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有一種人 離他們越近你越值錢

最近家裡準備裝修,身為設計達人的老公問我要什麼風格。我是個沒什麼風格的人,看見什麼都想要。如何把我想要的都融為一體,還要美,讓老公很是為難了很久。

昨天老公非常欣喜的跟我說:‌‌“我終於知道你要的那是什麼風格了!你還別說,就因為你的挑剔,讓我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了解到了一種全新的風格,這多虧你的挑剔啊。‌‌”

這句話突然提醒了我,我想到了實習時候的一件事。

剛開始實習的時候,客戶是一個香港老太太,嚴厲、苛刻,甚至神經病。

當時我的工作是每個月一次的MOOK雜誌。我沒做過,更不知道什麼是MOOK,香港人的審美也不太懂,內容嘛更是啥都不知道。我幾乎每個月都要花20天(對,一個月就上班22天,我就用20天)時間干這一件事。

每個月最崩潰的是最後交工的前幾天。我覺得都按照要求做好了,但香港老太太每次都能找到新毛病,不是字體要換,就是顏色不搭配。等我都改好了,又找出來新毛病,這還有完沒完了。周而復始,態度還很不好,好多次在電話里直接咆哮:

‌‌“這是專業,專業!你們不要隨隨便便的敷衍我。今天敷衍我,明天可能敷衍別人,你們的整個人生都會很隨便!‌‌”

有時候老闆怕我扛不住,陪著我聽電話挨罵。每次我們都無力的趴在桌面上,盯著電話想:‌‌“寫個MOOK都聯繫到整個人生了,她怎麼還不退休啊!‌‌”

漸漸的,我發現好像每個月月底沒那麼難過了。對,因為香港老太太的批評越來越少了。我已經了解了這個MOOK的所有風格、內容、配色以及細節。基本上我每次的提交都可以一到兩次就通過了,不會再沒完沒了的挨罵和返工了。

有一天這個項目不需要我做的時候,我把過往文件移交給下一任時候才發現,因為老太太的挑剔,我的進步太大了,雖然我自己從沒有意識到。

可以說那段時間的工作,是我職場生涯文字排版格式的一個基礎時段。正因為香港老太太的苛刻,我自己都變得對自己苛刻起來了,

職場當中,或者任何事情當中,我們總會罵客戶是變態,別人是傻逼,以前我上班的時候,也總覺得自己寫的這麼棒,都把我自己感動了,為什麼客戶理解不了?為什麼客戶覺得我跑偏了?為什麼客戶要把我寫的最好的部分刪掉?

後來有段時間我翻出來所有工作的過往文件發現,被客戶改正的東西,真的比自己當初寫的更加靠近主題,邏輯也更加順暢。

那些被改過的提案和內容和排版,比以前漂亮了100倍。但是當初改的時候,真的是一邊改一邊罵,一邊加班一邊胖,覺得客戶只管動動嘴提意見,哪管我加班到後半夜回不了家。

可自己的進步,就是在這一點一點的時間裡被逼出來的,自己都感覺不到,我可以做的這麼好。

人生很多時候,我們都會被人逼著。考分不夠高,彈琴不夠好,PPT做的不夠美,提案講的不夠完善。

很多時候不是我們已經做的完美了,而是自己懶,不想再改了。

即便是現在,也經常會遇到客戶的挑戰。但我已經學會了,當客戶有了不同意見的時候仔細想想,客戶說的是不是更有道理,我做的偏差在哪裡,跳出自己的小世界裡,站在第三方的角度看一看,為什麼客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每次都這麼想,每次都發現果然是自己想的不夠到位,還是客戶比我厲害很多。

我一直記得那個香港老太太,一直很感謝她,在我的職場生涯,讓自以為特別優秀自負的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和進步的空間,讓我知道挑剔是讓一個人進步的助推器,能把人逼到自己都沒想過的地方。

時過境遷,我也變成了那個事兒逼老太太,經常苛刻的把周圍的人逼瘋。一個小數點,一個配色,一個格式,一個表格與word文檔,稍有不如意,就必須改改改。

有時候我覺得我是不是太苛刻了,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兒。但每次看到精湛的作品,以及同事們越來越漂亮的工作成果,總覺得應該還是有意義的吧。

我們不可以,讓自己成為隨隨便便的人。

人生的每一次挑戰,別人看似的事兒逼,其實都是給自己一個更加精湛的機會。我現在發現了這一點,也開始利用這一點,讓自己變得更好更完美。我不再會抱怨別人是傻逼,為什麼不懂我的美,其實最傻逼的人是自己。

沒人給你提意見,才是最可怕的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