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重磅】嚴家祺:中美貿易戰最佳出路——推行「中國第一」政策

中國一箱箱集裝箱在美國東西部沿海港口卸貨後,這些遠洋巨輪卻沒有東西可運回中國。這些遠洋巨輪迴中國,一艘艘近於空船,實在太浪費,怎麼辦?在人類史上就出現了這樣的情景——在2017年前的二十年中,中國人把自己生產的最好的東西,用無數遠洋巨輪運往歐美、澳洲、日本,再把他們消費後產生的各種各樣垃圾,用一艘艘遠洋巨輪運回中國。這種是人類史上的一幕悲劇。中國從美國得不到黃金,每年得到的是幾千億美元的紙幣。

據美國《商業內幕》網站在今年6月下旬報道,美銀美林在一份最新報告中指出,美國消費者將成為中美貿易戰的最大輸家。看來,這將成為事實。美國增加進口商品關稅,不僅針對中國,也針對其他一些國家。《今日美國》網站7月3日的報道,如果對進口汽車徵收的關稅最高達25%,汽車製造商可能會把關稅成本攤派在其生產的各類汽車之上,以避免在那些國外製造的汽車處於不利地位。購買新車就要比以前多付幾千美元。在貿易戰前,美國消費者買進口貨,包括中國貨得到了太多好處,現在,美國自己拒絕讓消費者得這些好處。這些好處沒有了,說是輸家並沒有錯。

在美國買中國貨比較便宜

在最近二十年間,來自中國的集裝箱在紐約港口卸貨,從278號高速公路,運到美國東部各個地區。在2002年後,在278號高速公路上,我每一次從布魯克林開車去紐約皇后區的法拉盛,前後都是十八個輪子的巨型集裝箱卡車,有時被三面包圍。在紐約商店中,到處都是「中國製造」的產品。有一次,我要買一個「美國製造」的開罐器,跑遍了布魯克林的美國人開的商店,全部都是「中國製造」,最後,在一家中國人開的小店中,買到了一個「美國製造」的開罐器,價格比「中國製造」要貴。我家一直用「中國製造」的開罐器,壞了兩個,就只能去買美國製造的。在聖誕節前,連聖誕老人全是「中國製造」。在美國買中國製造的皮夾克,真是物美價廉,從中國來的朋友一買就是三、四件,每一件要便宜幾十美元。很多人來美國買「中國製造」的名牌手提包,一買就是許多。原因就是比在中國買要便宜的多。我認識一個人,他在中國有幾千人的牛仔褲工廠,中國製造的名牌牛仔褲全部運到紐約銷售,他請的兩個猶太人推銷員,每人的年工資是50萬美元。

在近二十年中,中國貨大批進入美國,使常常買中國貨的美國人生活水平提高了至少10%。現在川普提高中國貨進入美國的關稅,這些常常買中國貨的美國人,生活水平就降低了。我覺得,二十年中,購買從中國進口的消費品的人,主要是華人和美國低收入者。所以,川普提高中國貨進入美國的關稅,對美國高收入和中等收入者,沒有什麼影響。

中國貨進入美國,對中國有什麼好處

中國出口商品,除了開罐器等少數產品外,總的來說,質量達到美國要求,連聖誕老人製作得都不比美國差。這些產品,都是成千上萬中國勞工長年累月創造出來的。在美國用較低的價格購買這些消費品,實際上得到了好處,而中國的勞工得到的報酬遠比美國付出同樣的勞動的報酬要低得多。

中國一箱箱集裝箱在美國東西部沿海港口卸貨後,這些遠洋巨輪卻沒有東西可運回中國。因為這些巨輪不會把「美國製造」的牛仔褲、皮夾克、手提包、聖誕老人和同類消費品運回中國。

這些遠洋巨輪迴中國,一艘艘近於空船,實在太浪費,怎麼辦?在人類史上就出現了這樣的情景——在2017年前的二十年中,中國人把自己生產的最好的東西,用無數遠洋巨輪運往歐美、澳洲、日本,再把他們消費後產生的各種各樣垃圾,用一艘艘遠洋巨輪運回中國。中國從美國得不到黃金,每年得到的是幾千億美元的紙幣。中美之間這種貿易的發生,不能用比較優勢理論來解釋。

據《每日電訊報》報道,英國僅在2012年,就有17個集裝箱、總重達420噸的生活垃圾從英國運往亞洲,而其中七成被確認運往包括中國在內的遠東國家。美國向中國出口的貨物中,每年都有大量的垃圾在稍經處理後被裝船發往中國,這裡面有廢棄汽車和舊家電上拆卸下來的金屬、空紙箱和舊報紙等可利用的紙張以及廢舊塑料汽水瓶等。二十年前,中國進口的洋垃圾每年有400萬噸到450萬噸,二十年後增加了十倍,達4500萬噸。全球每年產生的5億噸電子垃圾,70%以上通過各種途徑進入中國。廣東貴嶼成了全球最大的電子垃圾場,廢舊電子產品堆積如山,環境重度污染。

