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移孝為忠‭ 小林健司以恢復傳統為榮耀

——專訪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金獎得主小林健司

美國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小林健司的舞姿。(施萍/大紀元)

7月的午後,夏日融融。在紐約上州的一片森林裡,一個小夥子正在草地上大展身手。

只見他一躍而起,從右向左做了兩個旋轉翻騰,落地後,他弓起左腿,蹬直右腿,拉開雙臂,頭微微揚起,目光看定前方,彷彿剛剛打完一場漂亮勝仗的大將軍。

他就是美國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2016年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青年男子組金獎得主小林健司。

小林有兩個家,故鄉遠在日本,而這裡是他的使命與理想所在。青春的汗水,日復一日地灑落,他和他的夥伴們,在矯健奔放的舞動中,傳遞中華文化的美好內涵,寫下男兒的壯志豪情。

美國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青年男子組金獎得主小林健司接受大紀元專訪。(神韻藝術團提供)

初見中國古典舞

2006年,美國神韻藝術團第一次蒞臨日本東京。在那個難忘的夜晚,10歲的小林健司坐在劇場里,目不轉睛地望著舞台——一群蒙古小夥子穿著藍色的服裝,盡情地跳躍旋轉,跳的是《草原牧歌》。

“他們簡直太帥了!”這個舞蹈深深地印在小林的腦海里。回到家,小林就跟父母說,他要跳舞,他也想加入神韻。從那以後,他就開始在家模仿神韻舞蹈演出的動作。

“就是這個動作,我現在知道叫‘大蹦子’。”他原地跳了幾下,“我爸爸沒說什麼,他總是支持我的選擇;我媽媽特別想讓我跳,說,這不是所有人能達到的目標,跳得好會有很好的前途。”

那時,小林最擔心的就是自己的身高不夠,因為父母的個頭都不高。可是他並沒有放棄,一直找老師學練。每年神韻去日本演出他都要去考試,一連考了三年。

到2009年的時候,小林的技巧和身高都達標了,他如願以償地考入了美國飛天藝術學院。接下來兩年,小林都參加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跳的是《荊軻刺秦王》。

“那是我第一次跳人物,跟著音樂和動作進入人物的那種感覺,我好喜歡。”小林第一次感受到中國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從此以後,他愛上了表演藝術。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舞蹈演員運用肢體語言來表達人物的內心,因此需要掌握各種動作技巧,而基本功訓練則是提高技巧的必經之路。

“這是最熬人的,每次都跳到跳不動了,還要突破自己的極限,跳、跳、跳,跳到不行了,還是要跳,再往上一點、再往上一點……”

“一直到你練的那些東西成為你身體的一部分為止。控制起來不用再想了,你要怎麼跳的時候,那身體就跟著你動了,一切都是自然的了。”

小林說,他們刻苦訓練的動力來自於內心。“我是一個修煉人,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知道神韻藝術團的宗旨是恢復傳統文化,我們肩負這個使命。”他說,“而完成這個使命需要我們有這個技術,我們所做的一切都來自於這個動力。”

很多觀眾在看完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後,最想說的話就是:“他們把那麼高難的動作跳得如此輕鬆,我可以想像到,他們在台下需要付出多少心血。”

小林認為自己適合演出那些活潑、喜慶的“小調皮”的角色。他演過豬八戒、調皮的和尚和壞領導。“那種非常正義的角色,皇帝啊、將軍啊,對我來說難度比較大,因為要求的精準度太高,發揮的範圍小。”

2018年神韻演出中,他扮演《西遊記》中“真假烏雞國國王”那個正面的、憂國憂民的真國王形象,這可讓他犯了難。

“我不停地跟老師排練、磨合,每次跳完了,老師說哪裡不行,我再去琢磨。我把自己想像成觀眾,看著自己跳。”他說,“要想感動觀眾,需要先把自己感動了,再想辦法把這個東西傳達給觀眾。”

他曾經揣摩角色到深夜,耳朵上一直聽著舞蹈的音樂,甚至琢磨到夢裡;他會在走路的時候,走著走著就跳起動作來;演豬八戒的時候,他在日常生活中也用那種滑稽的走路方式,“你要是那時在遠處看我們,就會覺得人群里有個豬八戒。”

2012年,小林健司在第五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中演繹劇目《屈原問天》,獲銀獎。(戴兵/大紀元)

“移孝為忠”獲金獎

2016年,小林健司第四次參加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這一次,他參賽的劇目是《移孝為忠》,劇名出自於《孝經‧廣揚名》里的一句話:“君子之事親孝,故忠可移於君。”

這個舞劇以《楊家將》為藍本,講的是一個父親教導兒子為報效國家而習武,後來父親為國捐軀,兒子繼父遺志,為國盡忠。

小林接觸這個節目的時候,他一下子就喜歡上了它,他感覺自己一定能跳好它,因為他感同身受。

那是在2013年的一天,噩耗傳來。小林的媽媽從日本打來電話,他的父親在前一天突然離世。

全家的頂樑柱、自己從小到大無限依賴的、像山一樣強大的父親,就這麼突然消失了?小林當時像傻了一樣,淚流滿面。那一刻,他感到自己是那麼的無助。往日和爸爸在一起的情景像過電影般,一幕一幕閃現在眼前。

