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病已深了:比起爸媽 手機才是我的親人

《子非魚》劇照

去年7月,一篇《月薪三萬還是撐不起孩子的一個暑假》的文章,讓我和老婆看得心驚肉跳,又慚愧不已。

當時,兒子正好也從老家來到深圳過暑假,老婆咬著牙對我說:‌‌“別人的孩子出國遊學、學鋼琴,學游泳,咱們不和別人比,但咱們至少得讓他在深圳好好玩一下吧?‌‌”

再苦不能苦孩子,我暗自做了一萬塊錢的預算。無論如何,都要讓孩子在深圳吃好、玩好,讓他度過一個開心愉快的暑假。

然而,令我沒想到的是,撐起兒子暑假的,竟然只是一條光纖網線……

1

從6月份開始,老婆就有些魂不守舍了,做事老是丟三落四,常常拿起鍋鏟找鍋鏟,端著飯碗尋飯碗。

最讓我哭笑不得的是,她幾乎每天都要問我好幾遍:‌‌“今天幾號了?‌‌”有時被問得煩了,我便開玩笑懟她:‌‌“你急個鎚子啊?還有大半個月呢,他考完自然就過來了嘛!‌‌”

老婆被說得有些不好意思,便沒好氣地說:‌‌“人家想兒子了嘛,哪個像你這樣,沒心沒肺的……‌‌”

我沒再接話,心裡不禁湧出一絲酸楚:老子沒心沒肺?就你想兒子?我不過是把思念埋在心裡好嘛。

兒子今年13了,在老家鎮上中學念初一,和爺爺住在一起。

學校離家不遠,走小路大約四、五十分鐘,兒子也沒住校,早上六點起床趕去學校,中午在學校食堂吃飯,每月餐費280元,下午放學再回來。

起初,和兒子電話溝通時,他並不願意來深圳過暑假,理由很簡單,就是‌‌“不想來‌‌”。後來經過他媽媽的軟磨硬泡和我的軟硬兼施,並且再三保證‌‌“這裡有wifi,網速快得很‌‌”之後,他才勉強同意‌‌“過來看一下‌‌”。

除了‌‌“有wifi‌‌”之外,兒子願意來深圳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他的那些同學們也紛紛制定了暑假計劃,幾乎都是去與自己的父母團聚,全國各地都有,老家也就幾乎沒有同齡人了,‌‌“天天和爺爺在一起好無聊哦!‌‌”

兒子生於2004年。當時我在深圳一家電子廠上班,好說歹說才向領導請了半個月假,算準了預產期前兩天趕回了老家,可這小子明明屬猴,卻偏偏像豬一樣磨蹭,緊趕慢趕拖了一個星期才鑽出來。

住了一星期的醫院,回家吃了頓團圓飯,還未享受到一丁點兒的天倫之樂,甚至連兒子的樣子都還沒有記清,我便急匆匆趕回深圳上班了。

老婆獨自在家帶娃,心裡煩躁不已,再加上我這點薪水要養活一大家人也很是吃緊,因此兒子剛滿一歲,老婆便狠心把他留在爺爺奶奶身邊,自己也來了深圳。

兒子成了留守兒童。

兒子會走路了!兒子會說話了!兒子會叫爸爸媽媽了……在他成長的每一步,我們都不在他的身邊。

每次通電話,老婆在這邊抱著手機急切地呼喚:‌‌“幺兒!幺兒!‌‌”

可兒子卻在另一端把話簡當玩具一般扔來扔去,就是不開尊口。實在沒辦法,孩子奶奶只得拿出一把糖來‌‌“威逼利誘‌‌”:‌‌“快!叫媽媽!叫媽媽!不叫不許吃!‌‌”然後,兒子才會不情願地、怯生生地叫一聲:‌‌“媽……媽!‌‌”

