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霍老爺:那些活在網路上的「紅三代」們

BBS的管理完全是人治模式,為了當一個版主,這些「紅三代」們極盡討好之能事,在各種場合奉承大版主,而一旦一朝權力在手,則依性情行事,這個在現實中毫無影響力的版主,這點虛擬權力,被他們在虛擬空間發揮到了極致,享受網民跪拜的錯覺。

吹捧是有價值的,無形中形成了圈子內部的凝聚力

如果一個人的悲哀是沒有權力;或許這正好是他的幸運之處!

1

瑞江在每次“國慶”前,都會整理一個名單,樂此不疲。那是關於海里一個組合的名單,以前九個人,現在七個。

瑞江做的是預測。

“習慣了。”他說。

十年以前,瑞江還在上大學,在小圈子裡很出名,出名的原因是,他豪言自己要進名單,進名單是那個小圈子所有人的終極夢想,但只有瑞江公開說,不止是說說而已,而且規划了清晰的路線圖。

在那個路線圖裡,瑞江詳細盤點了他的家族和他的優勢,什麼時間讀研,什麼時間考公務員,考什麼部門,進哪個部委,找哪個叔叔幫忙升職,升職到哪一步去黨校讀書,在路線圖裡一清二楚,堪稱現代陞官圖,那是他幾個晝夜徹夜不眠,研究了很多人的路線整理出來的。

於是,瑞江成了那個“要進海里的人”,雖然那時候他才21歲,就讀於一所985大學,學校的前身是那個“新中國”締造者的母校,據說。

如今的瑞江,在湖南某市某高新開發區招商局某科任科員,與他的理想漸行漸遠,瑞江混的那個BBS還在,偶爾上去留言,那個小圈子的群還在,只不過從討論政治軍事,逐漸變成了討論孩子上學,買車,還有前列腺炎。

瑞江也買了車,他夢寐以求的車是奧迪A6,他對奧迪A6的性能參數了如指掌,論壇里和人聊車,他說的都是奧迪A6,不知道的,以為他也有一輛。

那是他理解的首長們專用,夢想中的座駕,他一直掙扎著沒買車,也許心底一直相信,自己有天會升遷,配發一輛奧迪A6,但是,升遷遙遙無期,他孩子卻都要一歲了,岳父母給他湊了四萬塊錢,妻子幾乎天天在催他,他除了奧迪A6,其實不懂車,他揣著四萬多塊錢,上了一趟汽車之家,搜索了奧迪A6,他才第一次知道那輛車的價格,看到價格,他買A6的心一下子死了,隨便選了台北京現代,也許是因為北京現代里有北京兩個字。

買到車那天,瑞江心情還是很好的,於是曬到了BBS上,沒想到有人問,瑞江,你的奧迪A6呢?

隔段時間,瑞江就會被拉出來打臉。雖然隔著屏幕,瑞江都覺得臉燒得厲害,他掙紅著臉爭辯,招商局的事你們懂什麼?瑞江就會不厭其煩地解釋高新開發區在中國的政治框架里有多特殊,招商局多麼有前景,自己熬到退休以後弄個副處沒問題,這成為BBS一個月經話題,無數人樂此不疲。

瑞江也不知道當初,怎麼就信了這個陞官圖,直到今天,瑞江還在幻想,某一天,他會鴻運當頭,機緣巧合被某個大人物賞識,先做兩年秘書,然後放出來做個縣長什麼的。也許,因為他名字里有個江字,而他又姓張,跟某個大人物一字之差,或許,是因為他在論壇上吹牛,說自己有多麼硬的背景,說到最後自己都信了。

2

吹牛,或者說自我美化,是那個BBS的一種習慣,那裡最看重級別,你是什麼職位,你父母是什麼職位。

曾經有個在BBS混了幾年的網友,之前大談中國的高鐵建設和水利設施規劃,是圈子裡炙手可熱的人物,大家都推測,他可能是水利部或者鐵道部門有實權的年輕幹部,直到有天,他在與人討論某縣的水利問題時,為了增加自己的可信度,他暴露了自己的父親,其實只是一個縣水利局的副局長。

