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降薪+斷供潮 錢緊日子來了!金融、地產、銀行、互聯網全逃不掉

最近大量的金融民工都在討論自己降薪或者裁員的事情,最火熱的就是證券公司: 最新的消息是中信證券降薪三成。 中信證券2017年年報顯示,當年該公司「支付給職工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為74億元,員工總數為16161人,人均薪酬達45.79萬元,而2016年的員工人均薪酬是66.55萬元,下降幅度達到了31.19%。 同期,中信證券的員工總數下降4.73%,看起來裁員的力度也不小。

01

最近大量的金融民工都在討論自己降薪或者裁員的事情,最火熱的就是證券公司:

最新的消息是中信證券降薪三成。

中信證券2017年年報顯示,當年該公司“支付給職工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為74億元,員工總數為16161人,人均薪酬達45.79萬元,而2016年的員工人均薪酬是66.55萬元,下降幅度達到了31.19%。

同期,中信證券的員工總數下降4.73%,看起來裁員的力度也不小。

稍早一點,中信建投的高管們也減薪不少。

前兩年市場好的時候,中信建投的業務骨幹年終獎要發500萬,但2017年年報顯示他們的12位高管稅前工資下降,其中8名下降了一到兩成,4名下降超過20%。

職工費用更是減少了1.79億元,下降幅度達到4.18%,減少的部分主要是績效工資,主要是他們的“成本效益年”活動管控經營成本導致的。

接著是海通證券變相裁員,微博大V曹山石順帶跟著發聲:

調劑你,去不去都得去,我們可沒有裁員,自己看著辦。

差不多同時,申萬宏源投行部的一個員工曬出了自己的工資條:月工資5000都不到,這就是傳說中高大上的金融民工嗎?

不只是投行,申萬營業部的員工降薪還不起房貸,只好找高管借錢。

還有的公司強化了考勤紀律,比如民生證券,要給號稱“空中飛人”投行部的員工記考勤,甚至要抽查崗位,金融民工的微信群里一度炸鍋。

02

證券公司的生意嘛,所謂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不管是吃傭金還是發新股或者做各種創新業務,基本上都是牛市的時候各項業務都很火熱,掙到大錢,到熊市來了,就各種低迷,成交冷淡。

這一點從員工平均薪資也可以看出來:

不論看哪家,都是15年陡然升高,16-17年連續下滑,證券公司的收入和員工薪酬,都是牛市大賺,熊市大跌,跌幅還不小,這個趨勢確實擋不住。

甚至有家證券公司的杭州分公司直接裁員50%,剩下的,績效獎金也大幅下降。

最逗的是,在一些金融群裡面,去年還到處找項目、張口閉口就是幾億幾十億的大佬們,都轉行干起了微商,有的賣零食,有的賣水果,有的賣土特產。雖說有點自嘲的意思,但是金融民工的寒冬還是可見一斑。

有些人因為降薪,甚至斷供:

03

有些銀行也加入了降薪的行列。

很多銀行從業人員的收入持續下降,甚至有些高管發現自己的收入居然比幾年前減少了30%。

今年年初,渤海銀行168元水果卡事件震驚業內。這一事件被定性為“頂風違紀,挑戰權威。”,事情還沒處理完,渤海銀行又震驚了業內,上個月行里召開中層管理人員大會,公開宣布降薪增效,中層管理人員普遍下降6%的工資,對於級別低的員工並無影響。

不過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銀行的科技IT人員。這幾年銀行的櫃員等等各類崗位紛紛減少人員,而科技型人才大幅擴招,軟體開發、數據分析、算法工程師、資料庫設計管理等相關人員大量增加,金融行業向智能化轉型。

貓爺母校上海財經大學的信息管理學院年年火爆,畢業生在上海被各大銀行的IT部門或者互聯網金融公司搶著要,薪資待遇也都不錯,選專業要對口啊,現在不論移動互聯網、金融科技還是區塊鏈,感覺都是程序員的天下

04

房地產企業的員工也不好過,比如綠地控股。

標點財經研究院推出的《2018中國就業季薪金指南》顯示,在房地產行業的130家公司中,綠地控股以23.54萬元員工平均薪酬排名行業第49位。相較上一年度行業排名第二的46.64萬元平均薪酬,大幅下滑45.94%。

幾乎腰斬!