而每到這時,老婆都是淚花閃閃。

晚上睡覺前,老婆總會拿出幾張兒子的相片翻來覆去地看,一邊看一邊念叨:‌‌“兒子吃飽了嗎?兒子睡了嗎?兒子尿床嗎?兒子晚上會想爸爸媽媽而哭泣不止嗎?‌‌”這種牽腸掛肚的感覺,也許只有為人父母了才有體會。

除了無盡的牽掛與思念,親子關係的生疏則更讓我們憂慮,老婆為此常常唉聲嘆氣:‌‌“這樣下去,兒子以後恐怕都不認識咱們了!‌‌”

很快,老婆的擔憂就得到了印證。兒子兩歲那年,我們趁著短暫的春節假期急匆匆趕回家,我媽帶著兒子在村口迎接。

一下車,老婆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連行李也顧不上拿,三步並做兩步沖了過去,一把把兒子摟進懷裡,嘴巴緊跟著湊了上去:‌‌“幺兒,想死媽媽了,來讓媽媽親一個!‌‌”

‌‌“放開我,我不認識你!我不認識你!‌‌”沒想到,老婆的‌‌“輕薄‌‌”行為遭到了兒子的強烈抵抗,他用雙手死命抵住這個‌‌“陌生女人‌‌”的額頭和下巴,腦袋直往後仰,殺豬般地嚎叫:‌‌“放開我!你不是我媽媽!‌‌”

老婆最終還是沒能‌‌“得逞‌‌”,兒子掙脫了她的懷抱,跑到奶奶身邊,緊緊抓住奶奶的手,獃獃地盯著我們這兩個‌‌“壞人‌‌”。

母親看著我們笑:‌‌“別著急,娃兒認生!等過幾天混熟了就好了。‌‌”

可老婆的情緒卻非常低落,沮喪得要哭,我也只得安慰她:‌‌“小娃兒嘛!認生很正常!咱們去年離家的時候他才一歲呢,並且就見了那麼幾天,他怎麼會有印象嘛?等他長大一些就好了。‌‌”

老婆有些哽咽地說:‌‌“我不能再等了。再等,他就叫別人媽媽了!‌‌”

可除了這樣,我們也真的沒有什麼別的辦法。

2

這些年在深圳,我和老婆的工作一刻都停不下來。

我倆都在電子廠里,老婆是流水線上的一名裝配工,她的工作很簡單——‌‌“只要有手有腳就能做‌‌”——就是用手將三顆鈕扣般大小的電池裝進產品的電池夾片中,然後再將產品放到流水線上,讓它流到下一工位,整個工序用時不超過5秒,不需要用腦力,也基本不需要用體力。

這個工作看起來似乎挺輕鬆,然而真正做起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一來工作時間長,早八點到晚八點,中間只有午餐、晚餐半小時休息,上廁所還得向組長申請,並要保證在15分鐘之內趕回來。再者,在這十多個小時里,不能說話、交頭接耳,得像個機器人一樣站在那裡,不停地重複著同樣的兩個動作,‌‌“長期下去,人都變成傻子了!‌‌”

與老婆相比,我的工作要稍微輕鬆自由一些。我是生產線上的維修工,專門負責殘次產品的修理工作。這好歹也算是一份‌‌“技術工作‌‌”,組長的要求也相對寬鬆一些,只要做好了本職工作,坐在一起聊聊天,或者在車間裡面隨意走動,基本都不會管我們。

儘管工作辛苦,可兩人工資卻是深圳市的最低標準,底薪僅兩千來塊,一個月累死累活加班加點,到手也不過三千四五,兩人加起來才勉強到七千。

每個月一發工資,我倆就要先給家裡轉去兩千,作為爸媽和兒子的生活費;再單獨划出兩千塊錢,另存在一張卡上,以備不時之需;最後只剩三千來塊,就是我們兩口子一個月的吃喝拉撒、房租水電。

這幾年,深圳的房價‌‌“蹭蹭蹭‌‌”地直往上竄,不說區內的福田南山,連‌‌“偏遠‌‌”的寶安區都已好幾萬一平米了。與此同時,租房的價格也是‌‌“水漲船高‌‌”,房東甚至都不願意再與租客簽訂長期合同了,就是擔心影響來年漲租。

