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文革中的周恩來:力挽狂瀾還是助紂為虐?

他是劉少奇這個假案的親手製造者。最可怕的是他完全知道這是個冤案。從周的行為,我們可以深刻地認知到列寧式政黨在道德上的徹底墮落。在這個組織系統內,不存在真理和個人內心道德衝突,只有盲從、殘忍、謊言。周這個人給人的外表形象可謂完美、儒雅,但在需要下狠手的時候,他也不怕手上沾血。但儘管周對毛處處小心,事事服從,但毛從沒有真正信任過他,仍然不放過他。

對周恩來在文革中的地位和作用,有一派認為,周是力挽狂瀾,阻止車掉下山崖,另一派認為,周在文革中為了保全自己而助紂為虐。

1973年,中共十大在北京舉行,周恩來發言(圖源:AFP/VCG)

問:對周恩來本人在文革中的地位和作用,在文革研究界有很大爭論,今天想聽聽你的看法。

答:這確實是個引發很多爭論的問題。我想最主要的兩派觀點可以從鄧小平的一句話引出,大意是說,如果沒有周總理,文革還不知要搞成什麼樣子,同時如果沒有周總理,文革也不會搞這麼久。我想鄧的這話是在說,文革中,由於周的努力,減少了一些損失,但同樣由於周的某些行為助長了毛的任意妄為,讓文革更加惡質化。對周在文革中的地位和作用,有一派認為,周是力挽狂瀾,阻止車掉下山崖,另一派認為,周在文革中為了保全自己而助紂為虐。其實從歷史事實來看,這兩派都有評判的證據,關鍵是看具體事例。評價一個歷史人物,最好是有詳細的檔案材料,本人的真實記錄,如日記、工作筆記、著作等。但周在中共那個絞肉機中,他是絕不會坦白道出他心中到底怎麼想的。共產體制就有這個本事,讓昨天發生的事,今天就成了謎。

問:但近幾年,畢竟流出一些材料,更有大量當事人談出很多親身經歷,那還是有可能作一些判斷吧?

答:當然,關於周本人的文革歷程,海外已有相當有份量的著作,比如高文謙的《晚年周恩來》就是一部質量很高的著作,材料紮實、立論平實、分析入理。我稍覺遺憾的是,高先生是厚道人,下筆相當敦厚,對周筆下留情,沒有更犀利痛快地剖析周助紂為虐的陰暗心理。我以為在打倒劉少奇的問題上,周用他超常的處理事務能力,幫助毛干成了他想干而幹不成的事。我們都知道,毛是在66年8月5日寫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而就在前一天,8月4日,毛緊急召開了政治局常委會,就在這個會上,毛大罵“牛鬼蛇神,在座就有”,併當面羞辱劉少奇,以致劉少奇控制不住情緒與毛當場頂撞,號稱五不怕,不怕撤職、不怕降級、不怕開除黨籍、不怕離婚、不怕坐牢殺頭。而毛之所以當面向劉發難,就因為7月31日,周恩來與蒯大富兩次見面,詳談達六小時之久,讓蒯把劉少奇、王光美派工作組入清華,壓製造反學生的事兒原原本本講了個透。周詳細做了記錄,並且向毛做了彙報,給毛提供了打倒劉少奇的口實。胡鵬池先生分析周在這個關節點上的作用是,1)他細緻、周密的工作作風,使得蒯大富這個典型能夠站得住。2)周恩來的人望使他的調查結果更有說服力。而且只有周恩來最合適,他的調查結論沒人能懷疑,不僅壓得住群眾,壓得住老帥元老們,也壓得住劉少奇與鄧小平。

問:周后來又任劉少奇專案組組長,給調查報告簽了字。

答:是啊,所以嚴格說,他是劉少奇這個假案的親手製造者。最可怕的是他完全知道這是個冤案。從周的行為,我們可以深刻地認知到列寧式政黨在道德上的徹底墮落。在這個組織系統內,不存在真理和個人內心道德衝突,只有盲從、殘忍、謊言。周這個人給人的外表形象可謂完美、儒雅,但在需要下狠手的時候,他也不怕手上沾血。這並不是說周本人是個天生惡棍,而是因為他獻身於一種信仰,而這個信仰本身就是反人性的。高文謙先生總說周“相忍為黨”,這話沒錯,但更要指出這個“黨”其實就是獨裁者本人,周不過是為喪失良心找到借口,以黨性為一切凶殘行為辯護。我們上一次曾經分析過這個問題,周的作為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如果要概括一下周對文革的態度,可以說是被動地發動,主動地投入。我們只要讀讀周在文革中的大量講話,就可以看出,他基本上是跟毛走。只要毛想乾的事,無論多麼傷天害理,周都能找出辦法來讓它圓滿實現。就連賀龍、陳毅這些和他關係密切的人,只要毛想下手整治,他總是立即跟上。他最愛說的話就是“保持晚節”。仔細分析起來,這是極其自私的追求,置天下蒼生於不顧。同彭德懷所講“我為人民鼓與呼”相比,要自私、勢利得多。所以在廬山會議上,彭曾當面說周“老奸巨猾”。

