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內幕:中共滲透美國 拉攏政要當「帶路黨」

隨著中共加大海外滲透力,其在華府及美國政界拉攏盟友也更加不擇手段。美媒日前披露,不少卸任的美國政府高層人士如今成為中共的說客,走入“帶路黨”行列,數量之多令人咋舌。

美國新聞和政治網站“The Daily Beast”日前發表一篇調查性文章說,中共不但在華盛頓政治圈聘請遊說和公關公司為其利益代言,而且也雇​​用了眾多的前美國官員和議員作為遊說者,他們有的曾在國會中地位很高,有的曾在政府敏感部門如中央情報局工作,還有的曾幫助美政府起草國家網路安全戰略及制定網路安全措施。

文章說,雖然目前看起來華府政界一切如常,但有些人已有所警覺。

“20世紀80年代(冷戰時期)沒有人會(在美國)代表俄羅斯政府,但現在你卻發現有這麼多的人在為中國(共)政府遊說。我在國會任職34年。我覺得這令人震驚。”前國會眾議員、國會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共同主席沃爾夫(Frank Wolf)說。

中共拉攏美國精英為其服務

“The Daily Beast”總結了一些較具份量的政界人士和官員,他們或為中共遊說或其商業利益與中共密切相關。其中包括前眾議院議長博納(John Boehner)。

博納在2015年卸任眾議院議長後,加入了“Squire Patton Boggs”公司,擔任戰略顧問。這家遊說公司長期代表中共駐華盛頓大使館,為其提供美國國會事務方面的諮詢,包括國防授權法案和有關美台、美港關係、南中國海、人權等方面的議題。

博納還曾在1990年代晚期主導促成中國獲得最惠國待遇。

在中央情報局(CIA)服務28年的菲利浦(Randall Phillips),結束了駐北京站主管任期。在離開CIA後,菲利浦出乎意外的選擇了留在北京,加入了私營調查公司“Mintz Group”。眾多來源告訴“The Daily Beast”說,菲利浦決定在北京兜售自己的服務,引起CIA的關注和不滿。

霍爾茲曼(Mike Holtzman)曾在總統行政辦公室工作,在柯林頓政府時期擔任美國貿易大使在公共事務方面的特別顧問。後來又在小布希政府期間擔任國務院政策規劃人員的顧問。

霍爾茲曼後來成為公關公司“BLF Worldwide”的合伙人,曾負責管理中國申辦2008年奧運會的活動。霍爾茲曼目前登記為“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的外國代理人,為其提供服務,以促進該基金會在美國的利益,包括擴大第三方支持者,進行媒體投放,安排代表團 訪問中國大陸,支持CUSEF與美國的活動。

CUSEF由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在2008年設立。CUSEF這些年來將大量的美國記者、學者、政治和軍事領袖帶到了中國大陸。

雖然CUSEF否認其是中共的一個機構,但《外交政策》去年11月28日披露,CUSEF與中共軍方(PLA)的項目有合作;在2016年,CUSEF花費近66.8萬美元來做遊說工作,僱用美國遊說公司Podesta Group(現在的Squire Patton Boggs)和其它公司在國會就“中美關係”進行遊說。而去年從年初到12月為止,該基金會已經在遊說事務上花了51萬美元。

此外,CUSEF還每月向BLJ Worldwide支付2萬9,700美元的費用,除了推廣基金會的工作外,還運行一個名為“中美焦點”(China US Focus)的親中共網站。

曾擔任眾議院議員、美中工作小組共同主席的布斯塔尼(Charles Boustany),2017年離開國會後,加入了遊說公司“Capitol Counsel”。他根據FARA註冊為外國代理人,代表美中跨太平洋基金會(U.S.-China Transpacific Foundation),該基金會位於拉斯維加斯,其網站上寫明,是由中共外交部相關部門申請。

該基金會在2017年底向Capitol Counsel提供了5萬美元的初始費用。根據FARA網站上的一份公開文件,Capitol Counsel的任務之一是將美國國會議員代表團帶到中國。

普爾蒂(Donald Purdy Jr.)曾是小布希政府白宮的工作人員,在2003年幫助起草了美國國家網路安全戰略。之後,轉到國土安全部工作,並幫助制定網路安全倡議,擔任國土安全部和美國政府的重要網路官員。後來他被華為聘用為美國業務的首席安全官員。

除了上述官員外,“The Daily Beast”列舉的例子還包括前眾議院議員克里斯坦森(Jon Christenson)、前美國駐華大使雷德(Clark T. Randt, Jr.)、前眾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薩盟(Matt Salmon)、曾擔任職業外交官的佛斯坦(David Firestein)以及世界銀行集團前主席沃爾芬森(James D. Wolfensohn)。

中共在美建立人脈讓美國人替自己發聲

《外交政策》稱,中共正在海外偷偷地重塑國外公眾輿論和海外國家政策。

詹姆斯敦基金會研究員馬蒂斯(Peter Mattis)表示,中共已經學會將其想要傳達的信息滲入到美國人的特定群體中,然後再由這些人去施加影響。“有誰能夠比美國人能夠更好地影響美國人呢?”