前年春節剛過,當房東又一次提出要漲租的時候,老婆終於忍不住了,沖房東大倒苦水。

‌‌“漲漲漲!服務沒見你們改善,樓道的衛生十天半月才掃一次,電燈壞了也沒人修,就知道漲租啊?一漲就是十多個點,三年漲了50%,也太離譜了吧?‌‌”也許是憋在心裡太久了,老婆一說就停不下來,‌‌“還有你們水電費也收得這麼高,電費本來規定是每度6毛8,你們卻收1塊5,水費規定一方是3塊多,你們卻要收8塊,這不是非得把我們逼走嗎?‌‌”

老婆說得滔滔不絕,義憤填膺,可房東卻相當淡定,好像根本沒聽見我們說話似的,臉上也沒有任何錶情,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你們考慮一下吧!‌‌”施施然轉身走了,言外之意很清楚——‌‌“愛住就住,不住就滾!‌‌”

老婆被這冷漠的態度徹底激怒了,當然最主要的還是這飛漲的租金,確實超出了我們的承受能力:‌‌“搬走就搬走!咱們回公司住宿舍去!‌‌”

退掉房子,申請了員工宿舍,她在五樓,我在四樓,樓梯間里一道厚重的鐵門便將我們無情地隔開了。從此兩人只能過上‌‌“咫尺天涯‌‌”的生活,只有周末才能在工廠外短暫相聚。

3

這一次,為了迎接兒子的到來,我們算是下了‌‌“血本‌‌”。

花了整整兩個周末,我們總算在城中村裡找到了一套還算‌‌“滿意‌‌”的農民房——一房一廳,三十多平,九層頂樓,沒有電梯。之所以‌‌“滿意‌‌”,主要還是租金相對便宜,一個月只要一千兩百塊。如果去租電梯房的話,至少得一千七八,房間還更小了。

買床、買灶、買冰箱、買空調,幾大千下來,總算有了一絲家的氣息,然後就是最關鍵的wifi問題了。為了滿足兒子‌‌“網速快‌‌”的要求,我特地辦了個一年的光纖網路,整整花了一千八百塊。

好在樓下有個同事也是因為孩子‌‌“無wifi不赴深‌‌”,從我這分了一根網線出去,也算是為我分擔了一半網費。

萬事俱備,只等兒子‌‌“飛‌‌”來了。

這是兒子第一次坐飛機,並且沒有大人陪同。儘管我安慰老婆,‌‌“那邊有人送,這也有人接,不會有什麼事的‌‌”,但老婆還是擔心得不得了,‌‌“找不到登機口怎麼辦啊?‌‌”、‌‌“萬一走丟了怎麼辦啊?‌‌”、‌‌“飛機上遇到騙子怎麼辦啊?‌‌”……

7月8號凌晨兩點,當兒子背著書包終於出現在機場出口時,老婆已經激動得語無倫次了:‌‌“幺兒,你,你是怎麼出來的啊?‌‌”

對於這個問題,兒子並沒有聽出其中的關心和愛,他只是覺得可笑:‌‌“好怪哦!當然是走出來的嘛!‌‌”

沒有電視劇裡面的父子母子相見的欣喜若狂、揮手歡呼、深情擁抱、淚流滿面的情節,兒子表現得相當‌‌“淡定‌‌”,叫了一聲‌‌“爸,媽‌‌”之後,便開始自顧自地玩起手機了。我和老婆面面相覷,滿腔熱忱倒不知該如何‌‌“發泄‌‌”了。

兒子在這邊沒有夥伴,我們擔心他一個人無聊,決定對他施行‌‌“全程陪同‌‌”——前面半個月由老婆負責帶他逛街購物、看電影、吃美食;後半個月則由我來教他游泳,並且帶他見見‌‌“世面‌‌”,去看下大深圳的華強北、歡樂谷、書城和海灘……

