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學生憤怒了!大學陸教授英文太差聽不懂…

香港學生批評陸籍教授英語太差,教學內容都無法聽懂。(圖片來源:)

近年香港各大院校聘請大陸學者的風氣相當濃烈,但在以英語為主要教學語言的香港,他們的英語教學能力受到廣泛質疑。港媒最近獲得一份課檢報告,反映學生對於大陸學者英語發音表示不能理解,影響教學內容;而該校的語文中心早前也已經承認有上述問題,並指“間接窒礙學生英語能力發展”,但為何香港的大學仍然聘用數量如此之多的大陸學者

《蘋果日報》獲得了一份浸會大學語文中心於前年9月撰寫的評估報告,內容揭示大學教師英語水平惡劣並非個別事件。報告指出,學生的英語能力,已經“被一些教授窒礙”(impeded by some professors),並形容這些教授的英語發音非常不準確、口音很重,達到難以聽明白的程度。報告還建議,大學聘用教員時應考慮他能否說英語。但其實,能說英語在香港是最基本的聘用條件。

根據港媒獲得的浸大生物系四年級生2017至18學年上學期的課檢報告中指出,其中一名廣受學生批評的王姓生物系研究助理教授,僅持有大陸學歷,包括蘭州大學理學士、中國科學院哲學博士。學生在報告中批評,王的發音不但令人完全聽不懂,上課時只是讀出簡報內容,沒有互動;更有學生指上課感到迷失,“真的不知道或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而王事後也有發電郵向學生道歉,並坦言自己是“首次用英文教書”,令人質疑其是否符合大學教席要求。

同系的研究助理教授王凱峰表示,部分大陸教員的專業術語發音“全部也是錯的”。他形容,“只是看表面,也能感受學生的憤怒。因為他們有給學費、(政府)公帑也資助很多,但原來得到的教育是這麼劣質。”

此外,該校學生的矛頭也直指生物系系主任、同樣來自大陸的夏亦薺,指夏的英語也不流利。王凱峰表示,系主任自己能力成疑,“他請來的人英文也這麼差,你已經可以知道,他請人的標準就是...簡單來說就是,是不是‘自己人’。”

在香港這個融合國際多元的社會裡,流利英語是基本的教學要求。(圖片來源:Wikipedia)

英語是基本要求為何聘用不擅英語大陸學者?

同樣的問題也存在於香港其他大學。有不願透露姓名的中文大學教員表示,大學近年湧入許多大陸教員,“但其實他們的水平根本不符合大學要求。我可以看到,當中有些人上升到管理層後,他們請人往往都是先考慮,那個人是不是‘自己人’。”被問到為何要考慮“自己人”,該教員表示:“大學有些政策,需要投票支持的,‘自己人’越多,他就越容易成事,有時候升遷問題也一樣”。

該教員形容,本地學者與大陸學者在大學已經很明顯形成“兩個陣營”。“我覺得,(大陸學者)不太喜歡跟其他人交流,喜歡自己圍內、有什麼事都是圍內商討,排除其他人,令一些本地的學者很不滿”;“其實很難不令人聯想,現在北京干預香港學術自由,尤其社會學科,在香港的大學取得控制權,相當於控制這裡的學術自由。他不需要那個教授會不會英文,他只要能在大學發揮他們想要的作用就可以”。

除了聘請大陸學者外,香港的大學近年接二連三發生解僱、或不續聘具爭議的本地學者,例如。澳洲悉尼麥考瑞大學中港研究專家Kevin Carrico今年1月撰寫的報告指出,學術自由是“一國兩制”的反映,雖然表面上香港學術自由仍“比大陸自由一點”,但隨著佔領運動後,各種跡象顯示“大陸正把學術控制滲透到香港的交與系統之中,威脅香港大學的自由與聲譽”。

報告提出不少實例,例如佔領中環運動倡議者之一、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被親中團體以激進行為要求港大將其解僱;在特首校監必然制下,實際上受“中央欽點”的特首並無法中立地捍衛學術自由,例如林鄭月娥去年就曾要求大學對學術間討論的爭議話題“港獨”採取封殺行動,在壓力下10所大學校長亦簽署聲明“表態”;2015年,時任特首梁振英亦不理會港大民調98%師生反對的前提,委任全國政協委員李國章為香港大學校委會主席,而李任內亦阻止中聯辦表明反對的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出任副校長。

香港大學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高等教育學府,是大英帝國1911年在東亞成立的唯一一間大學。(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對學術自由的打壓往往“殺人不見血”

曾發起抗議北京黑手干預香港司法“靜默遊行”的港大人文學院主任柯天銘(Timothy O'Leary),今年7月也因港大“限齡制”被迫離開,他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指出,過去的種種跡象,都令自己感到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岌岌可危,於是與幾位教授發起靜默遊行。他透露,並不是所有教授都敢出面支持,也有人說:“你會失去這份工作”,但他從沒後悔過。他透露:“很多人跟我說:我完全支持你們所做的,不過我不能署名支持。有些人是因為性格而不願出面,有人不想與有權勢的人‘對著干’,也有人考慮到要申請研究資助等理由,而不願發聲。”

港大人文學院主任柯天銘(Timothy O'Leary)2015年曾發起靜默遊行,抗議政治打壓學者。(圖片來源:Facebook/Timothy O'Leary)

另一名“靜默遊行”發起人何式凝教授也表示,學術界的政治打壓很多時候“殺人不見血”。何指出,自己因曾參與雨傘運動和關心政治議題,已上了所謂的“黑名單”,申請資助並不容易。今年60歲何式凝,年初申請續聘兩年教席時的經驗“令人難堪”,她說:“初初是趕走我…我像是begging for the job(乞求工作),每一步都‘恰’、要fight(爭取),很是羞辱,但要做的也做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