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財經天下周刊:我在暴雷P2P工作 還投了126萬

七月初以來,242家P2P平台爆雷,所涉及的資金規模高達數千億元。

網貸行業誕生11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雷潮,就這樣毫無徵兆地到來,擊垮了數百萬投資人,甚至是從業者的心。同時,鄰家和極路由的爆雷,預示著實體經濟已經開始捲入P2P的風波,而且,蔓延仍在繼續。

在過去一個月,有數位投資者、從業者向小犀財經講述了他們遭受網貸爆雷的經歷,這場雷潮,不僅給投資者的資金歸宿畫上了大大的問號,也在不斷衝擊著網貸從業者一直以來恪守的職業價值和內心感悟。

從兩分錢到126萬,

希望他們判無期要麼被槍斃

姓名:楊亦

身份:牛板金前軟體工程師

爆雷時投資數額:126萬

我是牛板金初創的二十名員工之一。剛加入時,我還將信將疑,連續投了兩次一分錢,順利回款後,看見同事都在投,也覺得自己作為內部員工出事前肯定能第一時間知道消息,就陸續投了126萬元,其中包括我父母的60萬,以及我自己省吃儉用準備買婚房的錢。

7月3號那天,聽到消息之後,整個人就傻了,覺得全完了,整宿整宿睡不著覺,一連幾天沒精神什麼都不想干。後來我才知道,我們部門的領導在之前就聽到消息,把自己的錢提出來了,但沒有通知其它任何人。

7月3號王旭航給我們開員工大會那一刻之前,我都沒想過牛板金會爆雷。爆雷前幾天我們還融了好幾億,又開了投資人見面會,還有北京銀行存管、三級等保,又是浙江省互金聯盟的理事,CEO還是清華高材生,又在民生銀行還是哪個銀行當過高管,就覺得這個團隊應該挺靠譜的。

從入職開始我就跟著他們拚命幹活,現在不只是錢沒了工作沒了,這麼長時間投入心血的產品到頭來變成他們詐騙斂財的工具,我覺得我的人生被全面否定了。他們毀了我的人生,我希望他們判無期要麼被槍斃。

現在我不知道如何面對父母,不敢回家,已經談婚論嫁的女朋友也散了,生活費都是問同事借的,一天只能吃兩個饅頭加一點榨菜。為了攢錢買房,我住在農民工聚居的城中村,只敢花幾百塊錢租房子,屋子裡連空調都沒有,現在全部歸零了。

我也開始重新找工作了,打算去別的行業。日子還是要過的,有什麼辦法呢。

不敢再踏入這個行業,害人害己

姓名:張鵬

身份:牛板金前金融產品維護

爆雷時投資數額:12萬

7月3號那天,我們員工都還在正常上班,快要下班的時候王旭航告訴我們說公司資金鏈斷了。但是他說我們還有每周將近一千萬的借款人回款和資產保全,說要我們相信他幫他一起度過難關,讓我們安心工作,公司能撐過去,還扯了一些以後的藍圖什麼的。

那時候大家都以為只是暫時的擠兌,很相信王旭航能力挽狂瀾,所以4號和5號還是有很多員工來上班,幫助開發回款業務和安撫前來維權的投資者。結果5號王旭航就被警察帶走了,公司資金也全部被凍結,連一周一千萬的回款都沒有了。這時候我才反應過來,王旭航是個騙子,心裡真實的感受就兩個字:涼涼。

其實我覺得出這個事,風控那邊也是有責任的,我們這邊平時就負責產品上線和維護,審核都是風控那邊把關的。出事之前我一直對牛板金很有信心,以前也沒發覺有什麼異常。我從事互金三年多了,以前很看好這個行業,現在已經不敢踏入這個行業了,害人害己。我以前覺得牛板金是又大又穩的船不怕風浪,現在才發現其實這艘船叫泰坦尼克號。

常吃慶功宴,

沒怎麼努力就賺過一兩億

姓名:魏廉

身份:牛板金前品牌經理

爆雷時投資數額:100萬+

其實17年的時候就有自媒體爆料說,牛板金存在自融嫌疑,那時候同事們都覺得這只是關聯交易,不會出大問題。年底那些自融的股東還大搖大擺來參加我們的年會,大家都覺得只要能賺錢就是好的吧。

