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李批示無用?後台都是常委級 曝疫苗行業黑幕被刪稿

長生生物疫苗造假案引爆民憤,習近平和李克強都批示嚴查該案。但有前醫藥系統高官稱,這類企業後台很硬都是國家級的高官,總理李克強恐也無能為力。陸媒22日報道揭示,大陸疫苗上市的簽批制度,由中共國家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中檢院)獨攬,即使效能不達標,亦獲簽批上市,造成近12年疫苗安全問題頻發。

引發此次疫情危機的疫苗巨頭之一,長生生物老闆高俊芳。

長生生物疫苗造假案引爆民憤,習近平和李克強都批示嚴查該案。但有前醫藥系統高官稱,這類企業後台很硬都是國家級的高官,總理李克強恐也無能為力。陸媒22日報道揭示,大陸疫苗上市的簽批制度,由中共國家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中檢院)獨攬,即使效能不達標,亦獲簽批上市,造成近12年疫苗安全問題頻發。

大陸《中國經營報》7月22日報道指出,大陸疫苗上市的簽批制度,由中共國家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中檢院)獨攬,即使效能不達標,亦獲簽批上市。這個制度問題導致了近12年多次發生疫苗的安全問題。

自2006年起,大陸按照國際規定,對所有上市疫苗進行簽批管理,簽批工作由中共食葯監總局主管,實際工作則由中檢院負責,在其他國家,這類工作是由大學實驗室等第三方機構進行。

而中檢院的年報顯示,近年疫苗簽批的不合格率很低,2016年僅為0.03%,歷年不合格率均低於0.5%。報導引述知情人士稱,葯企送檢的疫苗,一般只會抽樣檢查,同時只會檢查部份項目,例如對產品質量影響較大的項目如有效性、安全性等。

北京大學醫學部基礎醫學院免疫學系副主任指,部份疫苗來不及等效價結果,就需要簽批銷售,有疫苗可能沒有效價檢測,就能通過審批。

長生公司6年賣出上億支疫苗

7月23日,陸媒刊發一篇調查文章<6年賣了上億支!造假不斷的長生生物假疫苗如何流入市場>,通過對長春市長生生物科技公司的調查,揭秘大陸疫苗產業鏈〝見不得光的灰色地帶〞——銷售流通環節。

文章開頭即點明,長生生物曾公布其2012年至2015年上半年的前五大客戶,其中四川省疾控中心、安徽省疾控中心、河北省疾控中心、雲南省疾控中心、陝西省衛生廳、廣東省疾控中心、浙江省疾控中心均在列。

文章還稱,過往6年(2012至2017財年)的時間內,長生生物銷往市場的疫苗超過1.1億支,由此錄得凈利潤17.5億元。

長生生物的支出中,銷售費用一直居高不下,6年來總計高達12.63億元。其中2017年度銷售費用5.83億元,佔據該公司總成本的60%左右,其中4.42億元為〝推廣服務費〞。

長生生物巨額銷售費用支出的最終目標,還是將上億支疫苗賣給全國各地的疾控中心。這些內容隱晦地透露了大陸疫苗產業中觸目驚心的貪腐問題。

陸媒的這篇報道在刊出當天就被刪除。

雖然長生生物疫苗案引起習近平和李克強的重視,但有前醫藥系統高官認為,企業後台很硬都是國家級的高官。

習李批示嚴查長生生物疫苗案任瑞紅:後台都是國家級的

在長生生物疫苗醜聞持續發酵,並引發全民討伐之際,國家主席習近平作出批示,指長生生物違規生產疫苗,性質惡劣,令人觸目驚心,有關地方和部門要高度重視,立即調查嚴肅問責。

中國政府網周日(22日)深夜發布消息,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就疫苗事件作出批示指: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線,必須給民眾一個交代。

自由亞洲電台7月23日報道,中國紅十字會醫療救助部前部長任瑞紅認為,根據慣例,疫苗業的掌舵人,都只是官員的白手套。並且這十多年來,長生生物被法院認定的涉行賄案就有近20件,但其依然可以平安無事,這也只能是國家級層面的權力保護傘才能做到。

任瑞紅說:他們能做這種生意的,一定是在這種衛計委、葯監局,包括CDC(疾控中心)這些部門有非常非常強的背景,因為我當時在CDC有一個專案,CDC的一個處長就在說,生物製藥啊、疫苗啊,一般人根本進不去。

都是好幾十億的資金的這個量,都是他們自己壟斷的。具體是什麼人肯定不好扒出來,但是毫無疑問他們是白手套,國字型大小的那種幹部才行。

任瑞紅還說,她(高俊芳)這曝出來的行賄案件都一堆一堆的,都是這種權錢交易,為什麼她都沒事?都查處這麼大的問題,其實最後都沒有動到她。

任瑞紅認為,李克強的批示無力解決疫苗危機。他本身現在沒有權力,即便是他想拿下染指生物製藥的高層權力,恐怕也會力不從心。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