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葉劍英對鄧小平很不滿:自以為是

決定今後政局發展的關鍵時刻,毛澤東已是重病纏身,來日無多,鄧小平已經掌握了實權,實在不必操之過急,只要穩紮穩打就可以了。特別是當毛本人還在「看」的時候,更應小心行事,避免在政治上落下把柄。據知情人說,周恩來當時曾在小範圍內交換過意見,葉劍英也持同樣的看法,但是鄧小平卻聽不大進去,還是按照自己的一套想法去干。對此,葉劍英在後來形勢逆轉後私下評論說:他這個人歷來如此,自以為是,聽不進別人的意見,喜歡一個人打天下,不撞南牆是下會回頭的。這番話確實道出了鄧小平的為人。

周恩來和鄧小平

進入一九七五年夏天,周恩來病情繼續惡化,開始出現晚期癌症病人身體的整個免疫系統崩潰的症兆,雖然醫療組對此緘口不談,卻瞞不過周本人。他自知已是沉痾難起,各種冶療手段已經無力回天,只是個拖時間的問題了。為此,周趁自己還能走動的時候,又特意回去看了看曾經生活了二十多年的西花廳以及經常會客、開會的人大會堂等令他留戀的地方。之後,他便開始和秘書一起清退文件,為後事作準備,甚至還打算放棄治療,向醫療組提出要從醫院搬回家中去,不再吃藥和打針,和自己的家人親屬最後再團聚幾天。當然,這是不會被上面採納的。

在死神日益逼近的日子裡,周恩來依然密切注視著外界的各種動向,特別是毛澤東的態度。雖說眼下的政治形勢比文革以來的任何時期都更有利,但他卻不敢掉以輕心,對時局盲目樂觀,因為他太了解毛翻覆無常的為人了。實際上,這期間周恩來非但沒有像以往那樣見機而作,反而還因覺察出其中的某種弔詭之處而有意識地按兵不動。

據紀登奎說,這期間周恩來找他談話時,給他的印象是除了非常注意聽外面的動向外,可以看得出來對形勢心存隱憂,一再提醒他要注意毛澤東的態度,說主席還在看,還沒有下最後的決心,形勢可能還會起變化;並叮囑他要克服急躁的毛病,協助小平同志做好工作。周對紀登奎的這番談話自然是有感而發,反映了他對時局的雙重憂慮:一方面已經預感到毛澤東在政治上的態度有變,另一方面則對鄧小平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後大力推行“全面整頓”的搞法不無擔心。周、鄧二人雖然對整治文革亂局的看法是一致的,但彼此的行事風格卻大不相同,鄧小平作風強勢,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喜歡快刀斬亂麻,急於抓出成效來。而周恩來狡猾,處事圓滑,深諳急則生變的道理,遞事瞻前顧後,寧可溫吞水,也絕不急躁冒進。

在周恩來看來,眼下正是決定今後政局發展的關鍵時刻,毛澤東已是重病纏身,來日無多,鄧小平已經掌握了實權,實在不必操之過急,只要穩紮穩打就可以了。特別是當毛本人還在“看”的時候,更應小心行事,避免在政治上落下把柄。

據知情人說,周恩來當時曾在小範圍內交換過意見,葉劍英也持同樣的看法,但是鄧小平卻聽不大進去,還是按照自己的一套想法去干。對此,葉劍英在後來形勢逆轉後私下評論說:他這個人歷來如此,自以為是,聽不進別人的意見,喜歡一個人打天下,不撞南牆是下會回頭的。

這番話確實道出了鄧小平的為人。可以說,鄧的剛愎自用、一意孤行的個性並不是後來在“六四”才顯露出來,而是在抓“全面整頓”時就已見端倪。不過,此事讓他冒天下之大不韙,自毀聲名,最終難逃歷史的審判;而“全面整頓”則叫他大得人望,成為日後東山再起的資本,這正是歷史的弔詭之處。

當然,鄧小平也是幸運,如果老天爺讓毛澤東的病再拖上一兩年,幫助文革派在政治上站穩腳跟的話,他大概就很難再有出頭之日了,就和今天的趙紫陽差不多,甚至還活不到趙現在的歲數。因為鄧的心胸顯然不如趙豁達。據知情人說,鄧被軟禁在家中時心情極壞,才半年多的時間,身體就出了毛病,要不是“四人幫”隨後很快就垮台,鄧因此重見天日,否則真很難說了。不過,這已是題外話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晚年周恩來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