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忍無可忍冒死反擊:疾控中心繼續美化"不合格疫苗"為哪般?

——疾控中心繼續鼓噪"不合格疫苗不等於對人體有害論"為哪般

2018年7月25日,我就“問題疫苗”發表了《淺析〈環球時報〉“權威聲音論”和疾控中心“不合格疫苗無害論”》一文,嚴正聲指出,中國和廣東省疾控中心稱不合格疫苗對身體無害論的荒誕不經,但未引起關注,反而在媒體上爆炒再老調重彈。這種以犧牲注射不合格疫苗孩子的健康為代價,為不合格疫苗站台,不能不令人懷疑其叵測用心。

出於從事健康研究和疾病干預的職責,儘管我近10年來因揭露河南省大搞“血漿經濟”導致艾滋病泛濫成災惹惱當局言論被徹底封殺情況下,面對“問題疫苗”危機”,特別是頗有一定影響力的人偷換概念,給不合格疫苗披上一層美麗外衣粉飾太平的混淆視聽,令我不能沉默,不得不藉助境外媒體發聲。

理由之一是:以兩個模稜兩可的字眼,把水攪混玩文字遊戲,是讓不明就理的受害者在不明真相時成為俘虜接受他們的“高級黑”。近日,中國疾控中心通過媒體不厭其煩地反覆說,“長春長生”兩批次白百破疫苗“效價”不合格,很可能是疫苗效果部分失效或者完全失效,喪了免疫力,可能影響免疫保護效果,云云。這裡我要特別指出的是,效價是指疫苗使人體產生特異性免疫力的能力,這是合格疫苗最核心的重要指標,是決定疫苗免疫力高低和有效無效的決定性因素的分水嶺。如果效價不合格,那就是假冒偽劣產品,沒有二話可說,必須採取強制手段踢其出局。在此我還要指出,他們上述僅僅兩句話,就出現了兩次“可能”的字眼,這絕不是什麼語誤,而是用模稜兩可的字眼打擦邊球玩貓膩,在受害者還沒省過神時兜售私貨,達到為不合格疫苗解圍,助其擺脫困境的目的。要知道,生產疫苗有比生產藥品更為嚴格的要求,效價不合格無疑就是必須淘汰的假冒偽劣產品,這裡不存在“可能”,更不會存在兩個“可能”。也就是說,在決定疫苗關鍵指標上絕不能牽強附會地使用含糊其辭而含飴弄孫的字眼將黑變白。本應把捍衛生產合格疫法典的“金科玉律”為已任,但卻以“添油加醋”手法為不合格疫敞開大門充當“保護傘”,其用意除了為其大開綠燈沒有別的解釋。這種在關乎億萬孩子健康和生命安危的疫苗上玩遮眼法的文字遊戲,可以欺騙被蒙在鼓裡的中國受害者,但欺騙不了當今文明世界和國際輿論。

理由之二是:把不合格疫苗美化為無害,是作祟者明知有害卻又昧著良心說無害以售其奸。為了這個,中國疾控中心在說了兩個“可能”之後,還意猶未盡,又胸有成竹地說,疫苗“效價“不合格不等於接種後會對人體有害”,還說“接種該兩批次疫苗安全性指標符合標準,安全性風險沒有增加”。我認為這簡直是胡芻八咧,滑天下之大稽。既然已經定義為不合格疫苗了,那就表明此疫苗沒有達到生產疫苗法典規定的應有指標,當然就是假冒偽劣必須淘汰的產品。在此前提下,竟然大言不慚地瞪著眼睛說“不合格疫苗無害”和“安全性指標符合要求,安全風險性沒有增加”的瞎話。作為比藥品還要嚴格的疫苗,必須絕對按照世界衛生組織頒布的生產疫苗的法典辦事,釘是釘鉚是鉚,絕不能有任何瑕疵,來不得半點的投機取巧和偷工減料,這樣才能拿出讓國人放心的疫苗。“長春長生”出廠的效價不合格的疫苗,能大搖大擺又堂而皇之地出廠,而層層把質量關的各環節都失守了,還被不太識貨的國家和省級疾控中心採購,這是違背和逾越越了國際共同遵守的法典的明證。