‌‌“相信兒子一定會不虛此行!‌‌”老婆信心滿滿,一回家便開始安排第二天的行程:上午去家樂福,買衣服、買涼鞋、買日用品;中午在家做飯吃,晚上再去‌‌“千味涮‌‌”為兒子接風洗塵,然後再去看電影……

老婆像打了雞血,兒子卻是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等他媽嘮叨完了,才冷不丁地冒出一句:‌‌“wifi密碼是什麼啊?‌‌”

4

‌‌“千味涮‌‌”在我們這裡算是一家比較上檔次的火鍋店了。環境優雅,服務一流,特別是那幾十種色香味俱全的配料,我和老婆每每提起,都口舌生津。每到生日、結婚紀念日等重要的日子,便會趁機去這裡‌‌“奢侈‌‌”一次。但由於其不菲的價格,每次我們都吃得‌‌“意猶未盡‌‌”。

現在兒子過來了,一家三口,天倫之樂,哪裡還管什麼心痛?牛筋,鴨腸,毛肚,肥牛肉,羊肉卷……以前捨不得點的,現在通通點上,一切都為了能讓兒子開心。

然而,兒子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種欣喜,一臉‌‌“不過如此‌‌”的表情:‌‌“唉,火鍋有啥子好吃的嘛?我跟你們說,吃牛排那才叫爽!‌‌”

然後是看電影。為了給兒子‌‌“長見識‌‌”,我特地選了一部3D大片,結果兒子並不感興趣:‌‌“還是動漫好看些!‌‌”這讓我和老婆很是掃興。

電影很精彩,但兒子卻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到後來簡直是坐立不安了,在椅子上扭來扭去,弄得我們也沒了心思,老婆憤憤地說:‌‌“乾脆不看了!‌‌”

兒子似乎早就在等這句話了,馬上就起身出了電影院,急不可耐地說:‌‌“快回去吧,我手機沒電了!‌‌”

兒子整天手機不離手,是在玩‌‌“王者榮耀‌‌”。

我雖然不玩遊戲,卻也常常在網上看到關於‌‌“王者的故事‌‌”。什麼‌‌“10歲男孩玩王者榮耀充值5.8萬,怕媽媽發現刪銀行簡訊‌‌”,‌‌“13歲男孩玩王者榮耀被罵而跳樓‌‌”……這些‌‌“故事‌‌”讓我很是擔心兒子,於是也試探性地問他,在學校是不是也這樣天天玩。

兒子似乎很遺憾地說:‌‌“我們學校不準帶手機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玩這個沒花錢吧?‌‌”

兒子則一臉委屈的樣子:‌‌“我哪有錢玩啊?爺爺就每天給我五塊錢的早餐錢!‌‌”

一聊起遊戲,兒子的話才多了起來:‌‌“我跟你說嘛,我們班上幾乎每個同學都在玩這個,還有同學悄悄帶手機去學校……‌‌”

我趁機開導他:‌‌“玩遊戲可以,但千萬不能沉迷,一定要有個度!‌‌”

老婆聽了不樂意了,斜著眼睛懟我:‌‌“哦,你就教他玩嘛!不好好讀書,玩這個能當飯吃?‌‌”

‌‌“嘿,還真能當飯吃呢!‌‌”沒想到兒子竟然昂著頭自豪地說:‌‌“我好多同學叫我帶他們玩,然後他們就請我吃早餐呢!‌‌”

‌‌“你還多厲害呢!能玩一輩子?‌‌”老婆氣不打一處來,聲音提高了許多,‌‌“作業做了沒有?你看看你期末考試考了幾分?‌‌”

一說到學習,兒子立馬不說話了,又埋頭專心玩手機了。這次期末考試,他數學七十多,語文六十多,最慘的是英語,竟然只有三十分。我想,要是沒有選擇題的話,他估計考十分都難。

