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遷戶和碼農的杭州 P2P倒閉潮幕後揭秘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拆遷戶和碼農的杭州 P2P倒閉潮幕後揭秘

摘要:P2P倒閉潮為何發生在杭州?為何選擇這個時間點發生?倒閉潮將持續多久?還有大機構即將暴雷嗎!!!?

P2P倒閉潮幕後揭秘

一、杭州P2P倒閉潮

2018年4月,善林金融的倒閉似乎引燃了今年P2P平台“暴雷潮”。6月下旬,唐小僧、聯璧等四大高返平台紛紛出事,7月份,這股P2P平台倒閉潮熱浪終於燒到了杭州。根據媒體報道,近日杭州出事的P2P平台累計交易總額已超過500億,用戶數量應超百萬人:

6月27日,國資系平台湖商貸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受理。

7月3日,佐助金服旗下平台牛板金髮布公告,稱有9048萬元的借款項目發生逾期,準備清盤,7月5日,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區分局對佐助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立案偵查。牛板金作為杭州知名的P2P平台,其創始團隊成員均為名校畢業,且已上線北京銀行存管,累計交易規模已逾320億元。據德清一位投資人介紹,資金出借人最多的就來自杭州和德清。

7月6日,杭州孔明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旗下規模高達232億元的P2P平台人人愛家發布公告顯示,由於近期行業環境的持續動蕩,平台代償出現重大困難,最終於2018年7月4日對投資人逾期。當日,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分局對孔明金融涉嫌非法吸取公眾存款案立案偵查。據悉,人人愛家在一個月前就已下架恆豐銀行存管系統。

7月6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區分局發布公告,對杭州祺天優貸非法吸取公眾存款罪立案偵查。平台累計成交金額68億元。公司負責人已向警方投案自首。

7月6日,同為國資背景的佑米金融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區分局以非法吸取公眾存款罪立案偵查。截至目前,該平台累計成交金額34.61億元,待收金額5.48億元。

7月7日,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對杭州雲端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立案偵查。雲端金融累積成交金額達45億元,累計用戶13.3萬人,作為眾多p2p平台中極少數真正由國企控股的金融信息服務平台,雲端金融的跑路大大打擊了投資人對網貸平台的信心。

7月9日,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區分局對多多理財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立案偵查,據悉,多多理財實際控制人意欲出境潛逃。

7月9日,杭州又一家P2P平台——投融家暴雷,目前,投融家累計借貸餘額達17.2億元,其辦公場所已經人去樓空。

杭州地區P2P的接連倒閉使得無數投資者血本無歸,同時也引發了一系列疑問:P2P倒閉潮為何發生在杭州?為何選擇這個時間點發生?倒閉潮將持續多久?還有大機構即將暴雷嗎?

想要了解倒閉潮發生的真實原因,我們要回到2014年,從杭州房價開始說起。

二、拆遷戶和碼農的杭州

杭州這幾年的變化可以形象概括為:從前慢,杭州是一個小家碧玉,而這些年來的杭州愈發像個妖治的熟女。

2014年是杭州這座城市的低谷,那年年初伊始,杭州兩個樓盤大幅降價的消息引爆了中國樓市,隨後越來越多的杭州樓盤降價,其中,德信·北海公園項目,均價從每平方米19000元降至15800元,天鴻·香榭里均價從17200元降至13800元,保利·梧桐雨從16200元降至12800元,萬科·北宸之光從16800元降至13000元。那個時候杭州房企擔憂的是高達22萬套(12萬套新房)的庫存去哪裡找韭菜接盤,需求從何而來?

同年,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次年(2015)年初,杭州在沒有競爭對手的情況下拿下2022年亞運會的舉辦權、並於同年宣布成為G20會場。從那個時刻開始,整座城市的預期就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為了舉辦G20和亞運會,杭州開始了一輪突發猛進的城市化建設布局,富陽、臨安先後改區。2016年下半年,杭州市更是定了一個攻堅計劃——拆遷10萬戶,並且根據2016年2月份的“杭十條”鼓勵全部實施貨幣化安置!而為籌集建設資金、拆遷補償款,近年杭州市土地市場火熱、城投公司負債狂飆,2017年杭州市土地出讓金收入2190億元,同比增長32%,全國僅次於北京市,位列第二;另外同期杭州市所有發債城投企業有息債務規模為3132億元!