既然中國疾控中心振振有詞說“不合格疫苗無害”,那就要問,你們能拿出作為“不合格疫苗無害”的調查數據嗎?令我驚異的是,“問題疫苗”剛剛曝光,你們就順手牽羊拿出只有調查才能有“無害和無風險”的結論,而且這樣的結論起碼至少應有千八百例樣本量,才具有統計學意義,可是,沒過兩三天,如呼風喚雨般信手拈來的結論就出籠了,即使孫悟空也做不到,有誰能相信這是“真貨”。只有臆造才能有那個結論。這表明,你們不僅對“問題疫苗”真相造假,而且對不合格疫苗的“無害和無風險”的結論也造假了。

常言道:沒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尤其作為一般常識,誰都知道問題的結論應當出自調查之後,絕不會出自調查之前。然而,中國疾控中心為了急於拿出“無害和無風險”的結論,竟鬼使神差地顛倒得出結論的順序,如此“急中生智”,讓人忍俊不禁,只能一聲嘆息了。當然,他們這樣做也有其邏輯,只有“先入為主”,才能“先聲奪人”,藉以佔據言論制高點,達到掩蓋真相,欺騙受害者的目的。此手法是心懷鬼胎的人慣用的伎倆,這在中國並不鮮見。可惜,偷雞不成反蝕米弄巧成拙,不輕易間演了一出作賊心虛惡人先告狀的一幕。

坦率地說,就中國“問題疫苗”如此嚴重而論,我認為其責任不能都扣在“長春長生”頭上,作為既從事疫苗採購同時又負責預防接種於一身的疾控部門而言,你們把大量的不合格疫苗採購來,又由你們組織基層衛生院所一支支打在無辜的孩子身上,難道就沒有一點責任嗎?本應站在受害者一邊,給孩子應有的愛,不知道是什麼驅動力,竟背叛自己神聖的救死扶傷使命,跑到罪惡者一邊去站隊。本應在災難面前勇於擔當,卻推卸責任,為“問題疫苗”泛濫成災自己應負的那份責任洗清身。這無異於往白白挨一針孩子針眼上撒鹽。凡是有正義感的醫藥衛生人員,會對此感到不好意思。

理由之三是:不合格疫苗是否真的對接種的孩子健康無害,我認為其發言權不都在中國疾控中心手裡,涉及到公共衛生和臨床各個學科,而兒科專家應是首席。涉及發病抽搐,要請神經科和內科專家,涉及腎結石要請泌尿科專家,評估對孩子的生長發育,要請內分泌科、骨科以及營養學專家;在做出診斷過程中又離不開血液檢驗和影像學以及病理學專家的參與。就是在公共衛領域,還必須有流行病學和衛生統計學專家的參與。簡言之,醫學界各個方面的專家都有發言權,這樣才能得出最後的最有權威的公平和正義的結論。

理由之四是:“領導批示”不能賣關子,只有鐵肩擔道義才能防微杜漸。人類近百年來自從有了疫苗,才有了是給孩子構築預防疾病的第一道防線的萬里長城,讓他們一出生就享有為他們打下牢固健康根基有望茁壯成長。可見,只有守住疫苗質量才是重中之重。如果孩子一出生打的是不合格疫苗,給孩子打的健康根基,本應是鋼筋混凝土,可是實際卻是沙子和爛磚頭建起的豆腐渣工程。一旦傳染病像洪水一樣襲來,會被洪水給沖得唏哩嘩啦,沒有誰能幸免於難,其後果不堪設想。由此可見,疫苗的質量就是孩子的生命線。

然而,對導致“問題疫苗”一再發生的賣關子的“領導批示”,不能不說是造成“問題疫苗”的罪魁禍首。前後10年間發生的“問題疫苗”危機,無一不是在“領導批示”下由發生、發展又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其模式則是“問題疫苗”事件一發生,就率先發出賣關子的“領導批示”,緊跟其後就是掩蓋真相,繼之就是封鎖信息,再一舉措就是對舉報的記者、維權律師和受害上訪者的維穩,甚至一一被關進班房。所有這些則成了“領導批示”賣關子的標配。

如果說“絕不姑息”和“一定要給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待”是真的,那麼今天最容做到的,就是給曾經被判刑的記者、維權律師和上訪蒙冤被判刑的受害者平反昭雪並給予賠償,這才是人民看得見又摸得著的取信於民的承諾,然而呢,中國最早關注疫苗受害人的維權律師唐荊陵至今還在獄中;著名最早從事毒疫苗將其曝光於天下的記者王克勤,至今還戴著罪犯的帽子;被判刑的受害者也是如此下場。所有這些不都是反映出的“領導批示”,如今不是還在繼續空口說白話騙人賣關子嗎?連不費吹灰之力就能給上述幾位平反的事都不做,怎能讓人們相信說得比唱得還好聽的“領導批示”是真的?又怎能讓人們相信“問題疫苗”悲劇不會重演呢?