老婆只是責怪兒子貪玩,不努力。其實我心裡明白,這真的不能全怪兒子,這與他曲折坎坷的求學經歷脫不了干係。

5

2007年,兒子三歲,我和老婆再三權衡,最終下定決心讓兒子到深圳來上幼兒園,並把我的母親一同接來幫我們照看。

幼兒園每學期學費3500,加上兒子每天坐搖搖車、吃零食水果,對我們這樣收入微薄的打工族來說,確實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可不管多苦多累,只要下班回來看到兒子天真燦爛的笑容,就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自從上學後,兒子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會說普通話了,人也變得有禮貌了,早晨上學前會給爸爸媽媽說再見了,會掰著指頭算加減法、還會背一首一首的唐詩了……

看著兒子一天天的成長和進步,我們十分欣慰。然而好景不長,第二學期開學不久,母親就一病不起,我和老婆疲於奔命,照顧母親、接送兒子,根本沒法上班。巨額的醫療費瞬間砸垮了我們本就脆弱的家庭經濟,不得已,我只得帶著母親和兒子回了老家。

母親最終因癌症離開了我們,兒子又再一次淪為了留守兒童,在我們當地一家破爛不堪的私人幼兒園裡上學。這所幼兒園是村裡一個初中畢業的小姑娘辦的,就她一個老師,十來個學生。

就這樣,兒子和爺爺在家相依為命,一晃就到了上小學的年紀。

由於適齡兒童越來越少,那幾年各村的小學紛紛關了門,只有我們村的小學還在苟延殘喘。一共3個老師,3個班,兒子所在的一年級僅有19個人。

由於兒子有‌‌“特區幼兒園‌‌”的學習背景,會背幾首古詩、唱幾首兒歌,甚至偶爾還會飆幾個英語單詞,一入學就被老師任命為了班長,這讓他倍感自豪,學習也很努力,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

可三年級結束,我們得到學校通知,由於實在招不到學生,本村小學也要關門了,所有在讀學生全部轉到鎮中心小學就讀。

中心小學離家有一個小時的路程,而且交通很不便利,別說校車,連摩托車三輪車都很少,學生上學基本靠走,學校也沒有住宿。正當我們全家人愁眉不展時,鎮上一所私立學校的老師‌‌“下鄉‌‌”來招生了——兒子最終去了這所私立學校。並不是我認為它比中心小學好,只是因為這裡可以‌‌“住讀‌‌”的條件讓我不得不選擇它。

全新的環境,沒有一個認識的人,老師也不像以前那樣‌‌“重視‌‌”他,兒子再也沒有小時候那樣的勁頭了;等到了五年級,終於和同學們熟識起來,這所私人學校卻又倒閉了,兒子不得不繼續‌‌“漂泊‌‌”到臨鎮的一家私立小學讀六年級。

在這裡,兒子的學習徹底跟不上了。這所學校從五年級便開始學英語,然而兒子在以前的學校根本沒有接觸過。於是,兒子開始經常上課時候走神、發獃、睡覺,後來甚至發展到逃學。

破罐子破摔中,好不容易才畢了業,進了鎮中學讀初中。

如今初一讀完,考出那樣的成績,確實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6

這個夏天,老婆本來請了兩周假來陪兒子,結果不到一周,便被兒子‌‌“氣‌‌”回去上班了。

兒子身高一米六,卻瘦得像根竹竿,老婆心疼不已,每天變著花樣做好吃的,紅燒排骨、清蒸鯇魚、小炒牛肉、土雞湯、啤酒鴨……恨不得將自己的愛都做在菜里,給兒子灌進去。

可兒子卻有點‌‌“不識好歹‌‌”,無論什麼好吃的,他都一點不感興趣的樣子,一雙筷子在盤子里翻來翻去,半天挑出一片菜扔進嘴裡,一臉痛苦的樣子,吃了半碗飯就扔下碗玩手機去了。

老婆感到很是挫敗,痛心疾首地問兒子:‌‌“到底喜歡吃啥子?‌‌”兒子想了半天,愣是說了一句:‌‌“泡麵!我就喜歡吃泡麵!‌‌”

