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家中遇害 嫌犯是抱養22年的兒子!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女子家中遇害 嫌犯是抱養22年的兒子!

7月29日,呼和浩特市公安局賽罕區公安分局發布協查通報,“7月28日21時50分,賽罕區西把柵鄉後三富村發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經警方偵查,出生於1996年的朱利敏有重大作案嫌疑。”

7月31日晚,警方在呼和浩特回民區將嫌疑人朱利敏抓獲。隨即,“朱利敏殺害自己母親郭存風”的消息傳遍了後三富村。

三天前,郭存風躺在自家大門內側的血泊里,被村民發現時已經死亡。朱利敏的姐夫雲正林從警方處獲知,郭存風生前被打得很慘,全身多處受傷,身上還有凶器製造的傷口。

▲警方通報。呼和浩特公安微信公眾號截圖

8月7日下午,j記者聯繫上賽罕區公安分局,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目前案件還在進一步辦理中,具體情況暫時不方便透露。

據悉,朱利敏從小被郭存風抱養,郭存風對這個兒子很是寵愛。有村民形容郭存風對這個兒子的愛是“小時候總怕他磕著、碰著,進入社會又怕吃虧上當,受人欺負。”而在雲正林眼裡,郭存風“愛抱養的兒子勝過愛親生的女兒”。

j記者走訪發現,從初中開始,朱利敏和家人的矛盾就沒有停止過。因為不想去上學的決定遭家人反對,朱利敏曾兩次試圖自殺,一次割腕,一次割喉。2016年,他因為向郭存風要錢無果,對其大打出手後離家出走,幾乎杳無音訊。

7月28日悲劇發生時,正是他時隔兩年多,第一次回家。

案發——

從裡面鎖著的大門

後三富村位於呼和浩特市區東南方向約20公里,大黑河南岸。朱利敏家在村裡的中心位置,一條穿村而過的主幹道經過門口。與鄰居將大門建在路邊不同,朱家將大門縮進約20米。走過狹長通道,透過紅色大門,裡面是幽靜的院子和一棟一層磚房。

▲朱利敏家的大門。圖片來源記者

“哎呀媽呀,哎呀媽呀……”7月28日白天,從朱家院子里傳出的叫喊聲打破了村子的寧靜。附近的鄰居最初對叫喊聲不以為然,但隨後發現朱家一整天都大門緊閉,晚上也沒開燈,於是叫來了村長和村主任。

村主任王金志記得,當晚9點左右,朱家大門從裡面鎖著,怎麼叫也沒人回應。他和幾個村民找來梯子,翻上圍牆,用手電筒往院子里照,在距離大門約2米左右的位置,看見躺在血泊里的郭存風。他們隨即報了警。

當晚,朱利敏的姐姐朱艷接到了村上打來的電話。她和丈夫雲正林趕到村裡時,家門口已經圍了很多人,在得知母親已經去世後,她兩腿發軟,差點暈了過去。雲正林從警方處獲知,郭存風被打得很慘,全身多處受傷,身上有凶器製造的傷口。他感到震驚,“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才會下如此毒手?”

7月31日晚,呼和浩特公安發布通報稱,2018年7月28日21時50分,呼和浩特市賽罕區西把柵鄉後三富村發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偵查發現,朱利敏有重大作案嫌疑。經工作,7月31日21時許,公安機關在回民區將嫌疑人朱利敏抓獲。目前,犯罪嫌疑人朱利敏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辦理中。

▲朱利敏被抓獲。受訪者王金志供圖

第二天,“朱利敏殺害自己母親郭存風”的消息傳遍了後三富村。有人猜測,朱利敏回來沒幾天就要走,母親不讓他走,於是發生了口角;還有人懷疑是為了錢,村裡正在簽土地承包合同,朱利敏回來就是為了要這筆錢。

8月2日,j記者在朱利敏家附近走訪,朱家紅色大門已經從外面鎖上,不時有村民走近,透過縫隙往院子里張望。大門裡有幾張宣傳單,稍遠是一攤還未擦去的血跡。

回家——

時隔兩年多的再見面

事發後,朱艷整天以淚洗面,不出門也不吃東西。她至今都不能接受現實:一邊是母親,一邊是弟弟,“以這種方式同時失去兩位親人,這種情感沒人能懂。”她對丈夫雲正林講,現在朱家只有她一個人了。

