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大挑戰來臨?深圳出口萎靡 重慶工業塌方 廈門消費降級

從黃河到珠江,從沿海到內陸,中國經濟面臨的挑戰已經愈發清晰。

中美貿易摩擦之下,深圳上半年出口總額負增長,順差額度大幅收窄。在貿易戰風聲日緊的背景下,下半年的形勢不由地令人心憂。8月3日,人民幣匯率接近7的門檻,深圳為國護盤的能力大為受阻。

去桿杠的陣痛中,重慶製造業塌方,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幾近於零,遭遇了97年直轄以來未有之變局。

房價衝天,居民債務率高啟,廈門的消費啞火,大家勒緊褲腰帶開始消費降級,不僅汽車賣不動,房子也扛不住了,二手房價率先跳水。這座全國房價排名第四的城市,在以往的排行榜上曾令多少地方艷羨不已。

在30歲以下的人的記憶,中國經濟發展似乎從來不曾如此嚴峻。這一代人終於迎來了一個屬於他們的終極之問:30歲以下的年輕人要不要洗洗睡了?

01

深圳出口衰退

每天,有無數輛集裝箱貨車疾馳在華南地區的高速公路上,它們的目的地只有一個——深圳。

這座城市的進出口總額連續25年位居全國第一,是南中國門戶上的一顆明珠。只是歲至中年,深圳有了接二連三的大煩惱。

華為搬遷、產業空心化的警報還沒接觸,中美貿易戰的陰影又席捲而來。

據海關統計,上半年深圳全市進出口總額13519億元,同比增長10.5%。

數據看似漂亮,實則完全是靠國內單方面硬撐:進口總額6305億元,增長28.8%,但出口總額7214億元,負增長1.7%。順差額度從去年同期的2571億元跌至909億元。

其實在今年的1-2月,深圳還是一派高歌猛進的勢頭,出口總額同比猛增370億元。

可惜,3月中美貿易戰正式扣響扳機,深圳出口額應聲而跌,連續4個月同比負增長,分別下滑173億、131億、173億、173億元。如果不是年初高開,上半年下滑的幅度可能遠不止1.7%。

在這裡面,美國是深圳第二大的出口地。中美摩擦升級之後,出口美國的數據就下滑得特別明顯。3-5月同比負增長近70億元。

這還只是單純統計直接貿易,實際上香港是深圳第一大出口地,深圳每年輸往香港的6000多億元貨物,有很多是經由香港轉口至美國等地。算上這一部分,深圳出口美國總額的下跌,要比我們想像的更嚴重。

上一回深圳出口衰退的噩夢,還要追溯到金融危機。那一次,深圳依靠歐美經濟的逐漸復甦,很快就回歸到了正常的軌道。

但這一次,我們直接就跟美國幹上了,這註定是一場艱苦的持久戰。不久前,川普對500億美元出口貨物加征關稅。很快,他就要打響第二槍,狙擊中國2000億美元出口貨物。

一邊技術封鎖44家中國頂尖企業,一邊抬高關稅貿易壁壘,美國的大動作還會像暴雨一樣襲來。深圳下半年的形勢不得不讓人倒吸一口寒氣。要知道,深圳2017年的出口依存度(1.65萬億出口額/2.24萬億GDP)高達73%,在全國名列前茅,經濟增長對於出口有較大依賴度。

如今,深圳貿易順差大幅收窄,這意味著國家的外匯儲備增速必然下滑。而這又是貨幣戰下,中國拿來對沖人民幣貶值的"寶貴彈藥".

在人民幣匯率快要破7的當口,深圳如何為國護盤?

02

重慶製造塌方

這裡是全球第二大手機製造基地、全球最大筆記本電腦生產基地、中國二大汽車生產基地……重慶製造業上的"光環",足以繞地球兩圈。

近些年中國放過三次水,對於重資產為主的重慶,猶如乾柴遇到烈火。企業借錢非理性擴大規模,技術研發則蜻蜓點水,雖然技術更新換代慢,產品競爭力弱,但在貨幣超發的狂歡中,日子也能過。

上半年,整個國家風急火燎得去槓桿,基建下滑,消費疲軟,不管內銷還是出口,低品質的產品都難以打開局面,攻城略地。昔日的債務就成了滅頂的災難。

根據重慶統計局的數據,1-6月,重慶全市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只有1.8%,相比去年的10.4%,簡直是高空墜崖。

過去十年里,重慶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的增速,一直是10%、20%甚至是近30%的增長,如今跌到罕見的個位數,幾近於零。這是重慶97年直轄以來未有之變局。

分行業看,上半年重慶39個大類行業中,只有23個行業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換句說,重慶有16個行業是負增長的。這個數據在2017年、2016年只有3、5個。

冷冰冰的數據背後,是殘忍的悲情現實。翻開新聞,重慶鼎鼎有名的龍頭企業都在苦苦掙扎。

據經濟觀察報,重慶銀翔實業遭遇銀行抽貸,不得不發函懇求銀行支持,允許借新還舊、降低利率。這家公司還懇求重慶市有關部門將該其納入首批債轉股的試點企業。

據聯合資信評估報告,力帆控股主業持續虧損,資產負債率又超過70%的警戒線,由於償債壓力大,該公司將旗下上市公司90%的股權都拿去質押,並變賣公司資產、賣房地產,加速回籠資金。

……

重慶工業的集體塌方,既有企業自身經營的問題,也有大環境的問題。大放水下,大家溫水煮青蛙,去槓桿下,社會流動性緊張,銀行提高放貸條件,企業一旦業績下滑就難以借新還舊,日子過得苦巴巴。

這種艱難滯阻,難道不是在償還貨幣超發的歷史欠賬嗎?

