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封殺范冰冰只是開始 娛樂圈地震襲來

中國央視前節目主持人崔永元報料娛樂圈天價片酬、偷漏稅醜聞,經過兩個多月的發酵,終於等來稅務部門出手整治。

近日,據香港《蘋果日報》及中國大陸多家自媒體報道,中國國家稅務總局突然下令提高明星繳稅稅率,由原本的最低6.7%飆升至42%。報道稱,“新稅制”從北京時間8月1日起生效,但要求補繳今年前6個月的稅款,且已關閉工作室註銷通道,影視圈因此“叫苦連天”。

外界傳言,范冰冰目前已被封殺,並被限制出境。她的經紀人穆曉光(右)涉嫌毀滅證據罪已被捕

稅率提升至42%?

關於“新稅制”的報道,最早出自中國大陸自媒體“娛樂資本論”,其引述爆料消息稱:“從2018年1月1日起,作為一般納稅人的工作室個人所得稅取消核定徵收,全部改成查賬徵收。如果按查賬徵收,其中6%是增值稅,35%是個稅,再加上其它附加稅,總體稅率大概在收入的42%左右。”

對此說法,中國國家稅務總局電話回應並沒有相關通知。媒體撥打霍爾果斯、上海松江、江蘇無錫、浙江東陽等中國大陸著名“避稅區”的稅務和工商電話,大部分無人接聽,少數接通的也表示未接到通知。

不過,著名編劇大飛(匿名)向娛樂資本論透露:“這屬於行政指令,還沒有公開信息,這是中國各執行部門的一貫做法,我的工作室已經接到通知了。”另有兩位編劇也證實,他們分別接到了上海松江區和浙江東陽稅務局的通知,要求工作室補交2018年1月至6月的稅費,按42%的綜合稅率交。

假如關於新稅制的傳聞屬實,對於影視公司意味著什麼?中國業內人士估算,以累計收入超過500萬元(1元人民幣約合0.15美元)的一般納稅人工作室為例,把核定徵收改為查賬徵收,就意味著工作室稅率可能從收入的3%躍升至42%,翻了近14倍。

更重要的是,如果政策要求補交今年1月至6月份的稅款,對於影視公司來說會是一筆不小的支出。有中國大陸電影公司的老闆對此表示不解:“縱使改例也應有過渡期,最快2019年才執行,怎可能有這一招,強迫我們交回上半年的差額稅項?”

倒掉的不只范冰冰

如此力度的嚴查稅務,與前段時間崔永元爆料范冰冰涉嫌以陰陽合同大量偷漏稅或許不無關係。在輿論關注下,6月3日,中國國家稅務總局責成江蘇等地稅務機關調查核實有關影視從業人員“陰陽合同”中的涉稅問題。6月27日,中國多部門聯合發布《通知》,要求加強對影視行業天價片酬、陰陽合同、偷逃稅等問題的治理。直到如今,“新稅制”被傳出台,可謂層層加碼。

在此背景下,外界傳言身處輿論漩渦中心的范冰冰已於1個月前被捕,囚於北京某秘密賓館。並稱她目前雖已獲釋,但仍被限制出境。同時,范冰冰的經紀人穆曉光涉嫌毀滅證據罪還在牢中。

《蘋果日報》引述消息人士的說法稱,范冰冰已被中共官方封殺3年,期間不準接拍任何電視劇和電影,事前接拍的3部電影已全部換角,其中《陰陽司》由周迅代替。

目前暫未知傳言真假,但按以往慣例,對不實消息范冰冰公司會第一時間澄清,如今未見回應,更令外界產生懷疑。

不過,新稅制影響的不只有范冰冰。據台灣中央社報道,中國大陸官方已鎖定片酬超過人民幣1,000萬元以上的明星近200人,正陸續展開約談調查。據報,香港明星周潤發、梁朝偉、劉德華,台灣明星彭于晏、霍建華、趙又廷、阮經天等均在名單之中。

此舉令中國影視圈如臨大敵,有大型製作公司高層披露,目前已有30套電視劇叫停,40幾部電影取消開拍,造成的影響極大。另外,據傳新稅制採取“一刀切”做法,除了片酬豐厚的明星藝人外,影視製作公司、編劇等其他從業者也將受到影響。

這還不是最壞的消息。有製片人透露,上海松江區已關閉個人工作室註銷通道,“撤都撤不了”,此做法被調侃為“關門打狗”。另據業內人士透露,中國多地都不再開放新工作室註冊,影視個人工作室可能要成為歷史了。

最“無辜”是編劇行業

有關新稅制的傳聞在娛樂圈內部和中國大陸社交媒體上引發討論。對於42%的稅率,有部分網友表示“早該這樣了”,“這是在調控天價片酬”。不過,編劇余飛對此不置可否,他稱對於查賬徵收的一刀切政策的初衷,可能是制約個別天價從業者的暴利,卻未考慮到編劇作為影視行業從業者,收入遠低於明星藝人。

他在其公眾號文章中寫道:“一個年輕編劇,有可能只有3,000元至5,000元一集,40集的劇也就20萬左右,很可能得花幾年時間才能完成。而天價從業者,一年之內跨3部戲很正常,每部戲都能超過一個億,3部戲可能達到4億以上。兩相比較,有著2,000倍的差別。這種情況下實行一刀切42%,顯失公平。”

余飛認為,稅務新政應該更細化,“比如在‘查賬徵收’政策實施之時,對於不同收入的工作室,應該適用不同的稅率。”

他的觀點得到許多編劇同行的支持,他們在留言中叫苦不迭:“我們這些小編劇,社保醫療全部自己負擔,稿費幾乎就是血汗錢,真是感覺欲哭無淚!”

不過,也有部分聲音稱,對作為一般納稅人的編劇工作室統一稅率,才更彰顯“稅法面前人人平等”。

編劇汪海林對此回應道:“如果確定了一個法定的稅率,那全社會所有人都應該按照這個執行。如果僅僅在演藝圈執行,我就覺得非常可笑。比如說企業家,據我所知他們實際上沒有按這個稅率執行。”

汪海林還稱,編劇工作室的成立,本身就是為了稅務的規範化。“以前稿費是支付給編劇個人,公對私支付稿費特別難,因為個人沒法給它開發票。編劇工作室成立以後,甲方支付稿費款項就有了憑據發票,一般來說在財務上是更規範了。”

如果按稅務新政,所有影視工作室包括編劇工作室被“一刀切”,超高的稅率或許會使得編劇工作室失去存在的動力。“那就會讓編劇繳稅的情況又回到以前,反倒不利於行業的發展”,汪海林稱。

儘管娛樂圈“新稅制”的傳聞目前還未被中共官方證實,但市場的這些擔憂並非毫無意義。明星天價片酬應該被整治,這是中國社會的共識,但如何顧及不同從業者的具體情況,以及影視行業的發展需求,是一個需要謹慎處理的問題。此外,稅率調整和徵收的過程,本身也應該遵循法治的要求,否則對政府的公信力也會造成損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