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風青楊:售樓小姐如何靠肉體被提拔為建設局副局長

蔣艷萍有句經典名言:「在男人當權的社會,只有懂得充分開發利用男人價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為此,蔣艷萍充分利用色相優勢,「開發」出許多資源供自己使用,先後與40多名廳級領導幹部發生性關係,以此換得官職、權利和錢財,從一個倉庫保管員搖身一變成為副廳級領導幹部。蔣艷萍玩男人是「玩上」。

售樓小姐是怎麼被提拔為建設局副局長的

8月3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刊文披露:原江蘇省鎮江市副市長、沭陽縣委原書記蔣建明在主政沭陽期間,不僅濫用職權買官賣權,還將其情婦羅薇薇(寧浦冠城小區售樓小姐)違規提拔成沭陽縣建設局副局長。蔣建明落馬後,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八年。​

將售樓小姐提拔為建設局副局長,普通人認為這是“神操作”,難度很大。其實這種“性福提拔”的並不鮮見。譬如,湖北荊門市委原書記焦俊賢,硬是把三陪女“培養”成文化、廣電、新聞出版三個局的局長;安徽績溪縣委原書記趙增軍,一步步把情婦扶上縣婦聯主任寶座等。

不過,在“以色謀權”這條路上最有名的,莫過於僅有初中文化的女貪官尚軍,曾是安徽阜陽市公安系統的“一枝花”。在“以色謀權”,傍上王昭耀、王懷忠兩個省級高官後(王昭耀、王懷忠落馬前一個是省委副書記一個是副省長),曾陸續擔任過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院長,阜陽市副市長,阜陽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阜陽市委副書記,安徽省衛生廳副廳長,在不到6年的時間裡,她便輕而易舉地完成了從副科級到副廳級的升遷。因此,被外界譏之為“直升機廳長”。

關於尚軍的報道,有一段是這麼寫的:“一次縣公安局的主要領導李某來派出所檢查工作,尚軍被安排去陪酒。散場時,李某喝多了,所長安排尚軍到賓館去照顧他。李某一把拉住她的手說:‘小尚,還是你知道關心我啊……’然後就不老實起來……尚軍一邊應付著李某,一邊說:‘聽說所里還缺一個副所長……’。李某馬上明白了,說:‘你放心,副所長就是你的了。’尚軍便倒在了李某懷中。很快尚軍就成了派出所副所長,不久又當上了指導員。”

“直升機廳長”尚軍,可謂官場版的一名“跳來跳去的女人”。探究其不斷高升的法寶,惟超群的“交際”能力而已,而這個超群的“交際”能力,其中重要的一項就是自己的身體。也就是,一旦遇上權勢人物,則祭出身體武器,肉彈砸出。憑此一招,在仕途上完成了一次又一次跳躍。

而在關於女貪官的報道中,關於三湘女貪官蔣艷萍的報道是這麼寫的:“一進入包廂,蔣艷萍風情萬種地上去打招呼。正在品茶的‘大人物’就像貓兒見到腥物一樣,立即眼睛一亮,高興地站起來拉著蔣艷萍柔軟的手甚是親熱…蔣艷萍頻頻暗送秋波,惹得大人物渾身躁熱。當燈光暗下來的時候,大人物再也控制不住了,乘勢將蔣艷萍往胸前一摟,把滾燙的嘴往她的粉臉上舔”。

蔣艷萍有句經典名言:“在男人當權的社會,只有懂得充分開發利用男人價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為此,蔣艷萍充分利用色相優勢,“開發”出許多資源供自己使用,先後與40多名廳級領導幹部發生性關係,以此換得官職、權利和錢財,從一個倉庫保管員搖身一變成為副廳級領導幹部。蔣艷萍玩男人是“玩上”。

可以說,以“酒”為媒,以色相惑,成了尚軍平和蔣艷萍們平步青雲的屠龍之術。眼下,在不少地方,上級官員“深入基層”,下面多半會安排美女出面接待。至少在佳肴豐盛的飯局或晚上“放鬆放鬆”之時,是不會讓頂頭上司覺得過於寂寞的。這就給像尚軍這種“以色謀權”的女性,預留了很大的政治鑽營空間。而某些貪財好色的官員,則利用手中掌握的幹部任免權力,或明或暗地做起了“以烏紗換肉體”的骯髒交易。

其實,與其說情婦們喜歡的是貪官本人,不如說是喜歡貪官頭上的那頂烏紗,再具體一點說,是那頂烏紗背後的權力以及通過權力可以交換的社會資源。在這場權、錢、色的交易中,“官場情婦”們與官員沆瀣一氣相互勾結,通過其美麗迷人的外表、風情萬種的嫵媚和深藏不露的心機,成為了貪官大肆貪腐的導火索、加速器、催化劑、中轉站、安全通道,甚至洗錢機器。她們在為貪官謀財、換財的過程中“屢建功業”,同時也使自己收穫不菲。

只要權勢人物認可,就可旱地拔蔥將心儀之人一手提拔到指定位置,一切都是領導說了算。沒有考核、沒有公示、沒有正常的選拔程序,或許有,但是,在領導說了算的情況下,這些東西頂多只是擺擺樣子、走走形式。當權力成了某些官員私人間性交易的籌碼時,官職也就成了可以交易的商品,也就無法再談公平公正與公開選拔官員了。相比之下,應該說“以權謀色”者比“以色謀權”者更為可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