鑒於“領導批示”一次次都是賣關子,不僅不管用,反而導致悲劇衍生為更大的悲劇,如果再來幾次“問題疫苗”的危機,這樣賣關子的政權非垮台不可。

要想災難不再重演,僅就“領導批示”這一點來說,首先,應承擔全部責任,對災難發生作出檢討,在此基礎再對災難的救助作出部屬,這樣才能有效地動員全國人民迎難而上,將危機風險消滅在萌芽中。再者,一定要保護最先勇於舉報和上訪討說法的受害者。苦楚只有最先深知受苦受難族群痛癢者的人,才是最先向政府報警的人。凡是對其打壓者,如果政府均以助紂為虐論處,就不愁把產生悲劇重演的土壤產個一乾二淨。其三,就是要充分發揮媒體對領導者行使輿論監督權。這是確保和防止“領導批示”賣關子的一副良藥。媒體監督是任何別的什麼都無法取代的特殊功能,是傳遞信息和報警的生力軍。如果以媒體都姓黨為由,只聽新華社一家之言,不允許媒體從各個不同角度獨立報道,這就等於堵塞了能及時發現又能及時有效傳遞信息獨特的通道。如果歸局一改多年來對全國成千上萬家媒體獨立報道的禁令,充分發揮各地媒體應有的作用,即能有效監督和鞭策領導,也能動員全國人民齊心合力共度難關,也就是沒過不去的坎,從而也讓以血付出的沉重的難以計算的巨額學費沒有付諸東流。前車之鑒後事之師。以此警示後人,從此不再重蹈覆轍,又何樂而不為呢!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

2018年8月3日

 

相關:

淺析《環球時報》“權威聲音論”和疾控中心“不合格疫苗無害論”

作者: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2018年7月25日

日前,中國爆發毒疫苗之亂,各界輿論沸騰,刷爆網路。在此情況下,中央主管的宣傳部門,不是急群眾之所急,而是將其作為國家機密急於滅火,首先做的就是掩蓋危機。不僅對所有媒體嚴加控制,禁止獨立調查報道,而且嚴格管控和封殺網路信息及封閉帳號等措施,以最嚴厲的手段剝奪人們的知情權。由於無法得到確切信息,使得注射“問題疫苗”孩子的家長們更加不安如坐針氈,連忙翻查自己的孩子疫苗接種記錄,以便弄清楚自己的孩子是否接種了假疫苗,因而一種莫名的恐懼在給孩子接種過假疫苗的家長這個極大人群中瀰漫,更因為有關消息被封鎖茫然不知所措而慌作一團。然而,就在孩子家長焦灼中左盼右盼渴望得到造成“問題疫苗”真相併緊急採取“亡羊補牢”措施時,竟然發生了兩起頗為怪異的事令人匪夷所思。

其一、關於“權威聲音論”

《環球時報》在人們最迫切需要信息公開之際,卻煞有介事地地以“社評”的高規格,發表了《疫苗事件,紛亂信息中追蹤權威聲音》的奇文。那麼該報到底讓人們追蹤什麼樣的“權威聲音”呢?社評說:“李克強總理就疫苗事件作出了“必須給全國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的批示,這是政府針對事件最清晰、權威的表態,是國家對這一焦點問題的回答。”好傢夥,如此寥寥幾個字,就是《環球時報》所說的要人們追蹤的“最清晰、權威的聲音”了,真可謂一句比一萬句子都厲害。我真不明白,李克強的批示就那麼幾句毫無信量的話,怎麼就成了“最清晰、權威的聲音”呢?這分明是拉大旗做虎皮,以此封住人們的嘴,有話逼著你往自己肚子里咽就是不讓你說出來的“封口令”,不用出大兵,就以當局最信得過的媒體出面“維穩”,來達到穩定具有爆炸性局勢的目的。如果被《環球時報》吹噓和捧高的“李克強批示”真的管用的話,那比出動幾個集團軍還有效,這豈不是成了鬼使神差能將水極深,內幕極黑的“問題疫苗”化險為夷的“特異功能”了。

但是人們並沒有忘記,而且非常可笑的是,早在三年前李克強針對“長生疫苗”事件,就曾做過上述的批示,此次又把它翻出來以最新批示的面目故伎重演,於是乎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就成了今天全國億萬人民所追蹤的“權威聲音”了。這表明,李克強在全國億萬人民對“問題疫苗”山呼海嘯般的口誅筆伐中已經失色不能自己,不知道怎麼才能突圍,竟忙不擇路地又揀起吃過的饃安度難關。我不曉得,還有什麼人會相信他的承諾呢!