7月份,朱艷回村裡見過母親兩次。月初,父親三周年忌日,她和雲正林帶著小孩,一起回村給老人燒紙。那天母親心情不錯,親自下廚做了幾道拿手菜。飯桌上,聊到朱利敏,一家人對他沒回來感到遺憾。

朱艷最後一次見母親是7月20號左右,她和小孩一起買了米、油和水果,送到了母親家。她們和母親吃完飯,返回了城裡。

事發前幾天,她接到母親一個電話說弟弟朱利敏回來了。她和雲正林曾盤算,等空了回村裡看看好久沒回家的弟弟,一家人吃個飯。

“沒想到還沒去,就發生了這事。”雲正林說,這是朱利敏時隔兩年多,第一次回家。2016年,他因為給母親郭存風要錢無果,對其大打出手後離家出走。當時朱艷打電話勸過弟弟,結果被罵了一通,最後弟弟再也不接她的電話。矛盾不可調和,家人打不通電話,也不知道他在哪裡。

郭存風很著急,以為兒子失蹤了。她多次找村委會,希望村上能幫忙聯繫派出所,發一份尋人啟事。王金志和幾個村幹部都接待過她,也試圖聯繫過朱利敏。王金志發現,朱利敏的電話有時候能接通,但他就是不想回家,也不想讓家人知道自己的下落。

王金志多次勸郭存風不用擔心,兒子想通了自然回來,但是她總是不聽,隔三差五就往村委會跑。

朱利敏的表姐朱梅告訴j記者,因為生活瑣事,郭存風和他們朱家的很多親戚幾乎不來往。“她從小對朱利敏控制得很嚴格,不讓他到親戚家,也不讓他和我們玩。”

在村民眼裡,郭存風“精神有問題”,她不愛說話,也不主動和村民接觸,除了偶爾到村子戲台前的廣場轉轉,就基本待在家裡。對此,雲正林說,老人確實比較固執,也不喜歡和人接觸,但是他們不覺得老人有什麼精神上的問題。

▲後三富村劇場。圖片來源j記者

至今,很多村民對朱利敏的印象仍然停留在小時候。郭存風一直不喜歡兒子跟外人接觸,總想把他關在家裡,留在身邊。“小時候總怕他磕著、碰著,進入社會又怕吃虧上當,受人欺負。”有村民說到朱利敏會搖搖頭,“這小孩也蠻可憐”。

青春——

初中時的兩次自殺事件

1996年,朱利敏出生不久,被郭存風夫婦抱養到了後三富村。

那一年,朱艷12歲。她知道父母一直希望有一個兒子,能為他們養老送終。小時候,姐弟兩人關係很好,朱艷什麼事兒都讓著弟弟。

雲正林曾和妻子聊過朱利敏小時候的事,那時候全家人都圍著弟弟轉,朱艷有時候也幫忙照顧,把弟弟當作家庭的一員,她從來不覺得父母偏心。

朱利敏上學時,成績很差。在初中同學雲澤林記憶里,朱利敏總是坐在座位上,不說話,也不愛和同學玩兒。“他不是那種調皮搗蛋的學生,但是上課總是倒騰自己的事兒,從來不聽課”。

原本存在感很低的朱利敏,因為兩次突然的自殺事件讓同學們印象深刻。j記者記者採訪了幾位朱利敏的初中同學,他們都提到朱利敏曾因不想念書,試圖割腕、割喉自殺的事情。

▲朱利敏QQ空間里的照片。

朱利敏第一次割腕自殺時,雲澤林在現場。當晚11點多,朱利敏突然在宿舍割開自己的手腕,任由鮮血染滿了床單。宿舍同學發現後及時叫來生活老師,將其送進醫院。傷口很深,朱利敏差一點丟了性命。

“因為不想念書,但是家裡堅持要他上學。”雲澤林得知朱利敏自殺的原因後,難以理解。“他在學校沒有受欺負,也沒有犯錯誤,為什麼選擇用這種極端的方式離開學校?”

