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擊潰一個中年女人的不僅僅是顏值

今早看到一篇推文,才發現《斷背山》里的‌‌“小丑‌‌”希斯·萊傑離開已經10年;而當年追《武林外傳》的年輕人,普遍進入了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

這是一個成名越來越快,遺忘也越來越快的時代。

12年前,因為飾演《武林外傳》里的郭芙蓉,成為一線流量明星的姚晨,七月底上了星空演講,演講的題目卻是‌‌“中年女演員的尬與惑‌‌”。

姚晨真的不紅了。2014年的《離婚律師》之後,幾乎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作品。

關於二婚女演員忽然糊掉的傳聞五花八門。

去年,姚晨作為聯合國難民署中國親善大使,一系列言論被猛烈批評後,她的微博很久沒有更新。

小羊作為《武林外傳》和《潛伏》的重度愛好者,看完姚晨的星空演講,忽然覺得在一切都‌‌“快‌‌”的世界裡,每個人其實都活得挺難的。

女性尤其不容易,因為女人往往要經歷人生中不得不慢下來的幾年:生育期。

星空演講里的姚晨,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

雖然努力健身,可惜當天的著裝還是沒能完全掩蓋她被生育‌‌“摧殘‌‌”過的身材,臉部皮膚也明顯鬆弛。

姚晨講述‌‌“糊掉‌‌”的5年。

在資源最好、準備大幹一場的時候,發現自己跟經紀人同時懷孕,全公司只能跟著她們一起休產假。

好不容易老大3歲,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場,姚晨和經紀人又同時懷孕了。

5年生了兩個孩子,姚晨終於完成生育任務,可以甩開手腳幹事業了。

兩位女性租了寧浩隔壁的辦公室,準備大幹一場。新辦公室簽約當天,公司最後一位員工,收拾好東西離職了。

年近40的女演員望著空空蕩蕩的辦公室和婆婆媽媽的狗血劇本,才明白生育的這5年,她錯過了什麼。

而這種無奈的錯過,可能不僅發生在姚晨身上,也發生在你我身上。

02

我採訪過一位女經理,懷孕九個多月還在外面出差,客戶擔心她把孩子生在人家辦公室,趕緊簽完合同打發她走。

生完孩子第三天,她又開始工作了。

那時候我年輕,對她佩服得五體投地,覺得女性都應該是這樣的鋼鐵戰士。

等到自己生完孩子才明白,得有多強的毅力和不安全感驅動,才能做出這麼瘋狂的事?

上周去電台宣傳新書,女主播跟我聊天,說她結婚三年,不敢生孩子,並且隨著事業越做越好,變得越來越不敢生。

她的節目,別說生個孩子,生場感冒都可能丟掉。

電台改革重組以後,很多主播處於待崗狀態,如果她生孩子,節目不能等她,回來只能待崗。

她的第二職業是做直播,兩個星期不播,粉絲就喜歡上了別人。

‌‌“一切變得太快,沒人願意等你。‌‌”她傷感地說。

我特別理解她的糾結。

的確,對於職業女性來說,生育已經成了一種高風險的選擇:

你越努力,擁有的越多,越不敢隨便生孩子,因為沒有公司、職位、機會,願意停下來等一等生孩子的你。

不是你基礎好,就能任性。

姚晨的基礎夠好了,生完兩個孩子還是面臨著工作停擺沒戲演的尬與惑。

03

最近,湖北咸寧出台了鼓勵二胎政策,生二胎的女性將享受產假半年的福利。

延長產假,對於工作穩定、沒有太多競爭壓力的女性來說,是福利;對於真正想拼事業的女性,卻是噩耗。

因為它加重了女性的職場歧視。

用人單位會因為這個原因,優先聘用男性員工,並且產假休得越長,意味著女性生育後,重新找回工作狀態的成本越高。

女性在勞動力市場所受歧視越少,生育意願越強。如果政策加重了這種歧視,女孩真的不會再‌‌“上當受騙‌‌”了。

很多發達國家解決生育矛盾的辦法都不是延長女性產假,而是鼓勵甚至強制丈夫休陪產假。

瑞典政府的研究表明,父親每休一個月的陪產假,母親未來的年收入就會增加7%。

這份收入不是來源於政策和公司的獎勵,而是女性自己的努力,當她們養育孩子的責任被分擔後,工作熱情和積極性會特別高漲。

德國的一組數據表明,休完陪產假的父親,普遍願意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照顧孩子身上。

尤其那些在陪產假期間,獨立帶孩子的奶爸,他們與孩子、家庭建立了深厚的情感關係,喪偶式育兒不治而愈。

不得不感嘆,女性是特別容易感恩的生物。然而,有時候冰冷的現實,讓我們失去了感恩的機會。

04

只有當生育帶來的風險能夠被妥善應對,當代女性才可能願意生育子女。

如果企業把你當累贅;

家人覺得生是你的本分,不生是你的失職,你的性別決定了你的生活;

政策制訂者的水平永遠停留在給個仨瓜倆棗,女性就願意放棄大海和森林,回家生孩子的格局上;

從未關照到女性改變命運、改變世界的願望,那麼,鼓勵生育的政策失效,真的不能怪這屆婦女不行。

讀《巨流河》的時候,看到齊邦媛教授寫自己在生育期間讀博士。

把被單系在電風扇掛勾上,做成簡易吊床,嬰兒放在吊床上,齊邦媛邊背功課,邊晃吊床,有時候背著背著,自己跟孩子一起睡著了。

這個場面非常令人感動。然而,我們並不希望這種震撼人心的高光時刻,只有女性獨享。

如果它是女性的專利,甚至根本不值得感動。

姚晨說,因為努力工作,我才有了選擇的權利;因為當了媽媽,我才了解生命的意義,這兩個身份並不矛盾。

可惜有時候,這兩個身份是矛盾的。

只有整個社會,都能站出來解決職業女性與母親的身份矛盾問題,而不是將這種痛苦和殘酷,視為性別的理所當然,女性才能心甘情願地享受為人母親的痛與樂。

因為孩子不是某一位女性的,他們是家庭的未來,更是國家的未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我是艾小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