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九一三後陳毅臨終打黑報告:林彪戰敗當逃兵秘史

——「林彪開小差逃跑」並非粟裕而是陳毅回憶

大叛徒林彪是一個逃跑分子。我記得一九二七年南昌起義部隊由廣東轉移到江西大庾時,林賊當時擔任第七十三團第二營第七連連長,曾經自由離隊開小差向梅關方向逃跑,後來又中途折回,表示願留在部隊不走了。並向我說,沿途老百姓搜腰包、打人,有時候殺人很厲害,不能跑了。這說明大叛徒林彪動搖逃跑,但又走投無路,才不得不去而復返,重新回來。

1971年10月10日,當時已病入膏肓的陳毅掙扎著作了長篇揭發,並予以錄音。因為錄音稿太長,便先整理了一份15個要點的摘要材料,送呈毛澤東。材料中第一點揭發了林彪井岡山時期曾經“動搖逃跑”的問題:“大叛徒林彪是一個逃跑分子。”

1948年5月,朱德、彭真和華北、中原軍區領導在西柏坡合影。右起:聶榮臻、陳毅、朱德、彭真、粟裕、李先念、蔡樹藩、薄一波(圖源:中國人民軍事博物館)

1971年“九一三”後,猶如蔣介石之於陳誠,毛澤東一直倚為最可信賴的嫡系將領林彪從輝煌墜入谷底,橫屍蒙古荒漠,以一種奇特的方式與毛澤東決裂。

一時各軍中元老紛紛奉命撰文,予以揭發。

1927年8月南昌起義失敗後,陳毅從武漢趕上已撤出南昌的隊伍,隨後又與朱德將殘部帶上井岡山,會師毛澤東的秋收起義余部,組建了中國工農革命軍(即工農紅軍)第四軍,成為中共新式軍隊的開始。

時年20歲的林彪一直在這支隊伍里。他這一時期的表現,除了朱德(軍長)、毛澤東(政委)外,陳毅(政治部主任)是第三個最有發言權的人。

朱德於1971年10月22日寫給毛澤東的揭發信中,對林彪過去的“劣跡”反映不多,只籠統地說到他的“個人英雄主義”“在井岡山時期就有所表現”:一是“從他所在的連隊里調人調槍枝,就調不出來”;二是“井岡山時期他當連長時,就看不起營長周子昆同志,他想辦法反對周子昆。後來他當了營長,便開始反對團長王爾琢同志”。

這些在中央已發布《關於林彪叛國出逃的通知》即57號文件,定性為“叛國出逃”的前提下,無疑無足輕重,成不了林彪一貫是“叛徒”的重磅炸彈。

但陳毅的揭發便不同。

早於朱德12天,也就是10月10日,當時已病入膏肓的陳毅掙扎著作了長篇揭發,並予以錄音。因為錄音稿太長,便先整理了一份15個要點的摘要材料,送呈毛澤東。材料中第一點揭發了林彪井岡山時期曾經“動搖逃跑”的問題:

大叛徒林彪是一個逃跑分子。我記得一九二七年南昌起義部隊由廣東轉移到江西大庾時,林賊當時擔任第七十三團第二營第七連連長,曾經自由離隊開小差向梅關方向逃跑,後來又中途折回,表示願留在部隊不走了。並向我說,沿途老百姓搜腰包、打人,有時候殺人很厲害,不能跑了。這說明大叛徒林彪動搖逃跑,但又走投無路,才不得不去而復返,重新回來。

這件事發生在林彪擔任連長,陳毅擔任團黨代表期間,林彪回來後還對陳毅說:“沿途老百姓搜腰包、打人,有時候殺人很厲害,不能跑了。”這說明知情人僅為陳毅。

多年後,粟裕在艱難的環境中撰寫戰爭回憶錄,在其第三章《第三章激流歸大海》中轉述了這一件陳毅回憶的往事。書中說:

