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內鬥 開國中將家中遭暗殺 警衛正和大30歲保姆鬼混

真相是:其中一個警衛員嚇得不敢出來。案發後對該警衛員進行了審查,他說他當時確實已經醒了,而且他確實也聽見了槍聲——正是因為聽見了槍響,他害怕了。他說,這些年沒仗打,當和平兵,聽見動了真傢伙就嚇得全身發抖,兩條腿直往一隻褲筒里塞。另一個警衛員則是做了非常荒唐的事情:當時他正和一個比他大30歲的保姆在一間屋裡姘居。房門「砰砰」山響,他以為有人捉姦呢,不敢開門。

中共官媒曾曝出,1970年,“開國”中將譚甫仁和妻子在昆明軍區大院家中被一名被隔離審查的軍官刺殺,當時兩名警衛員,一名嚇得全身發抖,另一名警衛員正和保姆偷情。此前,有報道揭露,譚甫仁其實不是死於被審查的軍官報復,而是和朱德、謝富治、李震和皮定鈞等人一樣,都死於中共高層的內鬥暗殺。

譚甫仁

2014年7月11日,大陸黨媒中新網發表作者辛聞的文章稱,1973年,筆者在昆明軍區工作,曾了解有關所說“建國以來最糟糕的警衛人員”的情況。

那是1970年12月17日凌晨,地處鬧市區的原昆明軍區大院42號院內,接連傳出了幾聲槍響。昆明軍區政委譚甫仁被凶手槍殺,身中3彈,其中胸部一彈從心臟旁穿透。譚經救治無效,當日中午死亡,時年60歲。其夫人同時被暗殺。

在20世紀70年代,該案震驚全國。

暗殺發生後,中央估計,案子很可能是內部人乾的,重點是軍區機關內部。

後經破案,凶手王自正1970年初被提升為昆明軍區政治部保衛副科長,後因家鄉告發其有歷史問題而被送到俘管所隔離審查。

王自正決心魚死網破,在筆記中列下了要殺害人的名字,包括3個軍區副司令員等,他還寫道:“不如殺譚甫仁,影響更大……。”

王自正對軍區首長及首長住宅的情況,包括首長活動規律、房屋結構等均了如指掌。他從軍區保衛部偷了兩枝手槍,深夜進入了譚甫仁壁壘森嚴的住宅。

譚甫仁的住宅共有5個警衛員,那時3個警衛員被部隊拉去參加“野營拉練”。兇犯跳進譚甫仁的深宅大院,逕直敲響了譚甫仁居住的主卧。先射殺了譚夫人,另一個房間的譚甫仁聞聲逃出直奔警衛員房間,卻敲不開房門,遂被王自正從容槍殺。

後經追查,王自正自知逃脫無望,開槍自殺身亡。

此前,《世紀風采》曾發表顧明的署名文章,披露此事的更多細節。

文章說,兇犯深夜跳進譚甫仁的深宅大院,徑直敲響了應該是譚甫仁居住的主卧。那一晚,譚恰恰沒有住在自己的屋裡,是夫人聞聲起床開的門。手槍子彈已經上膛,凶手直逼王里岩:“譚甫仁在什麼地方?”

王里岩回答:“不知道。”

凶手急眼遍搜屋子,見譚甫仁果然不在,於是開槍把譚甫仁夫人射殺。

凌晨5時許,軍區大院里絕對安靜。這槍聲是驚天動地的。手槍既已摳動,凶手接下來顯然是準備逃走的。那一晚,譚甫仁住在旁邊另一間屋裡,聽見槍聲,便往外跑,急呼警衛員。事實上,槍聲已經響過,寧靜已經打破。如果譚甫仁當時閉門不出,對方是不會也不可能一間屋子一間屋子地搜尋的。譚的自動現身,定然讓凶手喜出望外了。王自正立即跟上,在譚甫仁身後緊追不捨。譚甫仁在和平年代過得太久,已經忘記武器是自己的第二生命,已經沒有隨身佩槍的習慣,已經本能地把警衛員視為可靠的盾牌,所以他直奔附屬平房敲打警衛員的房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警衛員的門偏偏不開!

譚甫仁的這兩個警衛員為何都不開門呢?

警衛員都是18歲的小夥子,莫非他們瞌睡太大?可問題是:槍聲已經響了,而且首長已把門敲得山響,瞌睡再大也不至不被吵醒吧?

真相是:其中一個警衛員嚇得不敢出來。案發後對該警衛員進行了審查,他說他當時確實已經醒了,而且他確實也聽見了槍聲——正是因為聽見了槍響,他害怕了。他說,這些年沒仗打,當和平兵,聽見動了真傢伙就嚇得全身發抖,兩條腿直往一隻褲筒里塞。另一個警衛員則是做了非常荒唐的事情:當時他正和一個比他大30歲的保姆在一間屋裡姘居。房門“砰砰”山響,他以為有人捉姦呢,不敢開門。

總之,一切條件都為凶手準備停當。窄窄的小天井裡,譚甫仁已無處可逃,凶手王自正非常從容地對將軍進行了射擊。

文章披露,暗殺發生後,周恩來大為吃驚,當即指示:“要火速組織搶救譚甫仁。案子很可能是內部人乾的,要抓緊時間破案,重點是軍區機關內部;成立專案組,由周興同志負責,公安部派人協助。”

1971年2月,周恩來閱畢昆明軍區呈上的《關於譚甫仁同志遇害經過初步調查報告》後,心情沉重地作了重要批示,其中有這樣一句話:“此乃最糟糕的警衛人員。要引以為戒!”

