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22歲女網紅被男友刺死 家屬曝驚人細節

22歲女網紅與男友發生分手後遇害(合成圖片)

8月1日晚,浙江慈溪市鬧市區的22歲“抖音”女網紅陳某被前男友吳某當眾喉部、刺腰多刀後身亡。

陳鴻曾在杭州西湖遊船上的一段即興表演,發上抖音後獲得百萬點贊。

她遇害後,播發她那段舞蹈的抖音賬號粉絲和點贊突然劇增,不少網友通過這種方式悼念她。截止8月8日,該賬號顯示“已重置”,裡面所有發布的內容被清空,賬號顯示點贊311.6萬,粉絲50.4萬。

然而,這卻是命案嫌疑人吳剛(化名)的抖音賬號。

以下是根據雙方親友描述,還原了他們這段“錯配”的感情糾葛。

相戀

陳鴻(化名)家境優渥,作為家中小女,陳某被父母哥嫂寵愛有加。

在製造業發達的浙江慈溪,陳家在慈溪東部靠海的新浦鎮開有工廠,陳家正在新建一幢樓房,是準備給陳鴻的。

“給女兒造的房子我們已經花了90多萬元了,準備等她結婚後再內部裝修。我想過了,女兒找的老公家裡有沒有錢都無所謂,只要人品好、對女兒好、肯上進就好。”陳鴻的母親章萍(化名)帶著沙啞的嗓音對大陸媒體表示,這幢樓的一樓專門挑高到了6米,原本準備女兒成家後,家裡資助小兩口放一些機械設備開廠,起碼過日子不成問題。

章萍說,女兒上面還有一個哥哥,平時家裡人都很疼她,特別是她爸爸,只要女兒提出的要求,都會盡全力滿足。不過女兒懂事,從小到大都非常聽話,不太會讓他們操心。女兒小學起就被送往寄宿制私立學校就讀,小學裡女兒很愛跳舞,中考後選擇了幼教專業,在學校里她花了很多時間在練舞上,課餘還幫忙給孩子做培訓。2015年9月,女兒進入慈溪市機關幼兒園任教,後來因喜歡舞蹈,2017年辭職去了培訓學校當專職舞蹈老師。

她說,“女兒工作以後,從來沒有向家裡要過一分錢,她在機關幼兒園教書時每月工資扣除五險一金只有2000多元,但她下班後會去培訓班教小朋友舞蹈,每個月還能攢下一些錢。”但家裡感覺她工作了,還在外面租房住不是辦法,2016年底,家裡給她在幼兒園附近買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後來感覺她進出不方便,又於2017年再買一輛賓士給她代步。

就在這套房子里,章萍第一次偶遇吳剛。

“2017年8月的一天上午,我去市區醫院看病時,順道想幫女兒打掃一下房間。當時房間門是鎖住的,我用鑰匙打開房門發現床上躺著一個男孩子。”章萍說。

對於外界傳言因為嫌棄吳某家裡條件差而反對這段戀情,章萍予以否認,“其實我第一眼看到這個男孩子,感覺還不錯,高高的、人長的很帥。至於男方的家庭情況、工作和名字,我當天沒有問過一句。”

而在吳港位於慈溪長河鎮的老家,他的鄰居也表示,吳剛父母出去養蜂已有10餘年,每年最多過年前後回鄉待兩個月。吳剛從小跟著外婆長大,後來在職高學廚師,前幾年在市區開了一家服裝店。後來店不開了,聽說在城裡做銷售,但具體做什麼不知道。

雙方的家境落差客觀存在。陳家的住房和廠房有數千平方,還有好幾輛好車。吳家收入甚少,家中兩層樓房在村中屬中等偏下。

陳鴻的嫂子吳虹(化名)表示,他們兩人是怎麼認識的,家人沒有問過,陳鴻也沒主動提起過,只知道兩人談戀愛已經有一年半。在發現前,婆婆曾多次問陳鴻有沒有男朋友,她說沒有。

是同事最先發現陳鴻在談戀愛。一次排舞換演出服時,有人看到她背上紋著一隻貓和一隻狗,還有兩個名字,同事起鬨問,是不是把男朋友紋在背上,陳鴻笑著點點頭。

去年大年三十,吳剛父母從內蒙古回慈溪過年,陳鴻瞞著家人跟吳某回家見其父母。在今年傳統新年期間,陳鴻多次瞞著家人前往吳家。吳剛父母見到陳鴻,很喜歡她,還給她見面禮、壓歲錢,合計1萬餘元。