為什麼中國人要辛辛苦苦勞動,把無數物美價廉的產品運往歐美日澳,同時又把他們消費後的垃圾運回中國處理?這一切為了什麼?就是為了得到國際上可以自由兌換的美元英鎊歐元日元。在十六世紀,當年西班牙人把大量的歐洲產品和非洲奴隸運到美洲,西班牙人不是空船回國,而是運著無數黃金和白銀回到西班牙。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中國回國的遠洋巨輪,美元英鎊歐元日元用不到用遠洋巨輪運回,只要通過互聯網就可以付給中國的出口商。

中國如何處理外匯收入

中美貿易,美國是逆差國,中國是順差國。最近三十年間,中美貿易順差總額4萬多億美元。美元由美國的中央銀行——美聯儲發行。美國不需要把美元當作自己的儲備。美國儲備的是黃金,有8000多噸,佔美國全部國際儲備的74%。中國的黃金儲備只佔中國的國際儲備的3%,美元成了中國最重要的國際儲備。中國的外匯儲備基本上全部來自對美貿易順差。4萬億美元相當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總開支,等於美國2017年GDP的五分之一。

得到外匯的中國企業,在中國要換成人民幣才能付工人工資、購買原材料。從1994年開始,中國實行強制結匯制度,2008年,中國取消了強制結匯制度,出口企業可以留存外匯。但一般來說出口企業收到外匯後還是儘快換成了人民幣。這一過程,實際上是中國的中央銀行「額外發行人民幣」的過程,中國央行收到美元或歐元,企業的得到人民幣。這筆美元或歐元,留在央行,就成了外匯儲備,成了只有中國政府才有權決定如何使用的財富。這實際上是中國政府在「額外發行」與外匯價值等值的人民幣時,中央政府未經「徵稅途徑」白白獲得的一筆由中央政府支配的巨額財富。

在歐美日澳,這些國家對外貿易得到的外匯,可以自己保存起來,或者在金融市場兌換成為本國貨幣,這些國家的中央銀行,不能依靠對外貿易額外發行本國貨幣。中國不管這一套,用人民幣換中國出口企業的外匯,這樣做的結果,中國市場上就白白增加了與外匯儲備一樣多的人民幣。這就是濫發貨幣,是中國房價高漲、中國房市、股市興風作浪的根源之一。

中國中央銀行有了這麼多外匯,如果只是存放在銀行不用,美元貶值,損失就大了。中國向西方國家投資,因不熟悉情況,往往遭受損失。一帶一路中的陸路還好,沿著印度洋、阿拉伯海的投資,大部分給「窮國」的貪官污吏拿走了,他們貪污腐敗不比中國貪官污吏差。他們對付一帶一路有一套基本策略,就是「說中國好話,騙中國錢財」,中國一帶一路的投資,至少一半進入了這些窮國權貴的私人腰包。

這麼多外匯儲備,怎麼辦?有人提議,分給中國人。但這一辦法行不通。大多數中國人有了外匯不會到國外去用,還是要換成人民幣,這樣就會造成第二次人民幣增發。中國中央銀行,想來想去,還是買美國債券最省心、最保險。就這樣,中國用中國老百姓辛辛苦苦掙來的美元外匯,買了美國12,00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中國超過全世界所有國家,成了美國的最大債主。

川普決心要減少美國國債

現在美國國債已超過20萬億美元。最近三十年來,只有兩個總統的政策,為削減赤字、降低國債而竭盡全力,這兩個總統,一是柯林頓,二是川普。1993年,美國赤字3000多億美元,在柯林頓第二個任期內,每年都有大量財政盈餘。小布希總統上台後,因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和減稅政策,把柯林頓時期積累起來的盈餘用得精光。2005年,小布希第二個任期開始時,美國國債達到近8萬億美元。到2017年初,奧巴馬總統離職時,美國國債近20萬億美元。川普非常明白,美國的債務數量已經十分龐大,美國不能在全世界到處插手,到處撒錢,一定要把「美國利益放在美國總統考慮的第一位」,這就是「美國第一」或不恰當地稱為「美國優先」政策。

川普去年就任美國總統,今年1月,就遇到聯邦政府關門事件,數十萬聯邦僱員被停薪放假。中國人想不通,政府有的是錢,為什麼要關門?美國政府關門,因國會對2018財政年度聯邦預算案達不成最終協議。今年3月1日,劉鶴到白宮想見川普總統。劉鶴不知道,正是在前一天的2月28日,這是財政部長要求國會提高債務上限的日期,川普為此一籌莫展。中國是美國的最大債權國,去年中國美國國債持有量創七年來最大增幅,美國的債務上限也必須由美國國會批准,如果國會不能提高美國債務上限,將導致美國205,000億美元國債違約。這時川普怎麼會有心思見中國那個劉鶴呢?美國的債務增加完全是一年又一年美國對外貿易逆差和財政赤字積累造成的,其中對中國貿易逆差最大。

