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川普制裁伊朗 中共頭疼

圖為伊朗首都德黑蘭。(Babak Farrokhi/Wikimedia commons)

8月8日,當中共商務部反擊美國最新的160億美元徵稅清單時,中共外交部則是發布聲明為與伊朗的貿易關係辯護,因為美國7日凌晨恢復了對伊朗的部分經濟制裁。

據報導,美國在重啟制裁伊朗時,分兩個階段進行,自8月7日起,對伊朗實施首波經濟制裁,以金融交易為主,並預計於11月4日,執行第2波制裁,主要目標為石油、石化產業。

也就是對伊朗至關重要的能源領域被放在第二階段制裁里,此前報導,美國已要求購買伊朗原油的各國,須在11月4日前,把從伊朗進口原油量降至零。在伊朗石油買家中,中國首當其衝,因近年中國是伊朗石油的最大進口國。

因而中共外交部在這次在聲明中,強調“中國的合法權利應該受到保障”的說詞,也很大程度是衝著美國在第二階段對伊朗石油的制裁,將波及中國這個伊朗石油的第一大消費國。

中共外交部還在聲明中說,與伊朗的貿易關係“開放、透明而且合法”。相信外界聞此言都會想到,如果不違法,中興通訊豈會無異議的繳納天價罰款?

眾所周知,中興禁令正是中美貿易戰的一個標誌性事件,而伊朗正是中興事件的發源地。

先前有關中興事件的新聞報導中,已曝光了中共當局和伊朗發展出的親密關係,不僅包括經貿、能源等商業方面,也包括軍需用品、核武技術原料、等方面。

近年類似的披露,如2016年3月31日,自由亞州電台報導了第4屆核安全峰會。其中引述前中國核工業部核子物理學家黃慈萍的看法,認為中國的核問題有兩個,一個是中國本土的,另一個是擴散到其它國家。報導稱,黃慈萍以她在核工業部工作的經驗證實中國曾向巴基斯坦、伊朗、朝鮮等國有計劃傳輸核技術,所以現在北朝鮮的核問題不僅僅是美國等西方國家頭疼的問題,實際情況是中共傳出來的,而且當時是有計劃的。

關於8月7日對伊朗恢復首波制裁,美國國安顧問波頓(John Bolton)受訪時表示,此舉旨在施壓德黑蘭(Tehran)當局停止支持國際恐怖主義、撤回發展核武的計劃。

迄今很多公開資訊直指,今天伊朗的核問題如同朝鮮問題一樣,都與中共核擴散、核支持有很大的關係。

今年5月川普退出包括中共等多國簽署的伊朗核協議。三個月後,重啟第一波對伊朗的強硬制裁行動,川普這次發推文表示:“我要求的是不折不扣的世界和平!”

現在全世界都知道川普要什麼了。不只是WTO、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組織,只要中共染指的規則或協議都被中共玩壞了。川普號稱對伊朗最嚴厲的制裁,其實也是衝著伊朗的頭號客戶與伊核背後最大黑手——中共。

時值中共北戴河會議期間,川普連打關稅和伊朗2張牌,這也讓已經窮於應付貿易戰的中共又面臨新難題,一旦美國落實制裁伊朗石油,“石油戰”或接貿易戰之後被點燃,屆時中共會更痛更難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