第一次割腕之後,朱利敏再次回到學校。雲澤林發現,原本沉默的朱利敏變得更沉默了。同學們都很害怕他,以前會和他玩的同學也不再和他接觸。

不久,朱利敏再次割喉自殺,訴求依然是不想念書。最終父母沒有辦法,只有滿足他的要求。他初二沒念完,就輟學了。從此,脖頸上自殺留下的傷痕,伴隨著他走進了社會。呼和浩特公安發布的通報也將此作為他的體貌特徵,“喉結靠上正中位置有一處明顯刀疤,疤痕明顯高於皮膚,呈白色,長約5公分左右,與膚色有較大差異。”

母愛——

偷偷省錢給兒子

離開學校後,郭存風夫婦不得不提早為兒子的人生做規劃。幫他找工作,蓋一棟新房,籌備著將來給他娶媳婦。雲正林說,那段時間家裡經濟很困難,但是老兩口還是咬緊牙關,東拼西湊地借錢,硬是將舊土屋換成了新磚房。但是,為了還蓋房欠下的債,朱利敏的父親幾年如一日地起早貪黑,四處打工。“他父親因病去世,其中的誘因就是勞累過度。”雲正林說。

父親去世後,全家失去了主要的經濟來源。郭存風基本靠著每個月的低保和逢年過節女兒給的錢維持生活。外面工作不穩定的朱利敏,也時常伸手向家裡要錢。“自己都快生活不下去了,老太太仍然把錢省下來偷偷給朱利敏。”雲正林推測,兩人發生矛盾,不是郭存風不給錢,而是她本身沒有錢。

除了父母,朱艷對弟弟也是寵愛有加。上班之後,她不僅經常給弟弟買衣服、生活用品,還時不時給他零花錢。即使後來結婚,有了家庭,也不間斷。

▲朱利敏家門前的道路。圖片來源j記者

朱利敏輟學回家後,在家閑耍了半年,父母很著急。朱艷通過關係,將弟弟送到呼和浩特一家飯店,跟隨師傅學廚藝。朱利敏在飯店學了一年多。朱艷記得,那段時間弟弟狀態不錯,不上班經常到她們家裡吃飯。但是,很快朱利敏就厭倦了,隨後辭職做了其它行業。

雲正林曾想著幫他再找一份工作,但是他發現沒用,朱利敏總是不停換工作,“每到一個地方干幾天,不舒服就走了。”後來,家裡人也不知道他在哪座城市,具體在做什麼。

“別人對他好,他覺得是應該的,從來不懂得感恩。”雲正林有時候也跟妻子抱怨。他認為,朱父母“愛抱養的兒子勝過愛親生的女兒”,妻子早早出來打拚,還時常想著幫襯家裡,每次想到這些他就很心疼妻子。

消失——

“好想回到小時候”

朱利敏離家出走的兩年多時間,似乎消失在大家的視野中。家人、同學都不知道他在哪裡。

這次回家,朱利敏曾到家對門小賣部買過煙。老闆娘記得他買了一包紅塔山,說自己剛從上海回來,然後就冷冷地離開了。

村裡和朱利敏年齡相仿的女子詩穎有他的QQ和微信,她說朱利敏的空間和微信朋友圈近兩年很少發內容,朱利敏也很少找她聊天。朱利敏最後一條微信朋友圈定格在7月1日,內容是關於香港“鬼片專業戶”林正英的短視頻。朋友圈封面則是一雙古馳的黑色豆豆鞋。

朱利敏的QQ空間在2015年8月之後就停更了。j記者記者瀏覽發現,2014年他開始頻繁地發表動態,主題多為對生活的感懷:“問世間,誰在乎過我,看如今我在乎過誰。”“燈火酒綠惹人醉,社會打拚不容易。”“昨天幹了一瓶半二鍋頭,晚上回來竟然吐血了,現在還難受,看來大限已到。”“誰能給我一次人生從(重)新開始的機會。”“好想回到小時候在學校好好上學。”

▲朱利敏2014年在QQ空間發布的動態。

2015年很長一段時間裡,他不間斷地分享一個“玩手機就能賺錢,隨時玩,隨時賺”的二維碼。剛開始下面還有人點贊和詢問,慢慢地詢問變成謾罵,最後謾罵也消失了。他的每一次分享都無人問津。(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朱艷、雲正林、朱梅、詩穎為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紅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