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南海最大致命誤判 至死不渝 中共將成世界孤兒?中資都危了

日前,復旦大學世界經濟研究所教授華民發表文章,指國際經濟格局的演變完全出乎中共的預期和想像,在世界新格局的大趨勢下,中共已經束手無策,很可能成為歷史演變的“局外人”。中共一向信奉“利益至上”,但現在新的格局是世界完全可以為了“公平貿易”的道義放棄中國市場。美媒報道,美國在中美貿易戰中經濟利益受損的農民,對川普的支持度一直在上升。另外,中資在美國也不斷遭遇麻煩,顯示中共對外擴張的企圖開始受到遏制。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中共信奉“朋友是暫時的,利益是永恆的”原則,這一點可以說是至死不渝。這是因為中共是不信奉普世價值,也不接受人類的價值觀的。所以,中南海才會針對川普的票倉,打擊支持川普的美國農民。但美國目前的數據已經證明,北京錯了。這種戰略判斷錯誤對中共,從一個長遠角度看,是致命的。

復旦教授:中共或成為世界新格局的“局外人”

7月底,復旦大學世界經濟研究所教授、復旦大學EMBA經濟學課程教授華民發表文章,題目是:《寫在美、歐、日創建新的共同市場之際》。這篇已經找不到原來的出處,但其他網站依然有轉載。

據悉,華民是中國最早預言中美可能發生貿易戰的學者之一,而他在4月14日舉辦的復旦大學EMBA武漢開放日上,對當前的中美貿易戰、中國經濟結構調整,以及創新體制等熱點話題作了剖析,其中不少內容,也言中了美國東部時間4月16日爆發的中興晶元危機。

華民在文章一開始就講,美國、歐盟和日本開始創建新的共同市場,顯示世界經濟格局的演變趨勢已經完全超出了中國的預期和想像,中國已經沒有什麼辦法可以阻擋世界經濟格局的這種演變趨勢,很可能重新成為局外人。

華民表示,中共信奉“朋友是暫時的,利益是永恆的”原則,認為西方世界不會因某種道義上的訴求而輕易放棄中國市場,只要中國的市場對西方世界稍加開放就沒有化解不了的衝突。但從目前的情況看,西方世界為了“公平貿易”的道義,就是可以放棄中國市場。如果中國還要推出更為嚴厲的制裁西方在華企業的政策,那麼恰好滿足了美國等國政府所希望的外包回岸的政策目標。其結果很可能是成人之美,而不是損人利己。

他在文中強調,“我們可以改變世界,但世界離不開我們,可以說是嚴重的誤判。”

面對美歐日的聯合,他認為有幾種看法對於中國選擇正確的應對方法是“非常有害的”:

第一,美、歐、日各有自己的利益訴求,他們不可能、至少在短期內不可能建立這樣一種新的共同市場;

第二,不管美歐日如何作為,都改變不了中國的國際地位。

他對此分析道,“中國是僅次於美國的消費市場,西方不會輕易放棄。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中的作用不可能被替代。並由此得出結論,我們可以改變世界,但世界離不開我們,我們都在一條船上。這可以說是嚴重的誤判。”

他提醒,必須清醒地看到自己的弱點,“中國處在全球產業鏈的末端,具有很高的替代彈性”,存在兩個替代渠道,“一是伴隨著國內成本上升加工製造業會逐漸向境外轉移;二是因為有新的競爭對手的加入而被替代。我們必須認真地對待美歐日的結盟可能對中國帶來的衝擊。”

利益受損美國農民對川普支持反持續上升

中美貿易摩擦加劇,在貿易摩擦中受到衝擊的美國農民,卻對川普總統的政策沒有絲毫沮喪,相反,從5月以來,美國農村對川普總統的支持率不斷上升。

CNBC財經網站8月8日報導,隨著美國大豆等作物的收穫季節來臨,農產品或因貿易戰價格下跌,美國農業部的利潤也可能會下降。

但是,各州暫時受到貿易戰連累的選民們仍然高度評價川普。與此同時,美國農業部正準備撥出120億美元來緩解這一打擊。

美國農業部長珀杜(Sonny Perdue)說,農民對川普的支持,來源於他們享有共同的價值觀,“在感情上,他們是川普在貿易、勞工、監管等政策上的支持者,因為他們擁有川普所支持的價值觀。”

