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蔡慎坤:古巴向資本主義投誠 大國又失小兄弟

——古巴統治者為何初心不再?

古巴漸進式的改革令世界刮目相看,今年4月18日,古巴新一屆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正式誕生,57歲的迪亞斯‧卡內爾當選為國務委員會主席,成為新一任古巴國家元首兼政府首腦,這意味著古巴悄然告別持續六十年「卡斯楚兄弟」開創的社會主義事業。

在全面改革憲法、振興經濟的努力中,古巴準備首次正式承認私人財產和自由市場

古巴黨中央機關報剛剛透露了古巴即將通過全民公投的新憲法細節,包括承認自由市場制度以及保護私有財產,保護外來投資者,新憲法還將限制領導人任期(每屆任期5年,可連任1次),並通過設立總理一職,將黨首權力與行政權力分離。

這是否意味著古巴或將很快告別過去漫長的鐵幕統治?是否意味著古巴忘記了社會主義的初心?是否意味著古巴走上了一條被輿論嚴斥的邪路?是否意味著在南美苦心經營的最頑固堡壘轟然坍塌?是否意味著這個南美最鐵的老朋友棄暗投明擁抱普世價值?

古巴漸進式的改革令世界刮目相看,今年4月18日,古巴新一屆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正式誕生,57歲的迪亞斯‧卡內爾當選為國務委員會主席,成為新一任古巴國家元首兼政府首腦,這意味著古巴悄然告別持續六十年“卡斯特羅兄弟”開創的社會主義事業。

早在今年3月11日,古巴就舉行了卡斯特羅安葬之後的首次全民大選。據統計,當天有740多萬古巴選民(古巴總人口為1,120多萬),包括時任國家元首勞爾‧卡斯特羅,內閣總理等,在分布全國的2.4萬多個投票站投了票,選出了出席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的605位代表。投票率達到了82.9%。

古巴悄然告別卡斯特羅時代背叛社會主義初心,意味著又少了一個老朋友,在傳統印象中,古巴是反美急先鋒,是南美抗擊美帝國主義最牢固的堡壘,是社會主義大家庭中的小兄弟!然而在古巴人仇視美國的只是一小撮,只是古巴革命後的統治階層,也就是卡斯特羅那一代人抑或是古巴掌控權力的利益階層,絕大多數古巴人一直以來的夢想,就是逃往美國實現所謂的美國夢!

當年哥倫布和他的船隊橫跨大西洋來到美洲,最先發現的就是古巴和附近的一系列加勒比島嶼。西班牙人從那時起一直統治了古巴四百多年。1898年西美戰爭,古巴在美國的幫助下終於擺脫了西班牙的殖民統治,也就是說,古巴得益於美國才獲得了獨立。

獨立後的古巴在政治經濟上深受美國影響,加之宜人的氣候,靠近北美大陸的地理位置,美麗的自然景色和幾百年殖民統治留下的歐陸風情,古巴成了美國人的後花園,繁榮的旅遊業讓古巴成為加勒比沿岸最富有的國家。如今的哈瓦那,依然保留著上世紀五十年代的繁華遺迹,徜徉在哈瓦那街頭,依然可以看到從繁複的巴羅克到簡潔的新古典建築,以及各個歷史時期各種不同風格的浪漫建築。

古巴人的噩運來自卡斯特羅的暴力革命,革命後的卡斯特羅選擇了社會主義道路,在這個專制統治時期,先後有五分之一的古巴人逃往美國,截至2017年,約有200多萬古巴人生活在美國,這一數字相當於古巴總人口的20%。1959年,大批古巴人逃往美國佛羅里達,使得美國南部荒涼的邁阿密成為古巴人的流亡集中地。

這些難民由於倉促出走,往往只攜帶少量隨身財物,在一片慌張中來到美國,難民往往身無分文,甚至不會說英語。1980年,古巴政權突然放開對馬里埃爾港的控制,讓15萬古巴人一次性偷渡抵達邁阿密,這批難民中不少是囚犯、精神病患者和妓女。然而,幾十年過去了,難民雲集的邁阿密如今發展成為美國最有活力最繁榮的地區,體制不同其結果也完全不一樣。

當古巴人瘋狂逃往美國時,反美英雄卡斯特羅成了大國的老朋友,與卡斯特羅同時代獲得這一殊榮的,還有切‧格瓦拉、越南領導人胡志明、朝鮮領導人金日成等等,如今,這些老朋友都去朝見所信仰的馬克思,留下來的革命後代,對那個時代的信仰幾乎都產生了動搖。雖然還在反美,但並不影響他們把眷屬財產悄悄轉移到美國,或者說享受著遠超過美式資本主義的生活方式。

為了支援古巴革命事業和經濟建設,大國曾經大量進口古巴糖,“古巴糖”也成為老一代國人特有的記憶。即使在大饑荒年代,大國人民仍然勒緊褲帶,慷慨保證了古巴的糧食供應。古巴革命後,卡斯楚將原本資本家控制的企業全部收歸國有,連許多華僑經營的雜貨店餐廳洗衣店等也全部被充公。

從此,古巴再無私人企業、私人資本,法律也禁止任何僱傭關係。古巴實行薪金等級制,這樣的社會主義大鍋飯體制,導致效率低落、官僚顢頇、生產落後、物資貧乏,古巴人的衣食住行一直實行計劃經濟,這樣的局面維持了數十年之久,直到蘇聯解體外援中斷,古巴才不得不嘗試改革。

大凡去過這個西半球社會主義國家的人都很好奇,想更多了解這個耳熟能詳的社會主義國家現在究竟怎麼樣。是封閉還是開放,是保守還是革新?只有親眼所見才會讓人大吃一驚!如今的古巴早已不再封鎖網路,古巴人可以自由上網,了解真實的外部世界,這樣的勇氣和自信在社會主義國家是看不到的。

在古巴的大街小巷,人們見不到卡斯特羅的雕像和畫像,這個真正的社會主義革命家禁止給自己樹碑立傳,也禁止用自己的名字給街道、廣場、建築、城市命名。卡斯特羅2016年病故後的第二天,遺體便火化,骨灰葬在古巴南部一個小城市的公墓里,他的弟弟也沒有為他修建富麗堂皇的紀念堂。

古巴不同於大國,沒有長期的封建或帝制文化傳統的影響,卻有著300多年西班牙殖民地的歷史,深受西方文化的影響,無論是天主教、基督教,還是西方流行音樂、網路開放、投票普選等等,在這片土地都很容易被接受或者被特色社會主義所包容。

古巴在與美國長達50多年的冷戰對抗中,古巴人為此付出了完全不必要的慘痛代價。一直對美國持強硬立場的卡斯特羅在晚年主動放下身段同美國講和,因為他清醒地意識到,社會主義道路在古巴實在走不下去了,他的兄弟勞爾‧卡斯特羅改弦易轍,帶領古巴走上了開放之路,而初嘗開放滋味的古巴人也不願再回到貧窮落後甚至於與西方對抗的過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