吳剛鄰居描述,去年開始,吳剛經常帶一個女孩回家,今年這個女孩開的賓士車,也停在吳家門口。

糾葛

5月26日,陳鴻在杭州西湖遊船上隨手拍的一段即興表演,發上抖音後點贊數達185萬。

此前,刊發該視頻的抖音帳號“波特卡斯·D·艾斯”,僅發過5段視頻,粉絲和點贊數都非常少。其中3段為日本動漫《海賊王》,一段為《王者榮耀》遊戲,另一段是陳鴻牽著一條狗的視頻。

陳鴻的嫂子吳虹表示,今年6月,她知道陳某在抖音上傳視頻後,就偷偷關注了“波特卡斯·D·艾斯”這個賬號,後來她婆婆也在關注。

不過,在之後的一個多月里,該抖音賬號共發布50多條視頻,絕大多數是拍攝陳鴻的視頻。

(網路圖片)

“我們感覺賬號不是她(陳鴻)的,因為有幾次帳號上發視頻的時候陳鴻手機不在身邊,或者在睡覺。不過我們感覺她反正拍著玩玩的,因此沒有多問,婆婆有時候還會匿名點評。”吳虹說。

陳鴻遇害後,家人解鎖她的手機後發現,“波特卡斯·D·艾斯”並不是陳鴻,創建者是吳剛,這個名字也是吳剛的微信名。她手機登陸的是另一個抖音賬號,只發了6條抖音,4條是拍攝她所教的學生,另兩條是自己搞怪的視頻。

在陳鴻和吳剛的聊天記錄中,有不少關於抖音的內容。字裡行間反映出在陳鴻抖音走紅後,兩人間產生的矛盾、爭吵和分歧。

吳虹說:“吳某以前賣過衣服,但後來很長一段時間處於無業狀態。陳某在抖音上意外走紅後,他覺得這是一個商機,以此作為自己的工作,想利用抖音讓陳某接拍衣服廣告賺錢。這以後,他不停地找新素材,逼迫陳某拍新視頻保持熱度。但陳某不願意,她只是拍著玩的,並不想以此博點擊賺錢,但礙於吳某的請求和逼迫,只好一直更新視頻。從妹妹與吳某、妹妹與閨微信的聊天中可以發現,妹妹後來不願意再拍抖音的,但吳某卻將抖音當做工作,為了經濟利益威逼妹妹繼續拍攝。”

陳鴻和吳某的聊天記錄顯示,陳鴻曾多次對吳剛提出的拍攝意見表示反對,並稱不想拍,但吳剛通過甜言蜜語,甚至威逼讓陳鴻繼續拍攝。

兩人7月份某一天的對話是,吳剛讓陳鴻拍一段視頻,陳鴻一直沒回復,後來吳某說“非要我去培訓班喊你是吧”、“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陳鴻遇害後,其閨蜜透露,生前陳鴻曾向她抱怨,不願意拍攝抖音視頻,陳鴻曾對吳剛說別玩抖音了,又不能當飯吃,但吳剛稱發抖音是在工作。陳鴻閨蜜對此直指:“他這是在利用你賺錢。”

分手

陳鴻與吳剛戀情曝光後,在她家人眼裡,兩人的矛盾衝突時不時會發生,有時需要家人出面調解,有時甚至會鬧到派出所。對於他們的戀情,家人一直不看好。

“我嫁進陳家8年了,陳某從來沒有跟我紅過一次臉、吵過一次架,我們關係非常好。很多時候她跟父母不敢說的話,都會偷偷跟我說。”陳鴻嫂子吳虹表示。

陳鴻的母親章萍說,家裡人第一次出面調解他們之間的矛盾,是在今年2月。那天陳鴻很急地打電話說,車被吳剛攔了,鑰匙也被他拿走了,她扔下車先去上舞蹈課,讓爸爸幫忙拿回鑰匙。

陳鴻父親和哥哥感到現場後,吳剛說陳鴻也把他的車鑰匙拿走了。“後來女兒培訓班結束過去,把車鑰匙還給了吳某,他也還回了車鑰匙。他還說過年時他父母給了女兒1萬多元的紅包,也要還回來,我要女兒馬上還給他。女兒說紅包的錢被吳某花了很多,再說要還也要還給他爸媽。後來女兒說還了一次,他父母不肯收。”章萍說,家人拿回賓士車後發現,為女兒購買不到3個月的車,車載顯示屏被砸碎,前保險杠也破了。

陳鴻家屬成,他們二人第二次衝突發生在今年4月的一天凌晨。陳鴻哭著給哥哥打電話說,家裡的門被吳剛踢破了,後來又說人逃走了,讓哥哥不要過來了。

沒過多久,陳鴻與吳剛和好了。5月,他們還一同前往杭州玩,在西湖船上拍了上述說的那段網路走紅的抖音視頻,並在接下去的一個月里拍攝了多個視頻。

吳虹說,儘管如此,家人還是擔心陳鴻與吳剛在一起會出事,就說想賣掉市區那套兩室一廳的房子,換一個更大的,讓陳鴻搬回家住。不過,讓家人意外的是,這次陳鴻沒有任何反對,6月底,陳鴻從市區的房子搬回老家居住,家人隨即將該處房子的門鎖全部更換。