短短的幾年,枯竭的需求就那麼被阿里系、更是政府製造出來,碼農拿著上市後套現的錢、拆遷戶拿著補償款蜂擁入售樓處,2017年整個杭州市賣掉了17萬套房子,很多人是一次性付款。同年新一線城市的概念被製造出來,甚至有人撰文稱上海是杭州的後花園。

翻開激昂的浮誇的城市化建設、拆遷戶和碼農們光鮮亮麗、紙醉金迷的表層來看看杭州從14年到18年的客觀數據,看看這些年這座城市到底是如何變得傷痕纍纍:

實業方面,2017年杭州固定資產投資額5857億,對比2016年的5842億,增幅只有0.26%,幾乎沒有增長,其中2017年的工業投資861億,對比2016年的884億,縮減2.6%。2018年一季度以來,杭州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159億,同比2017年同期的190億,劇烈萎縮16.3%。

財政方面,杭州土地財政非常嚴重,2017年杭州市土地出讓金收入2190億元,發債城投有息債務規模為3132億元,而同期杭州市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則僅為1567.42億元。

居民存款方面,2016年全市住戶存款為8493.27億元,2017年全市住戶存款為8670.60,同比僅僅增長2.1%,增速達到改革開發以來最低,考慮到資金成本和物價,2017年住戶存款相當於增幅為0。

居民貸款方面,2018年一季度末杭州住戶存款9268億,同比增幅4.5%;但是住戶貸款達到了10519億,同比增幅28.2%,改革開放以來居民貸款首次出現大於居民存款。

杭州市446萬從就業人口中,從事信息網路行業的僅14萬,從事科技行業的僅11萬,而從事製造業的人口規模高達112萬,這個城市不是只有碼農和拆遷戶,碼農的辛苦錢和拆遷戶的安置補償款給我們花出了一個四年的漂亮弧線,漲幅甚至超過深圳。

三、P2P倒閉潮——房價暴漲、搖號凍資帶來的惡果

隨著中央定調房住不炒,杭州被住建部杭州被住建部點名為16個房價上漲過快的熱點城市之一後。

2018年4月4日,杭州市終於出台了《關於實施商品住房公證搖號公開銷售工作的通知》,正式開啟了買房搖號的新時代。

然而,在房價高企的杭州,一邊是調控強壓價格,一邊卻在急於大拆大建,人為製造需求推高二手房價格,出台搖號制度更是加劇了一二手房價倒掛現象,使購房者產生“買到即賺到”的預期和投機心理,紛紛入市搖號。目前,杭州一些熱點樓盤平均每人需繳納上百萬的“誠意金”才可取得搖號資格,據媒體統計,近僅期開盤的融信創世邸、萬科西雅圖、綠城梧桐郡等三大紅盤,就吸引了3.6萬戶家庭參與,合計凍結資金達到525.67億元。在市民急需用錢的情況下,P2P自然成為了取現渠道。

那麼,搖號買房對杭州地區此次暴雷潮中倒閉的P2P平台影響到底有多大呢?

從多多理財的運營數據披露中可以看到,2018年5月的投資人數同比下降了3.97%,環比下降了9.37%。

從牛板金近12個月成交數據也可看到,2018年4月後,平台用戶成交額驟減。

早在4月份杭州出台搖號政策之時,就有業內人士指出,如果集中搖號,杭州的P2P和理財項目要小心步入南京錢寶的後塵。去年南京出台搖號政策後,很多市民紛紛取出存在錢寶和其他理財產品里的錢,從而引起了大面積的金融擠兌,而南京P2P平台的接連倒閉又導致了許多投資人血本無歸,南京多塊土地流拍,二手房大規模拋售。

雖然沒人能夠知曉目前杭州到底有多少資金從P2P平台流出,流入樓市,但毫無疑問,買房搖號的投機性是近期杭州地區P2P平台大量倒閉的一大幕後推手。同時也有許多投資人表示其把原本想要買房的錢全部存在P2P里,在P2P平台暴雷之後甚至想去跳樓。那麼這一輪杭州P2P的倒閉潮是否也會像當初南京錢寶案一樣反過來影響杭州樓市呢?接下來的幾個月里,我們不妨靜觀其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