具體來看,2017年綠地控股付給職工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為78.79億元,比上年的124.47億元減少45.68億元。2017年員工總數33473人,比上年的25621人增加6787人。

不過,綠地控股的高管薪酬還在漲。

Wind數據顯示,到2017年年底,該公司除獨立董事之外的高管人數為17人,且薪酬均在100萬元以上,平均薪酬同比漲幅達29.33%。其中僅執行副總裁陳軍的薪酬出現小幅下滑,但相比345.48萬元年薪,降薪9.39萬元實在是沒什麼影響。薪酬漲幅最大的高管為執行副總裁孫童,461.99萬元,漲幅達251.99%,這個高薪,稅也要交掉幾個員工的年薪了。

這個結果,大概就是千軍易得、一將難求的緣故吧。

05

不只是金融和地產,就連傳說中新興產業處於上升期的互聯網行業里也有一些上市公司不能倖免。

六月底到七月初,途牛的員工在微博上說,途牛正在用降薪的方式逼迫員工主動辭職,據員工透露,此次提成降低了3-5個百分點,剋扣了1000元甚至更多。

這次降薪引發很多員工表示抗議,認為這樣做是在逼迫員工離職,波及人數可能超過500人。當天,途牛公關負責人對外回應稱,降薪及罷工一事確實存在,但並未逼迫員工離職。

不過,途牛燒錢速度確實驚人,14年登陸了納斯達克,15-17年連續三年虧損共計46.5億,15年是14.6億,16年是24.2億,17年是7.7億。

2017年縮緊節流,虧損終於收窄,後續不知道經營什麼時候能夠持平回本甚至開始盈利。

在線旅遊行業門檻也沒那麼高,競爭對手不少,大家模式都差不多,後續的增長還比較存疑,業績不好就開始節約成本降薪裁員了。

金融地產互聯網,這還都是吸金行業,而那些普通的中小企業受到的衝擊更為明顯,當然,最慘的還是近期頻頻爆雷的P2P或者網貸,公司都跑路了,不存在什麼降薪裁員的事兒。

06

雖然每家公司降薪、裁員的力度不同,但都反映了當下的低迷。

比如券商,今年以來IPO、債券承銷、併購重組、再融資業務這幾大主要業務全線受挫。在嚴苛的行業大環境下,大小券商的分化進一步加劇。而且資源都在向大券商傾斜,無論是新經濟上市、港交所改革,還是CDR回歸,預期都會通過大型券商進行,小券商日子不好過。

即便如此,像中信這樣的大公司也很難像牛市時一樣支撐巨大的人力成本,降薪裁員成為應對項目減少的直接法寶。

中小銀行的艱難則有多重原因:

一是智能化應用廣泛,大量取代重複性人力勞動,降薪裁員是大勢所趨;

二是互聯網金融大舉進攻,侵佔了不少銀行的份額;

三是因為“去槓桿”大政之下,以前依賴的賺錢路徑被阻斷,那些奔放的玩法回歸傳統,收入下滑,減薪是必須的艱難度日的選擇。

房地產公司則更是這兩年風口浪尖的行業,調控政策不斷、各種限購不斷,雖然銷售額還在增加,但很多公司一面在瘋狂找錢,一方面因為項目減少而艱辛裁員,很多公司開始默默轉型,恆大、萬科、華潤莫不如此,不在規劃中的人員必然被淘汰。

大時代風口轉變,身處其中的小人物也只能隨波逐流。

如果緊日子持續時間夠長,這些人能不能過冬就是個問題。但誰也無法預期新周期何時到來,所以當下首要的,改變習慣、改善現金流,做好過緊日子的準備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貓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