還要說的是,當局一方面高喊“給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另一方面又對媒體嚴加管控,導致重大民族災難的“問題疫苗”信息真空。這種自相矛盾的自我打臉的把戲,可以說一直是《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為維護當局權威的慣用伎倆。“問題疫苗”近日曝光後,該報又迫不急待地跳出來替被當局捂了10多年的醜聞再深度去捂,成了為其遮羞的一支別動隊。不過,因為人們早已領教過該報這樣的表演,此次不僅沒能令危機轉危為安,反而把“李春強批示”原來就是他吃過的饃再嚼一遍而大出洋相。由於《環球時報》弄巧成拙,結果給要幫助的對象幫了一個倒忙自取其丑。但有一點,這不能全賴《環球時報》的“失誤”,因為捂蓋子始作俑者不屬於它的發明專利,它只不過是“名師出高徒”中的一個學有所用的好弟子而已。但不論怎麼說,《環球時報》演出的不愧是李克強面對“問題疫苗”危機沒有什麼章法可施顯現的已經“黔驢技窮”的一出精彩活報劇。

其二、關於“不合格疫苗無害論”

《新京報》2018年7月23日刊出由頗具權威的部門發表的但很值得商榷的說法,一不小心會有把水攪混之嫌。中國疾控中心免疫規劃中心負責人說,兩批次白百破疫苗“效價”(效價是指疫苗使人體產生特異性性免疫力的能力)不合格時說,疫苗效價不合格,很可能是疫苗效果部分失效或者完全失效,喪了免疫力,可能影響免疫保護效果。我認為,按常理講,效價不合格的疫苗,就是其產生的免疫力的效用不合格,因此無法達不到預期的免疫效益,起不到預防疾病的目的,這無疑是不合格的廢品。令人遺憾的是,卻把“必然”影響免疫效果給說成為“可能”,這就走板了。這種偷換概念,最容易給人造成錯覺,似乎問題並不嚴重,或者沒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無形中給“問題疫苗”鬆了綁。

不僅如此,更遺憾的是,廣東省疾控中心在講“疫苗效價”與“安全性”時說,這是兩個是不同的概念,“效價“不合格不等於接種後會對人體有害。此言一出令我驚訝。按其說法,既然“效價合格與否對孩子健康無害,那麼給孩子打低“效價”的疫苗,對預防疾病還有什麼無意義。然而,這樣效價不合格的疫苗,在中國卻大行其道地用在孩子身上不算問題也不去譴責,這種說法和做法簡直是“離經叛道”。我在衛生部工作20年,頭一回聽說有這樣極其離奇的“新觀念”。如果在學術會議上這樣講,百花爭艷,無可厚非,但在媒體面對大庭廣眾那樣講就不合適了。差之毫厘,失之千里。這無疑等同於給製造“問題疫苗”的企業及其罪魁禍首暗送秋波,給注射不合格疫苗開了一扇門。

我這裡必著重指出的是,既然因效價不合格導致“部分失效或者完全失效,喪了免疫力”了,又怎麼能說對健康無害呢?這裡所說的“無害”是什麼概念?如果不“死人”就認為無害,那給孩子打“喪了免疫力”的疫苗還有什麼預防疾病的意義呢,打了等於白打,等於讓寶寶白挨一次罪。還要再明確的是,我認為,疫苗效價不合格就是對人體有害,因為沒有預防作用無法有效預防疾病就是最大之害,這樣的疫苗絕對不能用,用了就是衛生部門對祖國花朵的欺騙和摧殘,是明目張胆地將他們向陷阱里推。

鑒於“疫苗效價不合格不會有害健康的觀念,在醫藥衛生界頗有市場,我在這裡呼籲:尊重科學,尊重國際組織共同遵守的生產疫苗的法規,一絲不苟地照章辦事,也就是“一錘定音,一定至尊”。不能打擦邊球,不能像長春和武漢疫苗生產企業那樣投機取巧、偷工減料和粗製濫造的草菅人命。沒有規矩不能成方園。要出重拳,把生產假冒偽劣疫苗的不良公司和企業的老底揭它個底朝上,揪出幕後黑手,從制度和體制上反思,並以敢於擔當的精神“刮骨療毒”,徹底剷除其滋生的土壤。只有這樣,才能防止悲劇的重演,才能從根本上防患於未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