從這次全體軍人大會以後,朱德同志和陳毅同志才真正成了我們這支部隊的領袖,我們這支部隊也渡過了最艱難的階段,走上了新的發展的道路。但是,就在大多數同志對革命的信心加強起來的時候,動搖已久的林彪還是開了小差。當部隊離開大庾縣城的那天,他夥同幾個動搖分子脫離部隊,向梅關方向跑去。只是因為地主挨戶團在關口上把守的緊,碰到行跡可疑的人,輕則搜去財物痛打一頓,重則抓起來殺頭,林彪感到走投無路,才又被迫於當夜返回部隊。四十四年後的“九·一三”事件,林彪在叛逃中自我爆炸。陳毅同志回顧過去歷史時指出:“南昌暴動,上井岡山,林彪起過什麼作用?他根本是個逃跑分子。”

從文中可以看出,所述林彪逃跑一事與陳毅的揭發是一致的。粟裕文中還特意點出“陳毅同志回顧過去歷史”,表明了這件事情的由來。同時,粟裕當年僅僅是連黨代表(共有9個連),與林彪不在一個連隊,不可能知道這一當時並未公開處理的事情。因此,粟裕回憶錄的文字僅僅是轉述而非回憶。

《粟裕戰爭回憶錄》一大特點是多談戰役指揮籌劃、決策經過,而盡量避免談複雜的人事。井岡山林彪曾是逃兵一事,因有陳毅書面揭發,廣為人知,粟裕才將其引用書中,成為極少數例外之一。

附:

陳毅同志給毛主席的信

主席:

我堅決擁護主席和黨中央,對大叛徒、大賣國賊、大漢奸,大野心家林彪及其死黨所採取的一系列的正確措施。林賊妄圖謀害主席,叛黨叛國的陰謀未逞。倉惶出逃,墜機自取滅亡。這是賣國賊的必然下場。這是黨的又一次最偉大的勝利。

在黨的五十年鬥爭史中,主席總是事先洞察一切,及時抓著階級鬥爭的動向,徹底加以揭露,使任何反黨野心家都逃脫不了覆滅的下場。

在主席正確領導下,中國革命每一個緊急關頭,都能順利扭轉局勢轉危為安。這次林、陳反黨集團的被粉碎,更是履險若夷,迅速平亂,使我黨我國我軍更加團結更加鞏固。今後的勝利會更大。特此祝賀!

我患病將近一年,仍在繼續治療。我感謝主席和黨中央對我的關懷。我揭露林賊罪行的錄音稿太長,難於看。

茲先整理一份摘要材料,先送呈,請審閱。

敬祝

主席萬壽無疆!

陳毅

一九七一年十月十日

陳毅同志的揭發材料:

揭露大叛徒、大漢奸、大賣國賊、大野心家林彪早年的反黨錯誤和罪行

一、大叛徒林彪是一個逃跑分子。我記得一九二七年南昌起義部隊由廣東轉移到江西大庾時,林賊當時擔任第七十三團第二營第七連連長,曾經自由離隊開小差向梅關方向逃跑,後來又中途折回,表示願留在部隊不走了。並向我說,沿途老百姓搜腰包、打人,有時候殺人很厲害,不能跑了。這說明大叛徒林彪動搖逃跑,但又走投無路,才不得不去而復返,重新回來。

二、大叛徒林彪一貫利用封建關係,任用私人。林賊早在擔任第七連連長時就任用他的表弟擔任勤務員,把連隊伙食費一百二十元毫洋交其表弟背管,結果該犯背款潛逃投敵。紅軍在井岡山會師後,一九二八年在某次戰鬥中紅軍又將其表弟俘虜過來,林賊竟敵我不分,又重用該犯在團部當勤務員,讓他背卜殼槍出入團部,被團領導發現趕走。這說明大叛徒林彪任用私人搞死黨的行為不是自今日始。

三、林賊口頭上擁護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實際上早年就一貫破壞紅軍紀律,經常同勤務員等一夥親信吃吃喝喝,每到一地總是抓老百姓的雞吃不給錢。經批評後有所收斂,但不久仍然舊病複發。