“如果它們(中共)在正確的地區培養了足夠的人,就無需直接出手發出自己的聲音,也能夠改變政策辯論。”馬蒂斯說。

報導舉例說,中共軍隊與美國合作的項目之一是“三亞倡議”,這是一個集結美中兩國前高級軍事領導人的交流計劃。根據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2011年年度報告摘錄的部分,在2008年2月,“三亞倡議”項目中的中方人士要求參與該項目的美國前高級軍官說服五角大樓,延期發布即將公布的有關中共軍事建設的報告。

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訪問學者提弗爾德(Glenn Tiffert)持和馬蒂斯類似的觀點。他說,通過對在美國有影響力的人施加影響,中共可以實現讓美國人把信息傳達給其他美國人的目的。這比中共官員來傳達那些信息要有效得多。華府需要明確美國機構接受中共獻金的程度。“人們開始問到,一個為吹笛者出錢的人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能夠控制吹笛人的曲調?”

“中國通”白邦瑞:美國應大力研究“帶路黨”

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6月20日就其最新發布的報告“中共對外干預活動”舉行研討會,討論中共在西方國家的滲透活動,並提出一攬子的全球應對計劃建議。報告指出,中共不惜花重金在海外擴展影響力,每年相關的經費達到了約650億人民幣。

報告還說,中共利用金錢作為施加影響力的資本,藉助“帶路黨”(Western Enabler),即那些樂於同共產黨合作的西方人的幫助,創造一種長期寄生關係。

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中心主任、美國知名的“中國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說,報告提出了一個非常關鍵的概念,也是今後美國智庫和媒體應該花大力氣研究的對象“帶路黨”。

“這些跟著共產黨跑的西方人至關重要,”他說,“不僅僅因為他們可能會講中共的好話,也因為這些人可以幫助中共理解那些他們試圖影響的辯論。”

白邦瑞上個月剛剛從北京返回美國。回美前,他在那裡親眼目睹了兩名統戰部前官員向80家智庫的專家部署如何反擊白宮即將出台的一份有關中共威脅的報告。這些反擊論調往往設計得很精巧,比如宣揚中國很弱小,很貧窮,不可能稱霸世界。以此來弱化外界對中共威脅的看法。一些跟著共產黨跑的御用西方學者專門撰文、出書宣揚這種理論,再通過海外宣傳平台放大這些聲音。

華為的遊說曾警醒美國政界

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曾在BBC上發文說,從上世紀末開始,中共開始在遊說業務上投資;從2004年開始,遊說擴大規模;從2005年開始,中共駐美大使館還和Hogan& Hartson與Jones Day兩家公關公司長期合作,從事對美政府、國會和智庫等機構的遊說工作。Jones Day的主要業務是在台灣、西藏、宗教自由和經貿匯率問題上向中共提供簡報,並代為聯絡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與中共政府有合作關係的美公關公司最多時曾達到8家。

卡特政府時期的美國貿易代表施特勞斯創辦的Akin Gump Strauss Hauer& Feld2005年受聘中海油,為收購尤尼科石油公司一案遊說。中海油支付了315.92萬美元,高居當年單項遊說活動傭金排行榜第二名。

美國國會2012年6月批准一項修正案,禁止總統、副總統、國會議員、大使等在離職後10年內為包括中國在內的某些國家政府遊說。

華為的案子被認為是促使美國國會通過以上修正案的因素之一。國會因為來自中共的間諜活動,當時正在敦促華為與中興說明它們與中共政府的關係。但華為卻想通過遊說讓美國國會放棄這種追查。美國之音稱,華為至少僱用過兩名前美國國會議員。

美國眾議院2012年的一份報告披露,華為為中共軍隊的精英網路戰機構提供特別網路服務。美國私營公司被強烈警告需考慮跟華為做生意的長期安全風險。

《紐約時報》透露,華為當年在遊說上就花了120萬美元。

雖然中共對海外的滲透是一種隱晦的形式,因此從來都否認干涉它國內政。但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已經逐漸意識到被滲透問題的嚴重性,並要求進行強烈抵制。澳洲便是一個典型例子。為防止中共進一步滲透,今年6月,澳洲國會以壓倒性投票通過了打擊外國干預法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