7月12日,陳鴻向吳剛提出分手。

“我們當初也沒多問為什麼這次妹妹下定決心要分手,等事後看了她的微信聊天記錄才發現,有那麼多的委屈她一個人承受著不願意告訴家人。她應該是真的很愛這個男的,一次次給他機會,他卻一次次傷害她,妹妹覺得可能真的忍夠了。”吳虹說,吳剛每次跟妹妹吵架後,都會用各種手段來複合。比如下跪、拍聲淚俱下的視頻等方式。

多條視頻顯示,吳某雙膝跪地,哭著對陳鴻說“你是我一生的最愛”、“我不能沒有你”等內容。

根據家屬提供的陳鴻與吳剛在分手當天的聊天記錄,兩人戀愛時一起飼養了一條寵物狗,分手後吳剛多次將虐待該寵物狗的視頻發給陳鴻,並配有“我要你看著它死”、“是你親手害死它的”。看到視頻後,陳鴻與吳剛見面,並以2800元的價格,向吳剛買回了那條寵物狗。這條狗後來一直在陳家養著。

分手後,陳鴻將吳剛父母今年新年給她的1.1萬元見面禮和紅包,轉給了吳剛的表姐,讓她轉交吳剛的父母。陳鴻與吳剛表姐的聊天內容顯示,吳剛的母親生病時,陳鴻還去醫院照顧,晚上還打地鋪睡在病床邊。

即使分手後,吳剛仍不時給陳鴻發簡訊、打電話,並在7月25日將陳鴻的私家車車標折斷、車身刮花,經鑒定車損上萬元,陳家人為此向轄區派出所報警。

陳家門口的監控顯示,7月份,吳剛不時會出現在陳家附近,且大多在凌晨時分。

“他們分手後,我每天送女兒去培訓班教舞蹈,下班再去接她,就怕出事。7月26日,我還陪女兒拿回了她成人高考的本科證書。”章萍說,就在7月26日晚,女兒與一名異性朋友在某公園散步聊天,吳剛突然衝出來與那個男孩打了起來,後來吳剛拿出刀來,那名男孩找了一根棍子防衛並報警,吳剛見狀離開現場。

刺殺

陳鴻還是出事了。

在慈溪市區最繁華的地段,吳剛以暴虐的方式殺害了前女友陳鴻。

8月1日晚,慈溪警方發布警情通報:8月1日晚8時58分許,犯罪嫌疑人吳某(男,27歲,浙江慈溪人)攜刀竄至滸山街道新都匯52號附近,用刀將陳某(女,22歲,浙江慈溪人)刺傷,後陳某因搶救無效死亡。目前,吳某已被警方控制。

據陳鴻家人描述,陳鴻身上一共被刺7刀,其中5刀刺在脖子,另外2刀刺在腰上。8月1日早晨,吳剛發信息約陳鴻見面,但陳鴻一直沒有回復,當天下午吳剛發信息稱“要死一起死”。

案發8分鐘後,陳鴻所在培訓學校的負責人收到了吳剛發來的2條簡訊“快去通知XX的父母”、“XX出事了”。不久後,吳剛前往就去派出所報案,並被警方控制。

吳剛殺人的信息很快在其老家的村莊傳開。吳剛的鄰居表示,吳剛與他們接觸不多,平時見人還算客氣,會點個頭、笑一下。事發後,聽說吳剛的父母回來了,但家門一直關著。

一位與吳剛關係較好的親戚表示,從小帶吳剛長大的外婆平時比較寵他,吳剛脾氣不是很好。陳鴻還是不錯的,吳家人都很喜歡她。陳鴻在分手後還聯繫過她,說吳剛一直纏著她不放,但不曾料到結局會是這樣。

8月3日,吳剛的父母委託親戚前往陳家悼念,並按當地習俗送去了3萬3千元,但陳家並未接受。“我知道事發後吳某的父母已經從內蒙古趕回慈溪了,按道理應該他們上門來跟我們道歉的。現在我們不要他們什麼賠償,只求法院儘快依法判決,給女兒一個交代。”陳鴻的母親章萍說。

章萍與女兒的微信,記錄了他們最後時段的聊天記錄。8月1日傍晚5時31分,陳鴻給母親發了一條“今天晚上去看電影,看完回家,不用來接我了。”母親回:“不要去滸山、不要跟男人一起去,知道嗎?”陳鴻回復“知道。”

8月1日21點39分,從培訓班負責人處聽到女兒出事的消息後,章萍發了一個視頻請求給女兒想詢問情況,但她女兒已經永遠無法回應她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