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丹:應當要有新的馬歇爾計劃

1990年結束的那場冷戰,告訴了我們,雙方最終對決的,其實還是社會制度。為了防止新冷戰中,中共和俄羅斯的聯手出擊。加強和鞏固民主國家的社會制度,必須提到議事日程上來了。

各位聽眾你們好,我是王丹。在中美貿易戰打得如火如荼的時候,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同意,這不僅是一場貿易戰。在貿易戰的背後,是美國全球戰略的調整。而這個調整的核心內容,就是對華政策的改變。問題是,幾十年來執行的推動中國進入國際社會,成為負責任的大國的對華政策,現在要發生180度的大轉彎,重新轉向遏止和圍堵,對很多中生代的美國對華政策研究者和制定者來說並非易事。值此之時,幾十年前的那場真正的冷戰的一些經驗,就值得拿出來重新檢視,或許可以得到一些啟發。

眾所周知,“二戰”後“冷戰”的開啟,一個標誌性的事件就是著名的“馬歇爾計劃”。1946年6月5日,當時的美國國務卿馬歇爾在哈佛大學的畢業典禮上致詞,公開宣佈美國將根絕招惹侵略的社會,經濟因素。他宣布:美國將援助歐洲復興重建,以避免政治騷亂和絕望,重振世界經濟,並且培養自由體制。同樣眾所周知的是,馬歇爾計劃挽救了歐洲,使得歐洲國家可以在戰爭的廢墟上重新站立起來,重建國力和武裝力量;而歐洲國家投桃報李,在北約的基礎上與美國密切合作,形成了一個鞏固的西方民主國家的聯盟。幾十年的冷戰時期,這個聯盟的穩定和團結,是最終美國獲勝的主要原因之一。

正如馬歇爾總結兩次世界大戰之後反省的那樣,很多的國家發展方向的轉變,尤其是德國和日本的發展軌跡,都證明了,一個新的極權國家的逐漸形成和逐漸開始擴張,更深層的原因在於其經濟和社會發展結構,只有從這樣子的根本上改造一個社會,才能防止它逐漸滑向法西斯主義和侵略。因此,要在冷戰中取得壓倒性的優勢,從經濟援助和社會改造的協助兩方面入手,或許比軍事對抗來得更有成效,成效也更能持久。

中國其實已經認識到了這一點。所謂的一帶一路計劃,除了地緣政治的考量和資產轉移的私慾之外,通過金錢援助對外輸出中國模式,從經濟發展的模式上影響自己所支持的國家,例如非洲各國,是中國早就已經在執行的全球策略。某種意義上說,這就是“新冷戰”的新特點。雙方比拼的不再是軍事實力,而是經濟發展的模式和經濟狀況。令人遺憾的是,在川普總統上台以後,提出了美國第一的口號,主張美國退出東亞等地區的孤立主義主張。這種主張雖然目前還沒有落實,但是美國的退出一定會給中國更大的空間,施加自己的影響。

不過,令人欣慰的是,最近,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布要在印太地區的一些國家開始投資,幫助他們興建基礎設施建設,並承諾初期投入1.2億美元,說明美國也開始意識到了這方面的重要性。今天,面對中國在全球的大撒幣政策,面對這種另類的咄咄逼人的攻勢,也是是美國和西方國家到了回顧舊冷戰的經驗,重新啟動新的類似馬歇爾計劃,來支援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的時候了。要知道,一個經濟凋敝的國家,是很容易接受中國的金援,也很容易接受政治上的威權統治的。而這種支援,在今天的情勢下,也不可能讓美國獨木支撐,需要國際社會的共同協力。日前,日本和澳大利亞也都表示,要加強對亞洲國家的經濟援助,就是一個令人關注的變化。

1990年結束的那場冷戰,告訴了我們,雙方最終對決的,其實還是社會制度。為了防止新冷戰中,中共和俄羅斯的聯手出擊。加強和鞏固民主國家的社會制度,必須提到議事日程上來了。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王丹為您做的評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