譚甫仁之死真相?

2007年,《新紀元周刊》發表文章,揭露朱德、譚甫仁、謝富治、李震和皮定鈞等人,其實都死於中共內部暗殺。

文章說,自從毛澤東執掌中共的帥印後,他比斯大林棋高一籌,發明用階級鬥爭和政治運動的方法在精神上和思想上翦除黨內異己和反對勢力,替代肉體虐殺。然而在暗地裡,暗殺和滅門在中共執政後依舊是黨內鬥爭在絕密狀態下採取的終極手段。譚甫仁、謝富治、李天佑、李震以及朱德和皮定鈞神秘死亡的原因,至今仍為中共塵封,不為世人所知。

譚甫仁中將(一九一八~一九七O),廣東仁化人,參加八一南昌起義,曾任十五兵團政委,林彪心腹愛將。一九七O年十二月十七日凌晨五時,時任昆明軍區司令和雲南省革委會主任的譚甫仁中將及其妻子王里岩在軍區大院內的寓所被人槍殺。譚身中三彈(頸、肩、胸),凶手揚長而去。事後成立以周興為組長,王必成、蔡順旺為副組長的調查小組,調查結果令人啼笑皆非。凶手王自正(王志政)畏罪自殺。王是軍區幹部,文革中被隔離審查。他從容自在地走出牛棚,取來警衛槍支,進入戒備森嚴的軍區大院,打死譚甫仁夫妻後居然未被警衛發現,再返回牛棚,從容自在地“自殺”。在中共階級鬥爭酷烈的年代,連三歲小孩都不會相信這種神話。

事實真相如何呢?譚甫仁是林彪線上的人物。死前曾接到一個神秘的命令,令他擊下一架某時某刻飛臨昆明軍區空域的飛機。譚沒有擊落這架飛機,而是令它迫降。飛機降落後,走出周恩來,譚甫仁驚得混身冒冷汗。隨後發生了他被槍殺事件。

一九七一年五月,謝富治(一九O七~一九七一)和李天佑(一九一四~一九七一)二位上將在北京東四牌樓被槍殺。謝李二人同乘一車途經東四牌樓,預伏在東四牌樓邊修理電纜的高架車上的殺手趁謝李汽車被前面途經的數輛□囚車□擋路而暫停行駛的片刻之際,將李天佑擊中頭部當場身亡。謝富治膽部中彈,急送首都醫院不治身亡,凶手乘坐預先仃靠在轉角處的二輛汽車逃離清b場。這二輛汽車沒有牌照,當時只有八三四一部隊才有無牌照汽車,是進出天安門的專車。囚車也是事先安排好的。目擊證人楊澄中當時任在東四牌樓的北京第一O五糧油食品商店的會計,案發時他正巧在店內做生意,目擊了全部過程,楊現在移居美國。

謝富治和李天佑均為上將軍銜,謝富治當時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和公安部長。當時流傳謝富治也是四人幫的重要成員。四人幫王張江姚加上謝,應為五人幫。粉碎四人幫後謝被開除黨藉,撤銷悼詞。他的骨灰盒同康生一起移出八寶山公墓。李天佑的訃告稱,李天佑上將於一九七O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北京病逝,享年五十六歲,時任副總參謀長。

接替謝富治任公安部長的李震(一九一五~一九七三)於一九七三年十月二十日上午十一時至十二時之間“弔死”於中南海通向天安門的地道內的熱力管道上。這條秘密通道只有毛、林、周三人可用。周特許江青、陳毅、陳伯達、康生使用過。其他有謝富治、李震、汪東興可用。一九七三年十月二十一日,公安部副部長於桑報告,公安部長李震失蹤。他的屍體發現在中南海通向天安門的秘密地道內的熱力通道室中,熱力通道室高不及一米五,僅容一人蹲坐,李震跪坐在地下,吊繩懸於熱力管道。李身材高大,且會武功,採用這種姿勢“自殺”,非常人所能。除非李震有特異的雜技功能。事實上他是在地道里被人勒死,然後製造自殺假象。專案組負責人祝家耀是四人幫線上人物,當時從上海五七O三廠急調北京,對公安部長於桑和劉復之隔離審查。

李震少將出身於二野,曾是鄧小平愛將,後又成為謝富治親信。謝任部長李任副部長兼中央專案審查二組組長,謝死後李接任部長。一九八一年審判四人幫材料時揭發,謝李和趙登程曾製造了“中國(馬列)共產黨’’假案,誣陷朱德、陳毅、李富春、董必武、葉劍英、李先念、賀龍、劉伯承、徐向前、聶榮臻、譚震林、王震。李、趙又製造了“石、聞、宋反革命集團謀害蘇枚”假案。蘇枚系康生妻妹,石磊為中央政法幹校副校長,聞伯俊和宋公田是政法幹校醫生。李又曾奉謝令准許聶元梓的“揪叛徒兵團”去全國各地查閱檔案。