四、紅軍第四軍由主席率領從井岡山向贛南作戰略轉移時,佔領大庾城後,由二十八團擔任新城、贛州方向的警戒。不料黃昏前遭敵突然襲擊,發生戰鬥。記得當時主席曾去前沿陣地觀察作戰形勢,發現二十八團未組織認真抵抗,邊打邊退,林賊帶著隊伍在後跑。主席即指示他一定要組織部隊打好這一仗,擊退敵人,否則對以後轉移很不利。林賊對主席的指示根本不理,竟從主席身邊一衝而過,搶先跑往安全地帶,只管自己安全,不顧主席面臨敵人追擊的危險。我當時在場,叫住林彪無論如何不能走,他也不理。幸得後面有一些部隊打退了敵人的進攻,才保證了主席的安全。這是大叛徒林彪臨陣退卻,不顧主席安危的一樁嚴重罪行,說明他對主席沒有任何無產階級革命感情。這件事對我印象很深。

五、大庾戰鬥後,當晚在距大庾四十里的楊梅整頓隊伍時,發現二十八團黨代表何挺穎在戰鬥中負傷。主席要我去告訴林彪要很好照顧何,設法把何抬走。我找林彪傳達了主席的指示,並說明何是從三十一團調來的好同志,無論如何要照顧好把何挺穎抬走,否則會影響兩個部隊的關係。林賊當時滿口答應,但事後何挺穎竟被拋棄。其實當時把何抬走不是不可能的;何挺穎被拋棄,林賊負有很大責任。這是林賊只顧自己,對階級弟兄、對戰友毫無革命感情的又一表現。

六、尋鄔圳下戰鬥中軍部遭敵襲擊,毛主席和朱德同志受到極大危險。當時林彪所部擔任警衛,軍部受襲擊,林賊沒有掩護軍部,自己早就上山去了,因此對軍部受襲負有很大責任。事後我批評他,他不承認,反而推卸責任,詭辯說軍部要他帶隊伍早到羅浮嶂,沒有給他掩護軍部的任務。林賊只顧自己,不顧領導同志的安危早年就已有暴露。

七、在圳下戰鬥後,我軍處於非常困難的境地。我記得前委曾討論了敵人可能前堵後追,發生建制被打亂的情況,決定如遇此種嚴重情況,隊伍可以分三路行動,由主席率三縱隊為一路,朱德同志率二縱隊為一路,我和林彪率一縱隊為一路。但當時幹部戰士都不願分散。幾次決定分散行劫,總是分不散。這體現了幹部戰士對領袖和領袖對幹部戰士的無產階級的革命依存關係和戰鬥團結。彼時此種情景,非常動人,至今令人難忘。林賊面對此種局勢,消極悲觀,曾多次鼓動我把隊伍拉開,不要走原定路線,而另走一路,把毛、朱摔開,說是和毛、朱在一起目標太大,不利於保存隊伍和脫離敵人。當時我沒有同意,隊伍沒有拉開。林賊不顧革命大局,企圖擺脫領導,使領導同志陷入困境而自求脫身的陰謀未能得逞。

八、四軍七次大會剛剛開過不久,主席提議從紅四軍每個連撥一個班加強閩西的地方武裝,以便成立第四縱隊。林賊竟然當場帶頭反對主席的提議,以致主席的正確主張未能實現。這是林賊從本位主義出發,反對主席主力和地方兼顧的正確方針的嚴重罪行。

九、一九二九年彭德懷從井岡山突圍出來在余都同主席會師後,主席仍讓彭德懷回井岡山恢復工作。隨後四軍部隊到達瑞金,主席觀察全國形勢,認為江西的形勢最為成熟,提出一年爭取江西的計劃。林賊很羨慕彭德懷到處打游擊,反對主席提出一年爭取江西的計劃,認為不能說全國和江西革命形勢很快就會到來,說是江西福建的老百姓不願當兵。林賊消極悲觀,很怕敵人尾追,主張分散打游擊。主席一直耐心對他進行教育。四軍九次大會後,主席給他寫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一封長信,批評了他的消極悲觀,對革命喪失信心的錯誤思想。這封信油印後在部隊和地方廣為散發,對指導當時的革命鬥爭起了極大的作用。可是在一九四八年林賊卻抵賴從來沒有看到過這封信。主席英明偉大,很早就抓住了他的本質,這封信對他自命一貫正確不利,所以他竭力抵賴。這說明大叛徒林彪對主席極不老實,耍兩面派,是反對主席的又一次大暴露。

