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雙胞胎青島溺亡 24小時後又有多個孩子下海

8月5日,一對北京到青島旅遊的8歲雙胞胎姐妹在黃島區某海灘失蹤,6日被發現,雙雙溺亡。此事引起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有關孩子出事的原因也引發了大討論。有人指責孩子母親未盡到看護的責任,有人認為事發區域為不正規浴場,存在危險,還有部分網友提出,孩子可能是受到“離岸流”的影響被捲入水中,“危險性極大,誰也救不了”……記者多方走訪,力圖還原雙胞胎溺亡的原因。不過在採訪中,專家表示,離岸流的可能性不大。

耗費人力物力最大的一次搜救

“多希望孩子是被拐走的”

事發海灘擺放著菊花

青島市黃島區萬達公館對面的海灘,陽光明媚,沙質細膩,海浪輕拍著岸邊幾束白菊,祭奠著兩個幼小生命的逝去。8月5日下午,陳女士帶著一對8歲的雙胞胎女兒到與酒店一街之隔的海灘遊玩。“孩子們沒下水,就是在沙灘上挖沙子。”由於附近還有不少遊人,陳女士有些放鬆,一邊看孩子一邊看起了手機。下午3點左右,陳女士低頭髮了一條朋友圈,再抬起頭,卻驚恐地發現孩子不見了。

“我們是4點左右接到的有孩子失蹤的消息。”全程統籌參與救援的青島山海情救援隊隊長徐公安告訴記者,“孩子媽媽自己找了一個小時,沒找到之後報了警,救援隊和警方聯動,迅速趕到了現場。”

徐公安表示,一聽到相關的消息,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孩子在水裡,而且凶多吉少。“青島這邊沒怎麼出現過孩子被拐的情況,時間又過去比較長,估計孩子是溺水了。趕往現場的車上,我初步下了這麼一個判斷。”不過他也告訴記者,近幾年,青島很少出現溺水事件,並且以往溺水的往往是成人,孩子出事還是第一次。

然而,到達事發地點後,徐公安心中又升起了一絲僥倖:“現場的情況把我原本的思路打亂了,因為出事的海域遊客非常多,有三五十人在那片海里游泳,周圍人或許能注意到孩子落水,說不定真是走丟了呢。”

搜救人員立刻在附近開展排查。會不會是和其他的小朋友到馬路對面的商業中心去玩了?會不會兩個孩子自己先回酒店了?……警方和搜救隊調集事發地點附近的監控,走訪商區門店尋找目擊者,然而沒有獲得有效信息。“我當時的感覺越來越不好。一對雙胞胎女孩非常顯眼,如果是走失,不會完全沒人目擊到。而且孩子的鞋還留在沙灘上,小孩皮膚嫩,光著腳走很遠,還要過馬路,不太現實。如果是拐賣,一般也不會選擇目標這麼明顯的雙胞胎,而且兩個孩子已經8歲了,對人販子來說不太好控制。”徐公安回憶說,“所以我們判斷,孩子還是在水裡的可能性比較大。”

為了打撈兩名女童,搜救人員想盡各種辦法。“天已經黑了,我們本想派潛水員下水,但是由於水下有廢棄的漁網,摸黑下水對搜救人員來說危險性也太大了,只能放棄。”其間,搜救隊接到了兩條比較有價值的目擊信息,一條是說凌晨一點多看到一名男子帶著一對雙胞胎女孩在一家快餐店打包外賣,另外一條是說一輛外地車牌的車輛上有兩個女孩,一個在哭一個面無表情。“當時我就想,要是孩子真的被拐了多好,至少還有生還的希望。”徐公安表示。然而經過排查,目擊到的並不是失蹤的兩個孩子。

到了8月6日11點40分左右,搜救人員終於在離岸100米左右的海域找到了雙胞胎中姐姐的遺體。“姐姐是半浮在水中的,當時就推測,妹妹應該也在附近了。”徐公安告訴記者,由於搜救事件將近24個小時,妹妹始終沒有出現,搜救隊開始懷疑她是被水下的漁網纏住了。“我們的船隻上都沒有絞盤,最後是調來一艘漁船,把發現姐姐附近海域的廢網絞上來,果然發現妹妹就纏在網上。”6日下午3點40分左右,第二個孩子的遺體也被找到,經法醫鑒定,兩個孩子均為溺亡。

為了找到兩個孩子,政府和公安成立了專案組,搜救人員動用了各類船隻近20條,還出動了直升機和無人機。“這可以說是耗費人力物力最大的一次搜救,結果還是令人遺憾。”徐公安深深嘆了口氣。

“野浴場”疏於管理

手機並非唯一“禍首”

記者來到事發海灘,發現這裡每隔數十米就會有一個指示牌,提示禁止游泳,同時,還會有廣播播放著“水下有暗流,禁止下海游泳,注意人身安全”的安全提示,然而,就在這片剛剛吞噬了兩個年輕生命的海域,仍有不少遊人帶著孩子游泳戲水。

“我們也是從北京來的,”張女士對記者說,“雙胞胎的事也聽說了,倆孩子都沒了嗎?”得知後續情況後,張女士唏噓了一陣,自信地說:“不過她們出事,是因為孩子媽媽太馬虎呀,哪有帶著孩子還看手機的。你看我們,都牢牢拉著孩子的手,看孩子的時候不可能視線離開一秒鐘。”

“僥倖心理要不得!”徐公安非常痛心,“怎麼血的教訓都不能讓他們警醒呢?海邊的情況瞬息萬變,水裡更是不知道會有什麼問題,真出了事,不是你拉著孩子就能安全的。”好在,在巡邏人員的勸說下,附近的遊客陸續離開。

“可千萬別帶著孩子去那邊游泳,”事發地附近居民劉先生對記者說,“我們本地人其實都知道,那邊看著比較淺,但是因為海中間的星光島是填海填出來的,所以那片水下有各種暗流,勁很大,別說孩子,連大人都有可能被站不住。”劉先生表示,那片沙灘就是讓人吹吹海風,踩踩沙子,“絕對是不能游泳的,最多在岸邊洗洗腳,如果帶著孩子,我肯定不會讓孩子下水。離這十分鐘車程就有正規的海水浴場,為什麼不去那裡,非要冒這個險呢?”

徐公安也告訴記者,事發海域的海岸差不多有七八公里長,確實有水下暗流,同時,在離岸數米的地方有一條海溝,海水的深度在那裡會突然增大。“看起來淺,但幾米之外水下有個陡坡,尤其退潮的時候追著海浪走,很可能忽然一腳踩空。孩子又小,如果是在海溝那裡出事,一口水嗆到就完了,很可能連掙扎的過程都沒有,周圍的人根本發現不了。”

畫面中間水中的白線就是水下暗流

至於網傳孩子出事是因為危險性較高的“離岸流”,徐公安表示可能性不大:“雖然海邊有可能出現離岸流,但是這次的事應該不是因為這個。離岸流影響範圍會比較大,如果真的是,不會只卷到這兩個孩子。”

提到“野浴場”的管理,徐公安表示非常無奈:“不好辦,目前只能說是提醒和巡邏為主。這種地方還不能派專職的救生員進行監管,人力成本還在其次,最關鍵的就是一旦有了專門的救援人員,就等於默認了這裡可以游泳出事我們有人救,所以就沒有安排。”他告訴記者,海水浴場的管理和開發,涉及到很多部門方方面面的協調,後續的管理措施上線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記者就相關事宜詢問青島市市容管理局和負責管理該區域的青島西海岸管理集團,並未得到明確答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津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