03

廈門消費降級

最近,在廈門最繁華的中山路商圈上,經營了十幾年的沃爾瑪海景店宣布停業。

有網友掰著手指數下來,這幾年廈門悲情告別的零售商場不在少數,沃爾瑪東方時代店、巴黎春天思明店、新華都南湖店、永輝超市西林店……

廈門官方的一份報告感慨,“大部分零售業是租賃物業經營的,近年來廈門房地產價格不斷攀升,商鋪租金也水漲船高。零售業巨頭都生存困難,可想而知現在的實體店經營有多難”。

消費這輛馬車,在廈門根本就昂不起頭。

廈門統計局數據顯示,上半年,廈門全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786億元,比去年同期回落5.1個百分點。

以往,廈門零售總額增速一直是兩位數的增長,今年直接跌至個位數8.1%,這個速度在福建全省排名末位。

這種頹勢,與全國消費疲軟有著同一個病根:房價。

2015年8月前,廈門人的銀行凈存款一直都是正的。從8月過後,廈門人的中長期貸款就像抽風一樣,牢牢踩著存款餘額往上爬,凈存款的負值越拉越大,走上了一條背離全國的迥異道路。

這種病態的畸變,來源於上一輪大放水下,廈門、深圳、合肥各地的房價狂飆突進,居民大幅舉債購房。

原本只要有人接盤,這股擊鼓傳花的遊戲是可以持續的。只是中央一個房住不炒,樓市關門打狗。廈門的炒房天團被套牢,剛需群體望著高攀不起的房價,繼續勒緊褲腰帶,大家的消費意願都減弱了。

經濟增長的紅利更多地被體制收割打包走,政府財政收入兩位數增長,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緩慢,加上股市熊冠全球、p2p連環爆,這兩年持續攀升的居民部門槓桿率,終於走到了臨界點。

就是湊齊六個錢包,也不能每天一杯咖啡了。

(廈門島內外的消費品零售額增速,與房價存在正相關性)

如今,廈門人開始消費降級。

中產階級的標配汽車賣不動了,零售增幅同比下降3.3%;二手房的成交周期明顯延長,房價永遠漲的神話也破滅了。

數據來源:安居客

今年6月,廈門二手房價格同比下跌4.8%,降幅全國第一。

當年炒得多狂歡,今天就要疼得多痛切。

全國房價第4高的位置,正透支著廈門的未來。

04

15年前,朱鎔基離任講話,他的很多“擔心”已發生,或者正在發生。

中國經濟的系統性問題,是一環扣著一環。金融自由化、知識產權保護、貧富懸殊、環境污染、地方保護主義、脫實向虛……任何一環的改革滯後,都會拖累其他領域的破冰。

像“7.31”政治局會議定調,堅決遏制房價上漲,但地方政府性債務已到了危情時刻,對土地財政的依賴已尾大不掉。

在幾輪加杠杠,去槓桿之後,貨幣寬鬆一錘定音,財政政策更加積極,國家的方向一調轉,每個人的命運也跟著起起伏伏。

深圳是中國出口遭遇貿易戰的縮影。TPP/TTIP的圍剿之勢剛解除,美日歐自貿區又箭在弦上,維持全球經貿舊格局的WTO恐成一張廢紙。若被撂在一旁,東盟非洲南美的市場根本不足以消化中國龐大的生產力,中國也不可能帶著一幫窮兄弟重塑國際貿易新規則。對國家底色的調整進程,決定著深圳上空陰霾的散去速度。

重慶是中國投資遭遇去槓桿的縮影。降低市場准入門檻,金融,汽車,電信,網路等領域的逐次放開,一大批巨嬰症的國企難免會受到衝擊。特斯拉都來了,倒閉潮還會遠嗎?

廈門是中國消費遭遇高房價的縮影。從歷史經驗來看,大放水會擴大全社會的貧富差距。因為富裕階層容易拿到廉價錢,他們用錢生錢的速度,遠遠高於普通人用肉體賺錢的速度。別人是空手套白狼,我們是拿孩子套狼,風險機制的不公平,決定了貨幣刺激效果的不平衡。這一輪新的寬鬆下,如果社會階層分化加劇,三座新大山移得太慢,廈門的消費仍然不會硬起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智谷趨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