美國國債就是美國國家的信譽,按時還本付息。20,5000億美元國債,已經超過美國全年的國民生產總值(GDP),每年債務利息就在2000億美元以上。如果美國國債再增長下去,美國的負擔就會愈來愈沉重。川普不僅是為了實現自己競選時的諾言,而且作為總統,為了美國國家的信譽,要把「美國利益放在美國總統考慮的第一位」,用各種辦法使美國對外貿易的逆差降低下來。增加關稅的後果,會使美國消費者買不到過去便宜的中國和其他國家的進口產品,但有助於美國逐步恢復這些產品的製造業和增加工作機會。

最佳出路是實行「中國第一」

在近現代歷史上,自由貿易對許多國家經濟和全球經濟的發展都起來推動作用,一些國家在一定時期實行貿易保護主義,是合理的,比較優勢理論需要局部修正。採取什麼樣的貿易政策,是主權國家自己的事。每一個主權國家都有權利調整自己的對外貿易政策,一個國家對來自另一個國家的商品施加關稅或限額,第二個國家如果不改變自己的貿易政策,或者對第一個國家降低關稅或限額,就沒有什麼貿易戰。當第二個國家實施報復時,貿易戰就開始了。如果不斷升級、針鋒相對,可以稱為貿易戰。貿易戰不是戰爭,就是發生了貿易戰,也不會打得你死我活,只是對兩國當前經濟有不同程度的影響。這次中美貿易戰停息下來的最佳出路,對中國來說,推行「中國第一」政策,就可以得到較好解決。貿易政策、對外援助政策、貨幣金融政策,全部移到「中國第一」的軌道上來,一切出發點是「把中國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實行「中國第一」,要改變財富觀念,把中國民眾享受自己創造的財富放在第一位。在對外貿易政策上,中美貿易戰正好給了中國一個調整機會。中國要把擴大內需放在前面。前二十年中,中國遠洋巨輪把成千上萬集裝箱的中國產品運往歐美日澳,而空船運回的卻是外國人消費後的垃圾,這種情景是人類史上的一幕悲劇,這說明當時人們財富觀念中,運回垃圾只要賺到錢就是財富。外匯儲備是實際財富的儲備,這種財富可以用來擴大生產,外匯儲備放著不用,等於放棄了一部分實際財富。外匯儲備過多,對一個國家來說,是一種浪費。國際儲備有一個「最適度儲備量」問題。現在中國有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還可以減少。在美國對中國增加關稅時,降低美國商品進入中國的進口稅,適度增加進口,這是有利於中國人民的事。

實行「中國第一」,首先要關心的是中國人民。一個國家,當最高領導人經常受到民眾批評,而民眾沒有遭受打擊監禁,這個國家的人民就有幸福。托馬斯·傑斐遜說:「如果人民害怕政府,就是暴政,如果政府害怕人民,這就是自由!」看看美國總統吧,每天在媒體上遭受批評,人民有自由,總統照樣行使權力。川普的「美國第一」,目前做的就是竭盡全力,減少美國的貿易赤字。中國有全球第一的外匯儲備,在一帶一路的海路建設中,相當一部分中國人民創造的財富都被這些國家的貪官污吏侵吞了。要把財富多一些用於中國的貧困地區,讓中國貧困地區的老百姓也能消費各種各樣從美國和外國進口的消費品。

實行「中國第一」,要從根本上改變以往的人民幣發行制度,一個健康的經濟體,貨幣的數量一定要和整個經濟發展動態匹配。1994年以來的結匯制度,是人民幣發行過多的原因之一。2008年,中國取消了強制結匯政策,但人民幣發行量按外匯數量擴張的現象沒有改變。這種結匯制度創造的人民幣,是不合法的「鑄幣稅」收入,實際上是政府對人民的非法掠奪。正是人民幣的濫發,一方面造成了由國宴、豪華儀式帶頭的奢侈浪費、拜金炫富之風,另一方面造成了中國股市和房地產市場的愈來愈大的泡沫。凡泡沫必破裂,泡沫愈大,金融風暴就愈發囂張。

實行「中國第一」,要把改善中國的自然環境、人工環境放在重要地位。實際上,治理污染要消耗財富,所以,美好的自然環境和人工環境,包括美好社區環境、城市環境都是社會財富。

實行「中國第一」,就是不要號召人們去為虛無縹緲的「以全人類名義」的幻想去奮鬥,連普世價值都不承認,就竭力宣揚他自己都沒有弄明白的東西,什麼人類共同體,怎麼能要人民為它奮鬥呢?

當川普為了實行「美國第一」,發動貿易戰時,中美貿易戰的最佳出路是,中國實行「中國第一」,就是把「中國利益放在國家決策的第一位」,在中國擁有全球第一大外匯儲備的條件下,對付貿易戰的近期策略,就是降低多種消費品的進口稅,適度減少中國的外匯儲備,使貿易戰停息下來。在二十一世紀,「中國第一」也離不開中美友好,妥善處理現在的中美貿易爭端,將有利於中美友好的進一步發展。相反,對在江澤民時期侵吞了中國老祖宗留給子孫後代的大片國土的俄羅斯「准獨裁者」普京,談不上發展什麼友誼。

(寫於2018-7-3 Washington DC近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香港《前哨》2018-8-1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