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採訪山大教授樓鄰里:孫文廣是好人、好鄰居

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

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日前在美國之音電視節目直播時被警方當場打斷連線發言,夫妻雙雙失聯,輿論一片嘩然。8月3日,採訪孫文廣封喉事件的記者再到山大教工宿舍大院孫文廣夫婦居住的公寓查看,發現頭天半開著的防盜門小窗已經關閉,不知何人所為。報箱里已經不是8月2日看到的健康雜誌,而是換上了當天的參考消息等新報刊。

退休20多年的董教授稱,孫教授可能在賓館住著(指軟禁),住段時間就回來了。同一樓層某女士說山大領導以前曾透露孫教授被送賓館。這位老鄰居不評價孫教授所做所為的對與錯,但對記者表示他是個好人、好鄰居。

董老師:你找誰啊?

記者:你好老師,我們還是來問一下孫教授,他現在在家嗎?

董老師:不在家。

記者:他有沒有回來過呢?

董老師:沒有回來過。

記者:昨天沒有人來過嗎?或者今天?

董老師:沒來人,不知道。來沒來不知道。

記者:他門上的小窗口昨天是開著的,現在已經關上了。沒有注意到有人來過是吧?

董老師:沒有。

記者:昨天到今天沒有人來過嗎?

董老師:沒有,他住在賓館裡,住住回來。

記者:他在賓館裡面?

董老師:對。

記者:是那個賓館呢?

董老師:那我們就不知道了。

記者:這兩天有沒有任何人來叫門呢?

董老師:不知道。

記者:樓下有沒有什麼人過來呢,就是以前看著他的人?

董老師:沒出去,我沒出去。

記者採訪到同樓層一位上年紀女士(以下稱鄰居)

鄰居:好像前天、大前天我見過他。我去買菜,他在樓下,回來還是怎麼著。

記者:你們這幾年一直都是鄰居?

鄰居:一直鄰居,十年了,孫教授挺好的,人挺好的,韓大夫也挺好,我們這都挺好,但是我們習慣都不來往。有一次我碰到學校的領導副書記,我不是這個單位的,我碰見他,我說怎麼孫老師一直看著,他說在賓館裡,把韓大夫也請了過去,一塊在那裡。下文我沒多問,因為我們是鄰居,都是不錯的。

鄰居:那個也沒辦法,那是領導決定的。我們既不能說對,也不能說錯,是不是?我們不管閑事,但是我們作為鄰居,是好鄰居。孫教授人還是不錯的。他的電話是受監視的。

(鄰居看到孫文廣以前被旅遊後回家開燈)

鄰居:我們鄰居關係是很好的,我老伴雖然和孫老師不是一個系,關係也不錯,同事關係也挺好的。其他的我們也不好多說,至於說哪個正確,對與錯我們也不分辨。有時候我看他開燈,我老伴睡不著覺,一看老孫開燈了,我也不知道開燈沒開燈,我沒看見,因為我睡著了。

孫文廣家長期被上崗

鄰居:我們是好鄰居,其他我們不管。不是他們這些值班的來決定的,值班的就說我們聽上邊的。

記者:他們在這每天都是24小時不停監視嗎?

鄰居:最近一個階段都在樓下,樓上沒有。

美國之音獲悉,孫文廣夫婦8月1日被警方連夜帶到濟南軍區燕子山莊軟禁。中共外交部和濟南市公安局至今未回應美國之音關於孫文廣失蹤事件的問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