在中共歷史上最為撲朔迷離、神秘莫測的莫過於“皮定鈞中將死亡之謎”。官方和民間流傳著多種版本,中共將這一事件的材料定為最高“絕密”級。

“朱毛不死,大難不止。”這句話是流傳於六十多年前中國的一句民謠。可見當時朱德地位曾高過毛澤東。大陸易幟後,軍事行動退位,朱毛的排名亦易位。盧山會議朱德同情彭德懷,毛朱產生過隙。文革期間,毛澤東將朱德定位為“中國頭號大軍閥”,曾被紅衛兵揪斗。可是朱德的威望仍然依舊。一九七六年他九十多歲高齡,健康狀況仍舊好過奄奄一息的毛澤東,朱德於一九七六年七月六日,僅早過毛澤東一個多月死去。當年官方的解釋是七月六日下午朱德以人大委員長的身份接見澳大利亞總理馬爾梅.弗雷澤時被“空調”冷凍了一個小時,引起感冒併發症而突然病故。

以毛澤東偕四人幫為首的朱德治喪委員會規定,在舉行朱德的追悼會時,誰都不準瞻仰朱德的遺容.參加朱德追悼會的中央領導、生前戰友、親朋好友均遵守這條“鐵的紀律”,只有二個人不遵守“紀律”。一位是從朝鮮專程趕來奔喪的金日成,另一位便是福州軍區司令皮定鈞中將。皮定鈞是中共著名戰將,毛澤東稱皮定鈞為“皮老虎”。抗戰時曾任中原軍區二野一縱一旅旅長。毛澤東在審閱軍銜名單時,特批“皮旅有功,由少晉中”,遂被定為中將。

皮定鈞天不怕地不怕,你不讓我看我偏要看。不看不知道看了嚇一跳。揭開朱德身上覆蓋的黨旗,在腥紅的黨旗下,朱德面容發黑,裸露的雙手也焦黑焦黑,皮定鈞心中有了數,次日不聲不響帶了秘書、警衛和陪送的八三四一部隊警衛乘專機返回福州。飛臨福建上空時,座機撞向漳浦縣境內的灶山,機上人員無一生還。

中共正式公布的皮定鈞死因為一九七六年七月,皮定鈞眼疾開刀後同兒子皮國成、秘書肖有明、護士李光榮乘蘇式米8直升機在東山島參觀三軍演習,直升機失事在漳浦縣灶山撞山遇難。皮定鈞夫人張烽肯定了官方的說法。她還捐出皮定鈞皮國成父子的喪葬費作慈善基金。

以後,山西日報的“皮定鈞中將遇難真相”、天津蘭盾出版社的“空中驚魂”、寧夏出版社的“鄧小平遇刺真相”等多種國內出版物中出現了皮定鈞死亡真相的另一種版本:

皮定鈞是劉鄧二野的老部下,一九七五年鄧小平復出後,主持中央工作,鄧曾調皮定鈞兼任中央軍委的工作。某日鄧乘專機飛廣州接待非洲某國元首,當時皮定鈞正在北京為福州軍區發生的一起駕機叛逃台灣事件參加調查工作。皮定鈞在中央軍委得知鄧小平有被四人幫殘害的可能性。四人幫令其爪牙在皮離福州期間主持軍區工作的副參謀長李振川擊落鄧小平座機。鄧的專機已升空,皮當即用自己專機追趕鄧小平,在漳浦上空,用自己的座機擋住了射向鄧小平的導彈,自己壯烈犧牲。其曲折離奇的過程足以寫成一篇驚險小說。但皮定鈞夫人張烽否定了這種傳說。

最近,定居香港的皮定鈞事件目擊證人陳老先生(此處暫隱其名),打破沉默,在香港揭出三十多年前驚人的事實真相。陳老先生是福建漳浦人,當年工作於中南海內的中央專案組。皮定鈞座機撞山時他正返家鄉探親,目擊了漳浦灶山的搜山行動。一九七六年七月六日晚,朱德身體健康,他並非死於感冒併發症。他在家中離奇地“觸電”。警衛侍從急送醫院搶救,途中“碰巧”與一輛十二□載重卡車相撞,朱德和警衛皆亡。

皮定鈞遇難那天天氣晴朗,灶山僅高四百公尺,正常飛行不會撞山。事件發生後漳州軍分區派出五十多名軍人會同漳浦公安局長以及二名蘇聯專家(飛機為前蘇聯製造)在十多公里範圍大陸毯式搜山,搜遍一草一木難覓撞山痕迹。機上死的除皮定鈞外,還有皮定鈞的秘書和衛士三人,正副駕駛員以及八三四一部隊二人。除正副駕駛員外,其餘七人中有六個人的佩槍曾經駁火。陳老先生宣稱,必要時他會挺身而出,為這一歷史事件作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于飛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