更讓人氣憤的是,本來打算帶著兒子好好遊玩幾天,可是這小子除了躺在床上玩手機,哪兒都不想去。

眼看著假期一天天過去,老婆急了,對兒子下了死命令:‌‌“明天必須得出去玩一天,否則把手機沒收了!‌‌”

老婆終於如願以償地帶著兒子去‌‌“紅樹林‌‌”看海了,老婆在前面興緻勃勃地走著,兒子在後邊有氣無力地跟著。

‌‌“你看這大海比家裡的河寬多了吧?對面那就是香港……‌‌”兒子一直心不在焉,聽到‌‌“香港‌‌”似乎才有了點興趣,懶洋洋地拿起手機拍了幾張照片。

老婆見狀連忙湊過去:‌‌“來,幺兒,咱們合個影!‌‌”說著便舉起手機。沒想到兒子就像小時候見了醫生似的,立馬把臉轉了過去:‌‌“你自己拍嘛!我不喜歡照相!‌‌”

‌‌“拍一張嘛!‌‌”老婆又把兒子的頭‌‌“扳‌‌”了過來,‌‌“你回學校,別人才知道你見過大海嘛!‌‌”

‌‌“唉呀!你自己拍嘛!‌‌”兒子態度堅決,又頑強地把頭扭了過去,‌‌“我不喜歡照相!‌‌”

幾經堅持,最終照片上留下了老婆尷尬的笑容和兒子倔強的後腦勺。

老婆心裡很是失落,自己日思夜想牽腸掛肚的兒子,如今竟然連一張照片也不願意與自己照?老婆的同事們聽說兒子來了,都說要看看兒子有多帥,現在難道就拿一個後腦勺給人家看?

晚上回到家,我問兒子感受如何?兒子說:‌‌“就兩個字,累!熱!‌‌”

但老婆不這麼認為,她覺得讓兒子見了大海就是一種收穫,她還決定明天帶兒子去歡樂谷好好玩一天。要知道,歡樂谷的門票一個人要一百八,老婆和我說過好多次想去玩,可一直都捨不得這幾百塊錢,這次為了陪兒子,她是豁出去了。

‌‌“什麼?明天還要出去啊?‌‌”兒子一聽頓時炸了,‌‌“前天我陪你去逛商場逛了大半天,今天又陪你去看大海又是大半天,能不能讓我好好休息一下啊?‌‌”

‌‌“什麼?原來你還是在陪老娘啊?‌‌”老婆聽了這話愣住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我求爺爺告奶奶才請到假來陪你,看來我明天得上班去了,免得把你累著了!‌‌”

老婆本來是說句氣話,想嚇唬嚇唬兒子,沒想到兒子一聽拍手叫好,強烈建議他老媽去上班,老婆有些下不來台,只好安排我請假回來帶帶兒子:‌‌“一定要教會他游泳!一定要帶他逛逛華強北!一定要帶他見識一下深圳書城……‌‌”

但兒子依然一口拒絕,不喜歡游泳!不喜歡看書!華強北太遠!然後他還‌‌“語重心長‌‌”地叫我們安安心心上班掙錢,不用擔心他,他一個人在家會過得很好的。

老婆還想說點什麼,我示意她別說了。在兒子最需要陪伴的時候,我們卻不在他的身邊。現在我們想在這短短一個月時間裡,把欠了十多年的關心與陪伴一起彌補給他,可這是他需要的嗎?

他己經不再需要我們陪在他身邊了。

7

兒子終於可以自由自在地打遊戲了。

他晚上通常打到兩三點,然後一覺睡到第二天中午,根本不用下床,醒來就拿起手機繼續。

每天上班前,老婆會專門做好午餐放在冰箱里,一再叮囑他到時候拿出來熱一熱就可以吃了,然而常常都是晚上我們下班回來,這些飯菜還躺在冰箱里原封未動。

我們一追問,他要麼是‌‌“沒餓‌‌”,要麼是‌‌“忘了‌‌”,要麼是‌‌“吃泡麵‌‌”,老婆聽了心疼不已:‌‌“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天天吃泡麵怎麼受得了啊?‌‌”