彷彿就在一瞬間,17歲的少年忽然長大成人。

“我只有一個寡母了,我是家裡最大的男人了,我要代替爸爸的位置,把這個家撐起來。”他看到了以前自己的幼稚和不懂事,意識到今後要承擔更大的責任。“我要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家人、朋友、老師、同學,每一分,每一刻。我要讓爸爸放心,我已經是一個男子漢了,我知道自己的目標。”

2016年10月22日,在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紐約的舞台上,小林健司進入了楊家將的內心世界。

他身穿湖藍色長衫,下配橙黃色長褲,頭綁髮帶。他從將士手中接過父親的遺物——一件斗篷,把它披在了肩上。他擦乾眼淚,拿起長槍,騰空而起。他要移孝為忠,替父殺敵,報效國家。

那一天,小林健司獲得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的金獎。

美國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小林健司(左二)獲得2016年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青年男子組金獎。(戴兵/大紀元)

小林的最高榮耀

作為美國神韻藝術團中的一位主要演員,小林健司每一年隨團到世界各地演出,總有觀眾驚訝地問:“台上十幾個、幾十個的演員怎麼好像一個人一樣啊?你們怎麼做到那麼配合無間的呢?”

“因為我們修煉人和普通的文藝團體不一樣,我們在台上沒有‘你是領舞’、‘我是領舞’的概念。”小林說,“大家都像親兄弟一樣,只想把演出做好,只想著把這件事情做好。當觀眾說‘神韻藝術團真棒’的時候,那就是我們每個人最高興的時候。我們不用說‘集體’這個詞,因為我們本身就是一個整體。”

“因為我們是個整體,他的損失就是我的損失,就是我們整體的損失;誰要是有失誤的話,別人都會感覺也有自己的責任,誰也不會指責他,都會包容他,共同為下一場演出做好。”

“如果誰哪個地方學得比較快,他不會居高臨下,或者藏著不給別人看。都會想:他不會,我就把我懂的東西分享給他;如果我不懂的話,我就會謙虛地問別人。我們互相幫助。”

有一次在台灣巡演的時候,小林第一次做“虎跳前撲”這個動作,一下子把腳給崴了,腳腫起來老高。

“大家都鼓勵我,說我肯定行,我咬著牙上台跳。”每當一個節目跳下來,他就不能走路了,得要人把他扛回去。即便這樣,小林也抱定一個信念:“我一定能做好,保持住全場演出的水平。”上場前他讓人狠踩一下他受傷的那隻腳,他再跑上台翻跟斗。那樣砸在舞台上的時候,腳就不會突然那麼撕心裂肺地痛了,他把這叫“以毒攻毒”。

那一天,小林完成了所有的技術,跟頭一個都沒有落下。“我們把大家要做的大事放在前面,把自己放在後面。”小林說。

儘管世界各地的觀眾有著不同的文化,但是他們在觀看神韻演出時,都會迸發出歡快的笑聲、流下激動的淚水、奉獻熱烈的掌聲,因此,小林知道,觀眾們都看懂了神韻所要表達的內容,這讓他最感欣慰。

“我們神韻藝術團就是讓觀眾不要忘記,我們都是從天上來的,不要忘記自己的善良和本分,那樣他們才能在正與邪的較量中,找到真正的自我。”

2016年10月21日,新唐人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獲獎名單揭曉,七人獲金獎。青年男子組金獎:小林健司(戴兵/大紀元)

在跳舞的過程中,小林體會到,跳舞的出發點很關鍵。“如果出發點不對,就會遇到難關、障礙;如果放下自我,坦坦蕩蕩,失敗成功無所謂,只想把它做好,就能順利成功。你去努力了,但不強求,當你不在乎得失的時候,結果會更好。”

現在距離新唐人電視台主辦的第八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小林正在幫助一位同事創作參賽劇目,故事表現南宋名將岳飛擊潰金兵大軍、將要直搗黃龍府的時候,卻在一天內接到12道金牌,被迫停戰回朝。

岳飛是民族英雄,小林為人物設計了流暢的動作組合,而且對角色的心理也有深入的理解,“岳飛接到聖旨的時候,心情不僅僅是悲傷和氣憤那麼簡單。因為他一生就是為了收復中原,迎接‘二聖’。當他接到讓他回師的命令時,剛開始他不敢置信。”

說到這裡,小林做出手接聖旨狀,然後抬起頭,好像看著那個宣讀聖旨的大臣;稍頓,他雙手顫抖,又抬起眼,目光好似穿過千山萬水,望向遠方的故鄉。“那裡有他一生的抱負和追求,他馬上就要實現了啊……可是,他為了這個‘忠’字,放棄了自己所有的一切……”

小林的家鄉也在遠方,他的媽媽還在那裡。“自古忠孝不能兩全。”他笑笑,有些不好意思,“我現在有兩個家。”

“這裡有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我的藝術,我一生要做的事就在這裡了。”小林眼睛看著前方,目光堅定而坦蕩,“這裡已經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一陣風吹過,幽靜的森林中樹葉沙沙作響,彷彿潮水般的掌聲自遠方傳來。小林說:“能參與‘神韻’的演出,把人類應有的美好傳遞出去,這是我的最高榮耀。”#

(新唐人第八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將於9月19到21日在紐約翠柏卡表演藝術中心舉行,詳情請見大賽網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