在Morning Consult調查的19個農業大州中,從1月1日到7月22日期間,10個州對川普的支持率在上升,還有7個州的支持率堅挺不降。

Morning Consult的數據顯示,儘管大豆價格下跌,但是盛產大豆的愛荷華州農民對川普的支持卻不斷上升,1月到5月,48%的愛荷華人支持川普貿易政策;隨著貿易戰的升溫,6月和7月愛荷華農民對川普的支持分別提高到50%和51%。

印第安納州也有類似趨勢,1月到5月期間大約56%的農村選民支持川普,在7月22日,這個數字達到了60%。

Mike Beard在印第安納州法蘭克福經營Meadowlane農場,他在佔地2,000英畝的土地上種植大豆、玉米和養豬。他估計由於玉米價格下跌,今年已經損失了15,000美元。“損失15,000美元,意味著我今年少買一件設備。”Beard說,“但我不會動搖對川普的支持,我們需要改變與其它國家做生意的方式。”

愛荷華州莫維爾(Moville)的Eric Nelson靠種植穀物、大豆和養牛為生,他說農民們可能會根據價格前景來調整農作物的比例和種類,“當然,這對我們大夥來說都是令人擔憂的,這是我們的生計。”Nelson談到了貿易談判的不確定性,但他說這不會改變他們對川普的政治忠誠。

印第安納州斯蒂爾沃特農場的合伙人Brent Bible說,他們當地的農民從來不把對經濟的恐懼歸咎於川普的政策。

大多數農業利益集團都支持“長痛不如短痛”的觀點:貿易報復暫時損害了美國農業,但是對於未來是有益的。

海航在紐約的大樓被查;可能傳遞更多訊息

英國金融時報等外媒8月10日報道,海航在2016年買下的紐約曼哈頓第三大道850號大樓受到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調查,調查內容涉及這座大樓所在位置的“獨特事實和情況”。海航方面稱正在“與監管機構合作”解決問題。

海航集團買下這棟大樓時川普總統還沒當選,而現在紐約市警察局第17分局,也就是管轄距離川普大廈一英里之大陸區的警察分局就設在這座大廈一側的一層樓。

《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率先報道稱,作為一項針對外國投資調查的一部分,川普政府可能會沒收海航該處地產的部分股份。海航否認了有關沒收股份的報道,稱其“極不準確並帶有誤導性”。

海航這棟21層的物業距川普大廈約有半英里,這也是海航在2014年啟動的400億美元收購熱潮中的投資之一。

此次調查發生在中美之間貿易戰不斷升級的背景下,可能傳遞了更多訊息。彭博新聞社星期四報道說,“川普總統正在瞄準中國在美國的投資。”

此前,出於美國監管方的壓力,包括博通(Broadcom)以1170億美元收購高通(Qualcomm)在內的多筆交易均被迫終止;今年4月,海航還放棄了與天橋資本(SkyBridge)的收購交易。

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是專門審議外國投資項目的美國聯邦政府跨部門機構,由財政部長任主席,16個部和機構參與,可以向美國總統提出建議,否決那些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外國投資交易。

美國之音報道稱,對海航大樓的調查發出了一個信號,意味著可能會有更多中國投資美國的併購交易——不僅是等待審查的,而且包括已獲批准的交易——都會遭遇麻煩。

一年前,海航集團還因為其股權結構大騰挪,也就是把原先由北京神秘商人貫君和另一位股東持有的近30%海航股份,突然捐贈給了剛在紐約成立的海航集團的一家慈善機構,海航集團複雜神秘的股權結構也一直是美國監管機構關注的焦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