十、一九二九年十一月我從中央回來,首先到林彪所部去,林賊問了我去中央的情況,我講了中央要我負責歡迎毛主席回部隊。我也問了他部隊情況,他說幾個縱隊司令員團結得很好,那批政治小鬼都被打下去了。林賊把政治工作人員誣衊為政治小鬼,說明他是一貫反對政治工作的。

十一、紅軍打梅縣失利後,隊伍開到上杭、長汀之間的官莊。當時的主要任務是歡迎毛主席回部隊,來統一全黨全軍的路線,應付全國大發展的局勢,推動全國革命的大發展。林賊卻要求前委開會,討論他的分散打游擊的主張。林賊在會上反覆強調他在永定、上杭之間分散打游擊的經驗。前委會上爭論很激烈,林賊的主張未被通過,但仍堅持保留意見。林賊一貫主張分散打游擊,這是對全國革命悲觀失望的表現。

十二、四軍九次代表大會後,在毛主席的正確路線指導下,全軍團結,氣象一新。毛主席和前委率二縱隊在龍岩、大小池、古田一帶與閩西地方負責同志討論安排地方工作。林彪的一縱隊和三縱隊在新泉、朋口、長汀一帶做群眾工作。林賊聽說江西敵人要從瑞金方面向閩西進攻,不請示主席和前委,即拉起隊伍向江西逃跑。後來,主席率二縱隊經清流、寧化、歸化、廣昌到寧都的東韶才跟上一三縱隊。事後我批評林彪在九次大會後竟然不請示,擅自決定分兵行動是錯誤的,林賊死不承認。林賊聞風而走,不請示、不報告,是嚴重的無組織無紀律行為,是分散逃跑的又一罪行。

十三、一九三二年第四次圍剿前,我當時在江西軍區工作,聽前方來人講,三軍團彭德懷部曾發生第二師師長郭丙生叛變投敵事件,部隊情緒不高,在小元會議上林賊和彭德懷都要求脫離主力部隊分散打游擊。此事我只聽說,未親見,還可以核實。但林賊一遇困難就想離開主力分散打游擊,這種主張確是一貫的。

十四、一九四四年我在延安時,同林賊接觸不多,有一次我問他第三國際情況,林賊大肆吹噓季米特洛夫、曼努也爾斯基、艾爾科里(即義大利的陶里亞蒂)等人,說這些人表面上是老先生,實際上本事很大。林賊這樣吹捧這些人,同這次倉惶出逃可能早有歷史根源。

十五、還有一次林賊向我大肆攻擊延安的搶救運動,認為搶救運動中審查葉群是暗害青年,他大講葉群的好話。林賊這次叛國投敵,更證明了當時審查葉群是對的,可惜沒有審查清楚。

以上是我現在能夠回憶得起來的林賊的一部分罪行。從以上事例中看出,林賊早年就多次反對過毛主席,在革命的緊要關頭,對中國革命消極悲觀,曾多次動搖逃跑,企圖分裂紅軍。林賊為人陰險,耍兩面派,培植死黨,專搞陰謀,也是一貫的。此次發展到妄圖謀害主席,叛黨叛國,並不是偶然的。我不否認林彪在主席和黨中央領導之下曾做過一些有益的工作。一九二八年湘南進軍,我是犯了錯誤的,林賊在桂東一仗還是打得對的;紅四軍七次大會上我是反對毛主席的正確路線的,林彪是寫信支持毛主席的,這也是歷史事實。在揭發林賊罪行時,我不否認我在歷史上所犯的這兩次大錯誤,和文化大革命運動中所犯的嚴重錯誤。以上揭發的事實,提供參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