問:但文革中周仍然救助過一些人,文革結束後有人寫文章讚頌周是“大樹參天護英華”。

答:是有這樣一種說法。但千萬不能忘了,周要解救誰,放棄誰全看毛的眼色行事。比如章士釗,他對毛有恩,所以他受衝擊,寫信給毛求救,毛批示“送總理斟處,應當予以保護”,這周才施援手。周心中很可能想救護更多的人,但伸手還是不伸手,周完全是揣摩毛的心思。對毛下決心嚴辦的那些人,他是不假顏色的。高文謙先生曾接觸過周親自經辦的一些專案材料,他說“上面都有周的簽名或批示,有的還作過多次批示,寫了大段的批語,口氣是很嚴厲的,筆下頗有紹興師爺的遺風”。其實我們不必幻想在列寧式政黨內會有正常的天理良心,是非曲直這類東西。我們知道,周對毛是怕得要死的,一輩子總在檢討。對毛的任何一點暗示都誠惶誠恐。對毛小心翼翼,唯恐伺候不周,竟然能夠跪在地上給毛講解接見紅衛兵的行車路線。堂堂一國總理,給毛寫信,還要請毛身邊的女人張玉鳳在毛精神好時念給毛聽,口氣之卑微幾近下賤,讓人不忍卒讀。中共內部上下級的關係不如皇上與朝臣的關係。中國歷史上的名臣沒有人不敢犯顏直諫的。以周的稟賦,若在古代,也可能是個歐陽修、范仲淹式的人物,但在共產黨體制內,竟連個奴才都不如。

問:但儘管周對毛處處小心,事事服從,但毛仍然放不過他。

答:確實如此。文革中周是緊跟毛的,但毛從沒有真正信任過他。當然,毛是個偏執妄想狂人格,他一輩子恐怕沒有信任過任何人。從心理學角度看文革,這場浩劫就是一個擁有無限權力的偏執妄想狂患者發病。在心理學上,偏執妄想狂的主要癥候是永遠懷疑,極端自私,殘忍而且狡詐,而且會從設計殘忍行為的過程中得到樂趣。他會經常臆想受到別人的傷害而伺機報復。在權力場中的偏執妄想狂會極端熱衷於權力博弈,在這個過程中他才有安全感。古羅馬皇帝卡里古拉、尼祿,當代的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都是典型的偏執妄想狂人格。從毛對周的迫害、折磨中可以看出毛的冷酷。他時不時要拿出三十年代周曾反對過他這件事來恫嚇,讓周不停檢討,又把所謂“伍豪事件”吊在那兒,引而不發,讓周頭上時刻懸一把德摩克利斯之劍。更歹毒的是在周查出早期膀胱癌之後,竟然以四不準來禁止周治療。在周病情惡化時,以評法批儒,評水滸來給周施加他無法承受的政治壓力。目的只有一個,讓周死在他前頭,以免周秋後算賬。儘管周檢討了一輩子,在文革中又幫了毛大忙,甚至助紂為虐,但毛最終仍沒有放過他。周年輕時也是個雄心勃勃的熱血男兒,我還記得他的詩句:“面壁十年圖破壁,難酬蹈海亦英雄”,可一旦上了共產黨的賊船,便“反誤了卿卿性命”。我想他若是當年以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的身份跟著蔣校長,斷不至於活得如此難過。

問:不過,文革的失敗,反抗“四人幫”的開始又和周有關。

答:對,這才真是黑格爾所說的“歷史的狡黠”。民心有種“自然的正義”。我還記得周去世時,我們一群朋友狂飲慟哭的情景,更忘不了四五天安門廣場人潮如海,花圈如山的情景。老百姓並不知道周毛關係究竟如何,竟然能夠感覺到毛欺負周,而周受了委屈。天安門廣場上那些直指毛是秦始皇,為周鳴冤的紙條雖然並沒有反映周在文革中的真實地位,卻借周的形象傳達出人民對毛和文革的憤怒。這也算是周的成功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