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校園性侵 人竟對他人苦難全無想像力?

隔一段時間總有學生被性侵的新聞爆出來,而這些真相之所以被大眾知道,往往是以受害者的生命為代價。因為有人不堪凌辱,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所以才“鬧”出了新聞,才讓真相浮出水面。

這讓不少人又想起了林奕含,和她筆下的房思琪。

林奕含發表了處女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之後不久,便自殺身亡,時年26歲。林奕含的死,讓房思琪備受關注。因為她說,這本書是真人真事。

房思琪在13歲那年的教師節,被鄰居兼補習班的李老師強暴。恐懼、迷茫以及敏感脆弱的自尊心,讓房思琪忍受了那個禽獸五年的蹂躪,最終在18歲時精神失常。房思琪瘋了。

房思琪本來不會發瘋,如果沒有李老師。

罪魁禍首毋庸置疑就是人渣李老師。林奕含用了大篇幅對李老師的心理進行了特寫,一個慘無人道的變態形象躍然紙上。“每當有女學生自殺的消息傳出,他都很興奮,心裡響起了清平調。他覺得對一個男人的愛的最高致意,就是為了他付出生命。他不知道因為他和為了他的區別。”

這種變態的人到處都是,披著冠冕堂皇的外衣的禽獸,尤其危險。正如那些喪盡天良的老師和教授,因為備受尊敬的職業和身份,反而恬不知恥地藉著燈下黑而作出傷天害理之事。

然而,每當新聞報道之後,很多惡人只是接受了警告和學校的處分,嚴重的最多不過被辭退。這些人難道不該受到法律的制裁嗎?因證據不足或者狡辯就能夠輕易逃脫制裁嗎?法律如果不能夠讓罪犯得到應有的懲罰,那就說明它還不夠完善,它需要被完善。

房思琪本來不會發瘋,如果她當時不是一無所知。

房思琪不知道要對別人有提防之心,即便是鄰居,是老師,是一個看上去和藹可親的“好人”。

房思琪不知道要自我保護,當李老師脫光她的衣服,當李老師壓在他的身上,當李老師逼著她口交,她不知道自己可以說不,她不知道可以求救,她不知道可以拚命反抗。

房思琪甚至不知道,這是一種強暴,是一種侵犯,是一種不可饒恕、不可妥協的罪行。她想,“如果愛上老師,那麼這是不是就可以被接受了。跟相愛的人在一起,做什麼都可以。我一定要愛上老師,不然太痛苦了。”

房思琪當然也不會知道李老師的欺騙與謊言。一個五十多歲的油膩渣男,要哄騙一個未經世事的天真女孩,是多麼容易。他說他愛她,說她是他的唯一,說對她都是真心的。房思琪永遠都不會知道到底有多少個跟她一樣的女孩,也不會知道她們的下場,更不會知道自己的結局。

這些無知,不應該被責怪,卻讓人痛心。學校和父母,對孩子的教育中,是不是也應該加入安全教育和維權教育。無論多麼年幼,都該讓他們懂得保護自己不受傷害,懂得向別人求救,懂得那些罪行是不能夠被允許和接受的。

房思琪本來不會發瘋,如果別人有一點點同理心,只要一點點。

“在強暴房思琪之前,他已經誘姦了很多其他女學生,可以說是很老道了。”這麼多受害者,竟沒有一個去揭發李老師?為什麼大家都“心甘情願”、忍氣吞聲,沒有一個站出來呢?

其實,這裡面有一個女孩站出來了,她叫郭曉奇。她跟其他女孩一樣,最初被誘姦,幾次之後就停止了哭鬧,開始逆來順受。又經過李老師的甜言蜜語哄騙,完全相信了李老師愛她的鬼話。而在被拋棄之後,郭曉奇慢慢發現了真相。於是,她開始了行動。

她告訴了父母,父母約談了李老師和師母。而李老師的狡猾和老道,豈是她一個小女孩斗得過的?李老師當著眾人的面,稱他同時愛著郭曉奇和自己的老婆,稱跟郭曉奇是真心的。郭曉奇一軟弱,竟無法反駁。而一轉身,回到家,李老師又對老婆說是郭曉奇強迫了他,他剛剛的說辭,只是為了平息對方父母的憤怒。他不停地認錯、道歉、自責,說自己太過軟弱,在郭曉奇強暴他的時候不應該妥協。最終竟得到了原諒。

郭曉奇仍舊咽不下這口氣,於是在網上發了帖子舉報李老師。很快,帖子有了回復。全是罵她的,說她下賤,說她肯定收了錢,甚至說她是對手補習班故意黑李老師的。這一刻郭曉奇一定是絕望的。

房思琪在事情發生了之後,也曾幾次三番地試探周圍人的口風。她先是有意無意地說不喜歡李老師,說李老師這個人不好,得到的是別人不分青紅皂白的對李老師的維護。她一度跟母親說,“我們學校有個女學生跟老師好了”。母親說:“是嗎?小小年紀怎麼就這樣?!”房思琪於是決定永遠都不說了。

故事的結局,房思琪瘋了。

書裡面說:“人竟然對別人的苦難全無想像力。”說的是一種冷漠,和同理心的缺乏。同理心是什麼,是認認真真、設身處地去理解別人的一份真心。李老師如果能夠將心比心地想一下,自己的女兒有朝一日被禽獸所蹂躪該是怎樣的痛苦,他或許就不會對房思琪們犯下不堪的罪行;母親如果能夠在回答房思琪時,理解一下跟老師好了的女學生的處境,哪怕是一丁點兒的關懷,或許就可以讓房思琪得到救贖;網友們即便不相信郭曉奇所說的事實,如果能夠閉嘴,別再雪上加霜,李老師或許就會得到應有的懲罰。

不止是戀童案和校園性侵,所有對未成年和弱勢群體犯下的罪行,包括加拿大的諸多兒童失蹤和華人學生死亡案,很多悲劇其實是可以避免的。如果孩子們接受了應有的維權和安全教育,有了自我保護和求救的意識;如果有完善的可以懲罰罪犯的機構、體系和法規,犯罪的人都能夠得到應有的懲罰;如果家長們肯認真地留意孩子的生活,真心地與他們交流;如果所有人都可以保有一份同理心,對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不擅自評論、妄加指責,對別人的苦難能夠真正的理解,那麼,房思琪或許就不會發瘋。

請救救房思琪們吧!

留夏:山東萊州人,居住在溫哥華,從事醫療研究工作。對自己的要求是講一萬句話裡面有一句說到別人的心坎里,一萬句裡面有一句給了別人幫助,有一句讓人拍手叫絕,就足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溫哥華港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