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李怡:金門跳水投共的「經濟學家」又給主子出了餿主意

——後發優勢抑劣勢?

就政治體制而言,在不改革政治制度的前提下,技術帶來的經濟發展,只會助長政府的機會主義;政府和官辦企業利用特權,與民爭利,損害社會利益。最後,非但私人企業無法發展、政府和官辦企業也必然貪污腐敗橫行,國家的整體活力被蠶食!

1979年在台灣當兵時於金門泅水投奔中共的經濟學者林毅夫,月前在香港就中美貿易戰接受訪問,他認為中國應該“以牙還牙”作反擊,因為美國企業有大量利益在中國。他舉例說,美國通用汽車在本地銷售才300多萬輛,但在中國銷售量達400多萬輛,“要是沒有中國市場,美國汽車企業便慘了”。

大陸網頁有人反問:“中國一年才進口美國商品1,300億美元,進口的美國汽車又以高檔車為主,即使平均每輛車3萬美元,400多萬輛汽車就是1,200多億美元,可能嗎?”事實上,根據中國的統計數字,2017年中國進口的美國汽車只有20萬輛。為了維護習近平的“以牙還牙”說,一黨專政下的所謂經濟學家竟可以如此信口胡說。

我不禁想起2003年,林毅夫與旅澳洲學者楊小凱關於“後發優勢還是後發劣勢”的辯論。所謂後發優勢,就是指發展中國家,利用低價勞動力的產品向高收入國家銷售而獲益,而產品也可以依靠買進發達國家的核心技術來製造。比如發達國家需要研發十數年才能量產的汽車、飛機的發動機、高科技的晶片等,後發國家不用研發就可以買到,廣泛利用這些核心技術,就能以低成本製造多種產品,創造無限商機。這種依靠買入先進科技的後發優勢,令落後國家可以用遠遠少於發達國家的時間實現現代化。

楊小凱提出:拉美國家在獨立後,一直在借用最先進的科技成果,為什麼經濟普遍走向衰敗?如果後發優勢論成立,為何洋務運動無法挽回清王朝的崩潰?他引用已去世的經濟學家沃森提出的“對後來者的詛咒”(curse to the late comer),它的意思是:落後國家不論在制度上或技術上都落後於先進國家,在技術上大有模仿發達國家的空間,但在制度上要改革就痛苦得多,政改會觸痛既得利益階層。因此,落後國家通常只會“技術模仿”,而不接受“制度模仿”。其結果雖然可以使落後國家在短期內取得非常好的發展,卻會因此使制度改革延緩,甚至保守倒退,以致留下許多長期發展的隱患。

單從技術層面言,如果可以買到優秀的發動機、晶片,落後國家就一定不會自己花十多年時間去研發、生產這些核心技術。沒有科技基礎,也不可能進一步使技術更新。這樣,在技術進步上固然永遠被發達國家領先,而且核心技術也掌控在他國手中,一旦他國收緊出售或禁售,經濟就遭到扼殺。

就政治體制而言,在不改革政治制度的前提下,技術帶來的經濟發展,只會助長政府的機會主義;政府和官辦企業利用特權,與民爭利,損害社會利益。最後,非但私人企業無法發展、政府和官辦企業也必然貪污腐敗橫行,國家的整體活力被蠶食!

辯論表面是林毅夫贏了,他在中共建制中如魚得水。當時國際上大多數經濟學者也相信後發優勢。中共領導層自然聽不進“對後來者詛咒”的論述。

但楊小凱的“詛咒”憂慮卻不幸言中。他英年早逝,在2004年就肺癌去世了,這位兩度獲提名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學者,沒有看到他憂慮的預言實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