沒有人關注什麼水利問題了,以往追隨他的網友一下子群起而攻之,他試圖亮出家庭里更深厚的背景,但也不過是那個偏僻縣城的什麼副局長,主任科員,於是他得了個綽號,;;“一門三副科,城關五巨頭;;”,從話題中心變成了人人可以羞辱的對象,甚至是剛來的新人。

他最後一次出現,是考了三年公務員之後,終於考上了一個縣級部門的選調生,被分配在一個鄉鎮的辦公室,他興奮地上論壇說,我現在拿著全鎮的大印。

自然是招來一陣嘲笑,真是沒見過世面,人家都怕麻煩,才讓你管章。

說真話的下場悲慘,自然就沒有人說真話。大家都會有意識地對自我進行美化,或者有意識地預設一些信息,有個網友,在論壇上指點江山,自稱是某省會大院子弟,實際上卻是河南濮陽的,他反覆強調,雖然是河南濮陽的,但他是油田子弟,大國企,不是普通河南人。

大院,在這個群體里是一種魔力一般的存在,儘管隨著改革開放的發展,大多數單位都已經不再集中分配住房,這時候,在這些嚮往權力的年輕人看來,大院代表著某種體制的孑遺,似乎有一種神秘的魔力。

於是,編造自己的出身,互相炫耀自己父母的官職,成了一種軍備競賽,你的父母是處級,我的父母就是廳級,不然,就沒有話語權,以至於到了後來,父母不是處級以上,都不好意思發表意見。

這種軍備競賽有時候甚至不是自願,而是來自於圈子內網友的抬舉,一個通行的慣例是,不直接吹噓自己,吹捧其他網友,再不自覺透露出自己跟他關係密切,無形中吹捧者的身價也高了,這種官場邏輯這些20來歲的青年無師自通地嫻熟。

3

這種吹捧是有價值的,無形中形成了圈子內部的凝聚力,在圈外人看來也許是一群病人的囈語,但在圈內人看來,卻是找到了同類。

軍備競賽的結果是造神,造神,每一個偶像被造出來,然後毀滅,這樣的遊戲反覆進行,卻樂此不疲。

在這個幾百個人的圈子裡,也不乏有真正的;”紅三代;;“,當然,這個;;”紅三代;;“的祖輩們與開國時站在天安門城樓上的那些人不同,那些人是開國元帥,開國大將,他們的祖輩是開國連長,開國排長。

他們的父輩,也不乏有真的體制內幹部,但對於他們而言,既沒有祖輩當年的機遇和勇氣,也沒有了父輩的堅忍和開拓,能找到的只有在網路上的虛幻。

一個肥胖的宅男自稱是開國少將的後代,聲稱在俄羅斯學航空,卻難掩自己對三次元的喜愛,每天花大量的時間在討論日本動漫,有一天宣稱要去爭奪幾千萬的遺產,找網友借錢,其中一個版主給了2000,此事再無下文;

而論壇的大版主,據說背景很大,當年自稱新中國某部門第一任首長的後代,那個部門在前清時期叫河道總督,但是這位首長姓王,他不幸姓楊,後來又拉虎皮做大旗,為自己捏造了一個喉舌部門的職務。

4

BBS的管理完全是人治模式,為了當一個版主,這些”紅三代“們極盡討好之能事,在各種場合奉承大版主,而一旦一朝權力在手,則依性情行事,這個在現實中毫無影響力的版主,這點虛擬權力,被他們在虛擬空間發揮到了極致,享受網民跪拜的錯覺。

版主無非就是在論壇刪帖,報請封人,季漢當上版主不久,就把自己討厭的一個網友封禁,當得到默許之後,他得到鼓舞,終於在一次BBS的日常爭論中,他發動自己的擁躉,把十幾個網友打成”壞分子“,予以禁言,其中不乏昨天還跟他稱兄道弟的哥兒們。

談笑間,灰飛煙滅,他感覺自己平定了一場叛亂。

他們的悲哀,在於沒有權力,他們的幸運或許也在於沒有權力。

瑞江現在已經不怎麼玩這個圈子了,”太忙了,有女兒了。“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漸漸地淡出了。

但是,圈子並沒有消失,最近,更有新鮮的血液加入,他們大多是95後,瑞江知道,新一代的”紅三代”來了,只要有權力,就會有羨慕權力的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