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胡鞍鋼事件背後:人大清華兩智庫 潮水退去才知誰裸泳

 

昨天朋友圈被一篇文章刷屏。這是2016年11月25日的一篇老文章《政策簡報l特朗普當選,中國面臨巨大挑戰》,我讀完挺興奮。因為看到了中國並不是沒有人才,只是沒有被使用而已。

文章作者是楊其靜,他是人民大學的教授,是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所的研究員。讀完這文章,我感嘆這教授是認真做學問的,他把特朗普競選時的所作所為研究透了,對特朗普執政後的對華政策作出了堪稱精準的預測。他在這篇文章中分析得出的全部結論幾乎都在今天得到了驗證。

只可惜這樣的學者實在太少了。中國的許多學者兩年前連特朗普能當選總統都感意外,媒體還在忙著嘲笑美國大選的醜陋,很多人還把商人特朗普從政當作一個笑話看,根本沒有認真研究過特朗普。主流的聲音還沉浸在一種大國情懷裡,不把特朗普當回事,說著一些上上下下喜聞樂見的妄言。

如今中美關係下跌到了如此惡劣的境地,再讀讀這篇文章,感嘆一句:如果當時楊教授的判斷被採納並採取相應對策的話,中美關係應該不至於走到今天這種局面,戰略機遇期不會這麼早早結束。

潮水退去之後,才知道誰在裸泳。

一場毛衣戰,一個中興案,讓高喊“厲害了、我的Guo”的一眾智慧人物一下子裸奔在海灘上了。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裸泳者當屬清華大學教授胡鞍鋼。

這幾天清華的校友們在網上發起了一場簽名運動,要求清華大學解聘胡教授。這封呼籲信的簽名人數已經不少了,與此同時一些清華的知名校友也在社交平台上紛紛發聲支持,並非清華出身的胡教授的學術能力實在有辱清華的牌子。

我當然支持清華大學校友的呼籲,因為胡鞍鋼的“中國全面超越美國”的言論是反常識和反事實的。不對,不應該是言論,是被他發展出來的理論。作為一個為領導層提供決策依據的中國智庫、作為中國最頂尖大學的資深文科教授、作為被各大機構、企業、學校爭相邀請去做講座的人,他的理論上誤國、下誤民,中間誤清華。

清華校友在呼籲信中批評胡教授為結論而設指標,這種行為說輕了是學術態度不端正,說重了就是學術造假。只是因為在文科領域,沒有恆定的標準來確定他學術造假罷了。如果在自然科學領域,為了達到自己預設的結論而設定自己的實驗程序,那就是學術造假。

這段話的出處是清華大學的胡鞍鋼教授,他是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也是兩年前,他說:中國在經濟實力(2013年)、科技實力(2015年)、綜合國力(2012年)上已經完成對美國的超越。到2016年,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分別相當於美國的1.15倍、1.31倍和1.36倍,居世界第一。中國在國防實力、國際影響力、文化軟實力上加速趕超。國防實力明顯提高,進入世界第二陣營;國際影響力居世界第二位;文化軟實力相對美國差距明顯縮小。

大凡對當下國際政治經濟格局有點了解的人、大凡對中國改革開放歷史有點了解的人,大凡知道國力對比根本無法用數字來精確體現(而且精確到小數點後兩位)的人,用腳後跟想一想就知道這個胡教授的“胡”是胡說八道的胡,是胡編亂造的胡,是胡作非為的胡。

但就是這樣的聲音在過去兩年里成了中國好聲音,讓一大批中國人狂妄得不知天高地厚,今年初更是達到了頂峰。這種連基本事實都可以胡編亂造的人居然是清華大學的教授,而且是清華首批18位文科資深教授,這種反常識、反事實的人物居然成了中國智庫。

連周小平同志都知道中國的實力遠不如美國啊。

這是中國大學的悲哀還是一個國家的悲哀?所以這樣的人不解聘,清華大學還好意思擔當中國最高水平的學術機構嗎?清華的一些校友發出這樣的呼聲很正常,丟不起這種人啊。

而精準預測了美國對華政策的人大楊教授的文章在近兩年之後才在網路上得以廣為傳播,而中美關係的時間窗口已經關閉。真是嗚呼,哀哉!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真要感謝毛衣戰,讓胡鞍鋼們煽動起來的大國妄想症很快就煙消雲散了,眼下雖然對外依然嘴硬,對內卻只能是準備過苦日子了。當然,真正受苦的不會是胡鞍鋼們,而是被他們忽悠的人和其他的無辜者。

但還是有人不服:

我真心不明白了,什麼是“社會政治錯誤”?這個社會是要包容、捍衛發表不同言論的權利,但不應該包容反智言論。

讓這樣一個誤導國民的智庫下台就危害言論自由了,就犯了社會政治錯誤?讓一個胡說八道者繼續佔據這樣一個重要位置才是社會政治正確嗎?

身居這種位置,學術水平如此低下,損害了清華大學的學術形象,胡鞍鋼理應為他的錯誤言論付出代價,解聘他一點都不為過,這與學術清白有關,與政治沒有關係。因為他誤導上下造成的損失無法量化,他也不可能承擔起傳播大國妄想症的主要責任,所以政治上無法追究他的責任。

埋沒了有真才實學的學者,卻讓一個學術不端者登上學術殿堂,被支持成為一種引領社會心態走向狂妄的聲音,這才是社會的政治錯誤。

解聘胡鞍鋼並不等於剝奪他的話語權。如果他想發聲、有關部門不咔嚓他的話,我相信他肯定會成中國最紅的網紅之一。我也會繼續捧場圍觀,這個越來越無聊的言論環境里還是需要一點娛樂的。

理論上,中國法律保障每一個人都擁有言論自由,難道不是嗎?

至於清華大學是不是解聘胡鞍鋼,那隻能由清華大學領導層來決策,看它是不是願意打自己的臉,畢竟胡曾經是清華的驕傲。但我估計清華大學在是否解聘問題上自己也作不了主。

清華大學的校友們發出解聘胡鞍鋼的呼籲,這是他們的自由,難道連發出呼籲的自由都沒有了嗎?在我看來,這一呼籲是對常識、智商、理性最起碼的尊重,是這些發出呼聲的清華人愛惜清華和自己臉面的本能表現。

我唯一好奇的是:這個胡鞍鋼,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