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年內2000中國學生申請美國簽證遭嚴查 到底什麼狀況?

美中貿易戰之際,美國政府收緊了部分中國留學生的簽證申請。且最近有關中國學者赴美簽證被拒事件,引發華人和中國學子對赴美簽證受到更嚴格審查的關注。

不僅如此,隨著簽證政策的收緊,那些因簽證過期滯留美國的中國人也前途未卜,他們後續獲得簽證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

美國移民局在7月13日發布消息稱,自今年9月11日起,移民局官員有權在申請者所遞材料不完整或不充分的情況下直接拒絕其移民或非移民簽證申請,不需要發出補件通知再決定。鑒於近來美簽政策收緊的形勢,這次的政策變動給予了移民局官員很大的操作空間去判斷收到的申請材料是否“充分、完整”,很有可能將進一步加大申請留美簽證的難度。

現在赴美簽證到底是什麼情況?

上半年2000名中國學生申請被嚴審

香港《南華早報》8月10日報道,去年,一名在美國普渡大學就讀的中國學生孫女士在廣州申請赴美簽證,等待大約六個星期,她拿到J-1非移民簽證。這是一種頒發給海外研究人員、教授和交流訪問學者的簽證。

孫女士被領事館工作人員面試半小時,“當他們意識到我的學位是在電信領域時,面試突然結束,工作人員說我的申請需要額外檢查,”她說。

而在2016年,她在兩周內完成申請程序。今年孫女士在遞交申請材料兩個多月後,並再次向美國領事館工作人員詳細解釋她的研究工作,終於在8月1日拿到簽證。

據報道,美中貿易緊張局勢展開以來,美國對中國科學專業研究生的簽證審查趨嚴,孫小姐的案例是其中一起。

根據德克薩斯州網站Checkee.info的數據,今年1月至6月期間,超過2,000名中國學生報告不得不接受更嚴格的美國簽證審查,而去年同期則少於1,500人。該網站稱,科學和技術專業學生最有可能獲得額外關注。

自今年7月11日起,在機器人、航空和高科技製造等專業就讀的中國研究生只能獲得一年美國簽證。美聯社報導,在任何可能引起美國懷疑的機構進行研究或管理工作的中國公民申請美國簽證,則需要獲得額外許可。

今年2月,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稱:“我們將考慮限制來自指定國家的外國STEM學生,以確保不將知識產權轉讓給我們的競爭對手,同時確保美國招聘最先進技術人才的重要性。”

根據美國國土安全部基於網路的學生和交流訪問者信息系統數據,去年在美國學習的362,000多名中國學生中,有152,000人,即42%,就讀STEM相關專業。去年中國學生的F-1簽證減少了24%。

8月9日,國務院發言人諾爾特(Heather Nauert)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現在許多中國學生在美國學習,美中民間交流也很強勁;但的確也擔心部分人士可能進入美國,企圖獲取美國技術和其它資訊,並將這些技術和資訊帶回中國。

諾爾特也說,很喜歡讓中國學生在美國留學。

中國學者赴美簽證審查趨嚴

媒體報道稱,雖然有多少中國學者赴美簽證受影響沒有官方數據,但有傳聞表明更多中國科技類研究人員正面臨更嚴格審查。中國學者赴美參加會議也趨困難。

中國中部一所名牌大學電信系一名姓王的教授表示,他的一個同事申請美國簽證被拒,另一同事赴美參加技術會議也受到拖延。

他說,這兩名同事之前曾多次訪問過美國。

“兩人都收到了來自美國的邀請函,但他們要麼未及時獲得簽證,要麼在沒有解釋的情況下被拒簽,”他說。王教授補充說他能夠參加會議是因為有10年簽證。

根據《科學》雜誌報道,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院長饒毅曾獲得美國公民身份,並於2009年宣布放棄美國公民身份。饒毅也一再被美國拒簽。

饒毅表示,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邀請他參加7月23日和24日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的一個旨在為全球在腦科學領域的協調工作創造便利的研討會。然而,在他去申請赴美簽證時,再一次被拒絕。

簽證過期滯留的中國人前途未卜

不僅僅是學者和留學生獲得簽證越來越難,在美國簽證逾期的中國人也前途未卜。美國國土安全部最新數據顯示,最近12個月內,簽證逾期居留的外國人超過70萬;移民律師指出,這群人當中,還有不少人雖然非法但老實居留在美國,他們在當前嚴峻移民形勢下,前途未卜。

移民律師劉汝華說,逾期居留問題由來已久,在美國用合法身份入境但非法滯留的人,數量遠超過偷渡入境人數。這些人留在美國後主要分三種情況,第一種什麼都不做,於是身份完全黑下來,第二種申請政庇,第三種是通過和公民結婚等方式調整成合法身份。

以華裔群體來說,由於過去幾年赴美旅遊簽證申請難度不大,無論是到美國幾次之後留下不走,還是第一次赴美後就決定不走,這些人選擇政治庇護的不在少數。

律師冉燕飛說,如今政庇申請提交不到一個月,就會被要求面試,一旦面試未通過就會放至遞解法庭,進入遣返程序。

冉燕飛說,使用旅遊簽證赴美,90天內就與美國公民或綠卡持有者結婚的人,根據2017年9月新出台的政策,該行為會被認為涉嫌申請赴美簽證是欺騙美國政府,很可能無法順利申請綠卡。

學術機構成為敏感地點

保護美國知識產權是川普對華貿易政策的一項重點,而研究所特別容易受到間諜入侵。根據美國國防部統計,在外國人獲取美國敏感信息或機密信息的行動當中,有四分之一是通過學術機構實現的。

在今年四月份國會聽證會上,美國前國家反間諜官員克里夫(Michelle Cleave)說,美國的自由和開放讓美國成為“間諜的天堂”。

在美中貿易戰展開之際,35歲的中國億萬富翁劉若鵬在美求學的經歷再次被美國媒體關注。

NBC報道稱,杜克大學的史密斯(David Smith)博士是世界上研究“超材料”的專家。劉若鵬12年前來到美國,在史密斯實驗室學習。

2008年,劉若鵬在杜克大學幫助開發隱形斗篷,但是他偷偷跟中國同事合作,還邀請他們參觀杜克實驗室。

劉若鵬回到中國之後建立了研究所,最終獲得數百萬美元的投資,註冊了數千個專利。

不僅如此,近年來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也常被指責。

《外交政策》(FP)3月7日發表一篇調查性報道,披露了CSSA和中共使館的詭異關係。中共領導人訪問美國時,都會有大量的留學生舉著橫幅和旗幟列隊迎接,FP的調查發現,使館通過CSSA幫助組織、動員學生參加歡迎領導人的活動。

實際上,美國簽證審查趨嚴,也不是今年以來才有的事情。美國華盛頓的研究機構美國政策國家基金會報告顯示:自川普總統就職以來,移民局的要求補材料的情況越來越普遍,到去年第四季度有68.9%的申請被要求補材料,各類工簽的拒簽率都呈上升趨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加拿大和美國必讀關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