門的壓力,要求她跟消防隊互相簽字,發給他們房產證。

卞世傳表示,“這原來就是我們家的,憑什麼給他們簽字?因此我姑姑不肯簽,她打電話問我父親,我父親也說不給簽。”

他姑姑後來跟房地產部門交涉過程中,被氣得上吊自殺。

他傷心地表示,姑姑一生都沒有結婚,想不到到老只能以生命的代價保護家族的宅院。

1991年,卞寶書後人卞家琦老太因護衛家族祖宅,不願意為揚州消防隊強佔的土地合法性簽字,被土地管理局最後逼得憤然自盡。(卞世傳提供)

但老人的死,並沒有能阻擋當局侵吞他們的祖傳產業,1995年,揚州的消防隊在沒有批交手續的情況下得到房產證,從非法霸佔轉身成為“合法”持有者。

今年4月8日,揚州廣陵區消防隊組織的工程隊開始拆除卞寶書宅院的遺留建築,進行擴建改造。圍牆上還貼著“揚州市區建設工程項目規劃”公示牌。

揚州規劃局擬批准在卞寶書宅院內進行廣陵區消防站改擴建工程項目,並貼出這個規劃公示牌。(卞世傳提供)

施工隊已拆除了廣陵區消防隊院內(原卞寶書宅院)所有的全部建築。(卞世傳提供)

卞傳書他們多次找相關部門要求停工,都沒有任何結果,消防宅院內的建築物已被夷為平地。他痛惜地表示,揚州卞氏家族遺留下的寶貴文物遭到新的摧毀,當年捍衛疆土主權的民族英雄卞寶書看到今天的一幕會做何感想?!

從維權中升華公開揭露江澤民賣國

他表示,同為揚州的兩個家族,江澤民家族父子兩代都是漢奸,江在上世紀50年代留學蘇聯時,被蘇聯女特務克拉娃勾引、策反成為間諜,出賣國家利益。江當政時,為了避免醜行敗露又瘋狂地與其它相鄰國家簽署一系列賣國條約,極大損害了中華民族的利益。

而他們卞氏家族的先人卞寶書在戰爭年代並且國運最弱的清政府時,堅持捍衛國家的領土、拒絕向俄割讓領土。“江澤民卻在和平時期並且俄國實力最衰竭之際簽署出賣國家核心利益的條約,尤為令人痛恨,江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賣國賊。”

因此他們從要回老宅的純維權行動,提出歸還祖宅建立卞寶書相關紀念館。在紀念先祖忠貞愛國的同時,將中華民族傳統的精神發揚光大,同時也有責任和義務揭露江澤民家族“判國養家”和割讓國土的賣國行為。

他還欣喜地發現,在整理家譜、揭露江澤民家族罪行過程中,不斷有新的感悟,現在要回老宅已經不是目的了,而這個時機,呼籲習近平在江有生之年公審其罪行,這對中國社會解決“依法治國、收復國土、重拾信仰”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為此,他們在網上建立了“忠貞榴瑞堂前”(http://jdbs2009.blog.163.com)家族網站,並從2014年開始付諸於行動。

十年前呂加平揭江被判習上台後江勢頭衰弱

呂加平是最早公開披露江澤民漢奸及偽造假身世問題中國學者,並於2009年12月5日發實名公開信揭江“二奸二假”問題。江澤民本人和他的親生父親都是日偽漢奸,江還是蘇俄姦細,效力於克格勃和向俄出賣奉送大片中國領土,這是兩奸;江澤民是一個冒充19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黨的假黨員,同時他冒充中共所謂“烈士”江上青養子的假“烈士”子弟,這為兩假。

呂加平也因此於次年9月失蹤,後被判10年。他被關了5年多後於2015年2月17日以健康原因“取保候審”獲釋。

卞世傳從2014年起在家族網站上公開發表揭露江的各種文章,不少在海外網站轉發及社交媒體上流傳。直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人願意為江澤民出頭找他“喝茶”、給他“麻煩”。

只是這個家族網站一度被封殺,後來又獲解封,但揭露江罪行的所有相關文章都被一刪而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