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談愛我已老 談死又太早!

這是個令人尷尬的年齡,

談愛已老,談死太早,

和年輕人一起談經歷太幼稚,

和老年人一起談人情世故不好,

出去瘋狂又怕吵。

我們這個年齡,

心飛的很高,也飛的很累,

但從不肯停下了休息,

因為我們知道,

我們已不在年輕,

沒有太多的光陰留給我們揮霍。

來不及準備,來不及回味,

不容我猶豫,不容我等待,

不管我是否願意,

就這樣撞進了不惑之年的行列……

我們這個年齡,

對年輕人來說,

我們老了,

對老年人來說我們還年輕,

我們似乎成了一種尷尬的年代,

這是我們這代人的悲哀,

也是這個社會的悲哀。

這是個令人尷尬的年齡,

任性說你要成熟,

沉默說你裝清高,

時尚說你有點妖,

樸素說你有點老。

我們這個年齡,

好像在一張大網中,

忙忙碌碌,

上有年邁的老人需要孝敬,

下有急於成家立業的兒女需要扶植。

左有事業,右有工作。

還要協調日益突出的家庭矛盾......

這是個令人尷尬的年齡,

覺得上氣不接下氣了,

剛想消極下,回頭一看,

上面有老,下還有小!

我們這個年齡,

是默默耕耘,

不求收穫的時候,

付出和回報永遠不成正比。

我們這個年齡,

笑容經常掛在臉上,

卻很少真正開心,

問候的話好多好多,

收穫的卻很少很少,

所以我們的眉頭,

總是有一抹淡淡的憂傷。

我們這個年齡,

心中總有一些人值得思念,

喜歡一個人卻只能埋在心裡。

有太多太多的誘惑擺在面前,

有太多的夢想等待實現......

我們這個年齡,

這個讓人尷尬的年齡,

即使如此也願你的人生四十,

是青年的尾聲

也是另一個青春的高潮,

是人生新的起點,

爭取在一百歲的路上

能勇敢的和二十歲的青年賽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