我是2015年12月加入的牛板金,印象中,公司2016年發展很快,領導和老闆也都很大方,每次募集資金到一定額度都會帶我們慶祝,我記得剛吃完募資突破20億元的慶功宴,沒多久就又是一頓慶祝,那一年據說賺了一兩個億。但我感覺大家其實也沒怎麼努力,同事大部分都很懈怠,遲到早退現象很普遍,也有很多人上班什麼也不幹就是發獃玩手機。

那會還是覺得互金這一行前途光明大有作為。後來我自己因為一些原因離開牛板金去了別的P2P平台,但直到爆雷前,我都覺得牛板金的發展很穩定,沒想到這麼大的平台就這樣說倒就倒了。現在我既要抗住牛板金爆雷的壓力,也要顧好公司的壓力,真的有點難。

不到一百個人的公司,

居然吸了400多億

姓名:於暢

身份:牛板金投資者

爆雷時投資數額:90萬

事發之後我才知道,原來牛板金的辦公地點離我家這麼近,走路都不要二十分鐘就到了。這麼點大的公司,不到一百個人,居然吸了400多億,我去看的時候,連保安都說我蠢。我去的時候,他們門口的吉祥物塑料雕像已經被人扣得全是指甲印,面目全非。

沒有研究就去投資,這是我最大的錯。總以為牛板金和別的平台不一樣,也不是高收益平台,畢竟是老公朋友推薦的,還推薦了幾個親戚朋友,現在都不敢面對他們。我就投了這一個平台,對錢也不是特別敏感,存這裡就覺得跟放銀行里一樣。我之前有一筆投資到期了錢退回來,我都是過了一個月才發現。爆雷的時候也是我媽先發現的,那時候她準備借錢給別人,因為手上錢不夠打算去牛板金提一點出來。

這段時間我自己也接觸了不少投資者,對於那些人而言,爆雷是滅頂之災。我們群裡面就有躺在病床上等著錢救命的、把丈夫出車禍身亡的賠償款投進去的。群里還有一個陝西的農民老大爺,種了四十多年地攢的幾十萬全在裡面了。

我覺得互金本來是挺好的,只不過現在好經被念歪了。現在看看,還不如房企老闆賺得踏實輕鬆,回過來一看互金的老闆,眼都傻了。很多投資人其實不想被曝光,想為自己的生活留一點所謂的體面。

爆雷當天上班,發現硬碟被卸了

姓名:楊遠

身份:投之家前產品經理

投資金額:70萬

7月13日,投之家出事當天,我上班後發現自己電腦的硬碟被卸載了,辦公室牆上跟網貸之家相關的所有物料也全撤了。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這是不是在消滅證據,撇清關係?同事們也都是當天去上班後才知道平台出問題了,還在籌劃如何團結一致共渡難關。

我是做網貸方面諮詢業務的,幹了三年,對自己的專業性和判斷力從未懷疑過,也很相信投之家這家企業,原本以為只是合作方因遭遇擠兌而逾期,結果沒想到還涉及自融,而且股東和老闆早就知道,現在想想,還是覺得脊背發涼。

我的很多同事包括投之家幾個兄弟公司的同事都在投之家投資了很多錢,包括親戚朋友的,到現在有些人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曾經的工作群也變成了維權群、抱團群、互相安慰打氣群。最慘的是品牌公關部門的同事,自己雷了那麼多,還要幫公司應對危機寫文案,有次我聽說一個同事還在別的行業群里跟人吵起來了,她自己五年的積蓄基本上都賠光了,連傷心的時間都沒有。

我聽說的就有好幾個類似‌‌“網貸從業者轉型群‌‌”、‌‌“網貸轉型區塊鏈互幫互助群‌‌”這樣的群,還都是幾百人規模的,估計好多從業者都對這個行業失望了。我覺得行業是好的,只是有些人太壞了。可壞人太多、太難分辨,我曾經很自信,現在也不知所措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財經天下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