我指了指地上的垃圾桶,滿滿一桶的西瓜皮、香蕉皮、巧克力包裝紙,還有花生殼、瓜子殼、核桃殼……沒好氣地說:‌‌“你看看這堆垃圾,你說他還會餓嗎?‌‌”

老婆心中正有氣,聽我這麼一說立馬找到了出氣口:‌‌“現在的娃兒誰不吃零食啊?我又不是天天給他買!人家大老遠跑來,吃點零食怎麼啦?你抽包煙,還要十多塊錢呢!‌‌”

我搖了搖頭,不敢再說話了,我知道如果再‌‌“頂嘴‌‌”的話,她又要罵我‌‌“一點都不心疼自己的兒子‌‌”了。

往後幾天,除了要錢,兒子幾乎從不主動找我。但這天,兒子卻破天荒地給我發了好幾條信息,問我幾點下班?能不能提前回去?這讓我‌‌“受寵若驚‌‌”,心裡琢磨著,難道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難道他準備了一桌豐盛的飯菜等著我們回去共進晚餐?

下了班,我興沖沖地趕回家,推開門一看,卻只見兒子有氣無力地躺在床上,兩眼直愣愣地盯著天花板發獃,面容憔悴,最讓我覺得反常的是,他居然沒在玩手機。

‌‌“怎麼啦?病了嗎?‌‌”我問。

‌‌“沒有……‌‌”兒子搖搖頭。

‌‌“那是手機壞了?‌‌”

‌‌“沒有……‌‌”兒子還是搖頭,無比沮喪地說,‌‌“我的QQ被盜了,你能不能幫我找回來啊?‌‌”

我一聽笑了:‌‌“原來QQ被盜了啊,你他媽考試不及格也沒見你這麼緊張過?‌‌”

兒子一聽更急了:‌‌“你不知道,我的王者榮耀是用QQ號登錄的,要是密碼找不回來,我的號就廢了,你知道嗎?‌‌”

‌‌“先吃了晚飯再說吧!‌‌”我沒有理會兒子的苦苦哀求,心想這正是難得的機會讓他消停一下。

吃飯的時候,兒子依然是失魂落魄的樣子,扒拉了兩口就吃不下了,一個人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

‌‌“不就是一個帳號嗎?‌‌”我覺得有些不對勁,‌‌“重新註冊一個不就行了?‌‌”

‌‌“哼,一個帳號?‌‌”兒子張了張嘴,幾次欲言又止,最後終於忍不住冒出一句,‌‌“我在裡面充了一千塊錢呢!‌‌”說完眼淚都快出來了。

我這才知道,這小子把爺爺這一年多給他的早餐錢,全都節省出來買‌‌“皮膚‌‌”了,前前後後投了大約一千塊,現在他在同學當中已是小有名氣的‌‌“王者‌‌”了。

老婆怎麼也想不通,居然有人寧可不吃飯也要玩遊戲,她既心疼那一千塊錢,又擔心兒子的身體,大罵兒子‌‌“傻到家了‌‌”!

可現在說又有什麼用呢?我也只能好言好語給他講了一些‌‌“不能沉迷‌‌”、‌‌“玩物喪志‌‌”之類的大道理,兒子只是不停地點頭稱是。我知道他根本就沒有聽進去。

我幫兒子找回了密碼,兒子頓時又恢復了‌‌“王者風範‌‌”,抱著手機又津津有味地玩起來。

8

很快就到了八月底,兒子的暑假生活眼看就結束了,一個多月里,兒子除了去紅樹林看了次海,去家樂福買了點東西,其餘時間幾乎都是躺在床上‌‌“空調、wifi、西瓜‌‌”了,這就又要離開我們回老家了。

上飛機之前,兒子給他爺爺打了個電話,爺爺問他深圳好玩不?

兒子發自肺腑地說了一句:‌‌“很好玩!這裡的wifi比家裡快多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人間theLiving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