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共不敢告人黨史:紅色娘子軍悲催賣淫

瓊崖縱隊7分之1是女兵,全是重機槍手。揭開「娘子軍」背後真實歷史的小小一角,發現死亡原來不是最可怕的,最悲慘的命運開始於放下武器的所謂和平時期,無家可歸又謀生無術的她們,不能嫁掉的,很多人只能自殺、乞討、做妓女。如何處理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的自己人,毛澤東曾下達16字方針:「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

中共黨文化洗腦宣傳下的革命現代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

瓊崖縱隊7分之1是女兵全是重機槍手

1931年夏天,中共在海南島成立瓊崖縱隊女子軍特務連,1932年秋天在國民黨圍剿中被打散,只存在了500多天。影視和舞台劇的情節都是在這段歷史上發揮創造的。

真實的歷史是:在之後將近20年的戰爭中,婦女都是瓊崖縱隊的主要組成部分,直到1952年被勒令專業,但這部分歷史在中共公開的宣傳中從來語焉不詳,甚至避而不談。

海南省黨史研究室原處長程昭星在鳳凰衛視採訪中說:“瓊崖縱隊有人統計,大概女戰士佔七分之一,不知你們看過沒有,就是重機槍手都是女的”

廣東作家,近代史研究者葉曙明在《1952年海南反地方主義》一文中披露了1952年瓊崖縱隊被迫集體專業的遭遇,而下場最為慘烈的是”娘子軍“們。

一紙復原令近3千女兵被掃地出門無家可歸

《1952年海南反地方主義》文章說,1952年2月1日,全國範圍的戰爭已告結束,中共軍委發出關於部隊集體轉業的命令,毛澤東說:“你們現在可以把戰鬥的武器保存起來,拿起生產建設的武器。”

當時瓊崖縱隊有多少女兵呢,據新華社一位記者1957寫的內參中說有1448名,原海南區黨委宣傳部長李英敏(後來曾任中共中央宣傳部文藝局局長)在1996年在談到瓊縱複員問題時說,瓊崖縱隊有3000多女戰士。

一萬多名老弱病殘的瓊縱隊員,奉命捲鋪蓋回家。他們當中,許多人打了一輩子游擊,家鄉早已無人無房無田無物,複員意味著一無所有。原瓊縱近3000名女兵,一夜之間,從海南軍區婦女隊和農墾隊中,掃地出門。她們大部分沒讀過書,目不識丁,過慣軍伍生活,一旦置身社會,謀生乏術,而且許多婦女戰士是無家可歸,再三請求分配到地方企業單位,一律不準。地方單位寧可在新區招女工,也不用複員的女戰士,把人逼上絕路。

曾任瓊崖縱隊總隊參謀長的伍向華在1996年說:“特別是瓊縱的女同志強行複員之後所處的慘境,叫人心痛,”,“還有不少指戰員,留落各地,至今年老病死,得不到應有的關照”。

據新華社記者的內參,“在複員過程中,不管願意與否,一律要走。海南島婦女參加革命的人,一般都是和家庭不和才出來革命的,因此,要回家去是有困難的。”

女兵謀生無術自殺、乞討、妓女

女兵們掩面痛哭,離開軍隊,沒有一技之長,如何謀生,在前面等著她們的,是可以看到的悲慘命運。有的流落街頭,以行乞度日;有的為生活所迫,不得不出賣肉體;有的索性投河上吊,一死了之。情形不勝凄涼。有的複員女兵向軍區尋求幫助,但聽到的全是冷若冰霜的回答:“你們不是軍隊的人了,有事不要找軍隊,找地方去。”

海南省委曾做過調查,調查報告則聲稱,所謂複員女兵自殺和做妓女的事情,全屬虛構。但當年的瓊縱幹部非常肯定地指出,這類事情是確實存在的,決非虛構。瓊縱幹部說,傳達複員後,女兵都鬧起來,不願回家,甚至發生投河、上吊自殺等事情。為了緩和憤怒,51年便成立一個文化學校,這個文化學校說是提高女兵文化水平,但實際上是透過這個手段逐步動員回家。因此,在文化學校內又相繼發生自殺事件,後來動員一部分到各個師去嫁人,但一部分仍是強迫複員,榆林和府城、三江三地就自殺不少人。

卸磨殺驢中共對自己人的16字方針

--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

海南女兵們的遭遇令人唏噓,但中共的卸磨殺驢並不是個案,而是有秘密政策指導。

“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就是毛澤東制定的對待自己地下黨的16字方針,開始於中共奪得政權的1949年,由毛澤東直接下達給主管特務機構的康生。2006年傅國涌以此為題目的博客記載了查證中共此文件的過程。

潛伏在美國中央情報局長達37年的超級間諜金無怠就是另一個精彩的例子,金無怠將美國政府對中國的政策、底線等絕密情報不斷交給中共,長達30多年。1986年2月,美國陪審團裁定金無怠6項間諜罪和11項欺詐和逃稅罪,在證據面前,金無怠就公開了自己的身份,向美國中央情報局官員承認他就是代號XX的中共間諜。據說,剛開始金無怠相當沉著鎮定,他呼籲中共當局能與美國政府談判,像美國與蘇俄以前曾經做過的那樣交換間諜,讓自己回到中國。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中共始終不承認金無怠是其特工,並否認和金無怠有任何關係。絕望的金無怠在被捕三個月後,用一個塑料袋套頭,一根鞋帶扎脖子,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時年63歲。也就算是“就地消滅”了。

1949年以後,許許多多大學生、知識分子出身的地下黨員,他們中的多數人幾乎都未能逃脫“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的命運(只有個別幸運者例外),從“潘漢年案”、“胡風案”到“反右”,到了“文革”,他們已“消化”、“淘汰”得差不多了。而數千名“紅色娘子軍”也被“逐步淘汰”了。

阿波羅網葉凈菡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葉凈菡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