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維健:鄧小平打越南送給美國的投名狀?

如果說中國改革開放的奠基是打越南那麼我們可以這樣說,中國的改革開放是以越南人的血與中國士兵的血作洗禮的,在改革開放過程中又是以犧牲幾億中國老百姓利益為基礎,最後的結果是以中國社會的道德淪喪與自然環境的破壞為代價。

最近網路瘋傳一個演講,據說是一位經濟領域有頭有臉的知識型官員高善本,在中美貿易戰開打後的一個演講,後來高本人否認。我看了一下,講話大有來頭,對目前中國對美的戰略持批評態度,說中美緊張關係是建交以來所沒有的。內容講的是經濟,但涉及到中國對美的根本性策略,這裡暫且不論,只將其中有關鄧小平打越南,是送給美國的投名狀作評論。

“講話”說;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四十年前鄧小平為我們改革開放做了一件具有深遠意義,舉足輕重的大事,那就是決定打越南。他說中國抗美援越,軍人進入越南作戰,對美國兵敗越南起到了重大作用,在抗美援朝後,又一次與美結下樑子。現在要改革開放,改革開放實際上就是對美開放,那麼美國憑什麼接納中國的改革開放呢,於是中國出兵越南為美國出氣,小平同志打越南是送給美國的投名狀。

中國打越南,出師之名是自衛反擊,那個時候越南並沒有打入中國,連邊境騷擾都沒有,就算是自衛反擊,這一反擊怎麼就打到人家的首都郊外。打越南是為了打給美國人看,這個說法到並不是“講話”獨特的觀點,那個時候民間都是這麼傳的,高層也認同民間這種傳言。“講話”不過是把這個傳言說白了。投名狀我們知道就是上梁山前,為了證明自己的忠心,先在山下殺個人,提頭過來入伙。當年鄧小平想巴結美國,把越南當人頭,殺了提交給美國。

“講話”批評中國有一種文化,就是喜歡作比喻,比如;太平洋足夠大,可以容納二個超級大國。美國人聽了一頭霧水。那麼投名狀是不是也是一個比喻性的說法呢?我相信美國人一定也會一頭霧水。“講話”透露了這樣一個場景;小平訪美會見卡特,小平對卡特說,我們要打越南了!卡特吃驚得有一段時間說不出話來,緊接著拿出一支筆,一張紙,開始開例清單,這個清單是美國馬上提供給中國的武器。很多是連盟國都不賣的先進武器。

我不知道這個場景是不是杜撰的,鄧小平一提出打越南,卡特馬上開單,這好象不符合外交常識,領導人拍板,細節是要由有關部門來定的。開武器單子是不是超越了總統的許可權。這個放下暫且不談,還是先說一說投名狀。美國接受不接受中國的開放,與打越南有什麼關係,投名狀不過是中國人的思維,中國人的做法。美越戰爭美國是為了遏制共產政權,保護南越的自由。中國即使打下越南對美也沒有好處,美國已經從越南撤走了,中國打越南不過是兩個共產黨國家之間的事。說美國在越南吃了虧,有心結,這個心結也不是中國打了越南能解開的。而此時,美國已放下了越南的包裹。“講話”說如果沒有打越南,就沒有中美關係正常。這是不顧事實的說法,72年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後中美關係已經正常化了,79年又正式建交。中國不打越南,美國難道不接納中國這個邦交國家的開放,這個話是說不過去的。而且中國對越戰爭,我們也沒有看到中國使用了美國的先進武器。所能見之報端的到是中國武器不如越南,相當陳舊,用的還是人海戰術,越方用的到是從美軍這裡繳獲的先進武器。

中國打越南還有第二個版本,“講話”沒有提到,這就是“教訓教訓。”“練練兵”。其實這二個說法也十分勉強。在此之外還有另一個版本到是靠譜一點,這就是鄧小平剛上台權威不足,又想搞改革開放,打越南是為了建立自己的權威。中共是靠槍杆子打天下的,對於中共第一代領導人來說,槍杆子里出政權是不二的法寶,鄧小平借打越南立威立權,他也果真做到了。打越南後鄧小平抓住了軍權,抓住了軍權也抓住了政權,成為說一不二的政治領袖。

最近我去了越南寫有一文,其中一段摘抄如下;戰爭的目的據說是要教訓教訓越南,結果真的是教訓了一下,又全線撤軍回國。教訓的代價,越南給出的數字是;四個城市,四萬五千村舍,九百零四個學校被毀,二十萬平民死亡。中國宣稱打死了十萬以上的越南正規軍,非正規軍死亡沒有統計。中方則有十二萬軍人死傷。有一篇中國越戰的文章是這樣描寫的;中國軍隊屍體遍野,越軍對中國使用化學武器,許世友將軍震怒,見人就殺,房一間不留,實行三光。這就是兩個共產黨國家的戰爭,如此殘酷在軍事史上也是少見的。當年越戰我的一位記者朋友親歷老山前線,回來後,竟掩面失聲,可見之慘。

中國打越南,無論出於哪種理由,哪種動機,哪種目的,都是反人類罪。如果說中國改革開放的奠基是打越南那麼我們可以這樣說,中國的改革開放是以越南人的血與中國士兵的血作洗禮的,在改革開放過程中又是以犧牲幾億中國老百姓利益為基礎,最後的結果是以中國社會的道德淪喪與自然環境的破壞為代價。共產黨的老祖宗馬克思有一句話“資本來到這個世界,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髒的東西。”中國的改革開放從頭到腳不也是如此嗎。

“講話”指出美國曆來有傳教士情結,就是希望在全球推廣自己的價值觀與生活方式。中美四十年交往是有些重要的政治基礎的,現在中美間的政治基礎已經蕩然無存了。我認為這是“講話”看到了中美問題的本質,這個本質也恰好反駁了投名狀之說。不過除出投名狀,“講話”不乏真知灼見,這樣的講話,在中國知識分子與官員隊伍中十分難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