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中國地緣政治力量與湄公河生態浩劫

湄公河地區的生存壞境受到中國地緣政治力量的威脅,這種力量大到可以改變自然。

2018年2月,在位於泰國北部清萊市(Chiang Rai)溫敬區(Wiang Kaen)的華魯村(Huayluk),承重150噸的觀光船照常載著乘客前往寮國。船隻沿著湄公河向急流湍涌處前進,島嶼在前方依稀可見。

水位保持在河岸下五六米處,表明旱季即將到來。向遠望去,一大片沙堤出現,那裡是寮國博膠省(Bokeo)會曬(Houayxai)所在地。

漁民

快艇最多可搭載八名乘客;不停地從河的一邊穿行到另一邊。船上坐著寮國人,在返回家鄉的途中,手提箱里裝滿了來自鄰國泰國的物品,岸上的生活通常如此。

華魯村地處邊境地帶,在那裡,湄公河從泰國綿延至寮國(Laos)境內。

"今天我抓到了好幾種魚。味道不同,散發的香味也不同。魚類和肉類不一樣,每天都可以吃。每天吃肉就會很無聊。"

44歲的老村民尼特旺(Prasit Intawong)住在清萊市的華魯村,一邊笑著說,一邊把魚一隻一隻從漁網中拿出來

44歲的老村民尼特旺(Prasit Intawong)住在清萊市的華魯村,一邊笑著說,一邊把魚一隻一隻從漁網中拿出來。他把空了的漁網沒入膝蓋高的水裡,30分鐘後,十幾條手掌大小的魚跳進了網中。

10月到11月期間潮水下降,華魯村的村民能在此之前從賣魚的生意中賺到一筆。尼特旺說,"到了每年捕魚季,有人能在三個月里賺到六、七萬泰銖,有時是四、五個月。魚賣得很貴,一公斤250到300泰銖。"

即使河中的魚類資源比以前少了很多,但對於尼特旺來說,除了賣自家種的菜,賣魚仍然是他的第二收入來源。和尼特旺一樣,那些祖先從對面的寮國搬來此地的漁民都看到了在湄公河這個巨流中發生的變化。

"自從中國在上游建造水壩以來,變化就出現了。潮汐開始不規則變化。通常在五月潮漲,同一時間,魚開始產卵。但現在我們不知道何時潮漲潮落。"

尼特旺知道中國政府正在開展一項改善湄公河航運的項目,並在2017年派遣船隻造訪此地,帶領一眾地質學家進行考察。但尼特旺並不知道,像他一樣的本地人能從這個航運項目中獲得什麼。

"如果為了船隻通行而打通岩石和急流,那麼魚也活不下去了。因為河裡的小島和洞穴是它們居住的地方。"

重啟湄公河急流爆破

十多年前就有了加強湄公河航運的想法。中緬邊境和緬甸寮國邊境的岩石和小島已經拆除。拆除行動由中國資助。

十多年前就有了加強湄公河航運的想法。中緬邊境和緬甸寮國邊境的岩石和小島已經拆除

該項目目前正處於第二階段,即2015-2025計劃。重點是調查從中國雲南省到寮國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之間跨越631公里的河流,並做出航運可行性研究。計劃是打通急流,拆除岩石,讓承重500噸的貨船在河裡航行。同樣,該項目由中國資助。

湄公河是世界上第十二長河,也是亞洲第七長河。長約4,350公里。

有四個國家位於湄公河上游,泰國是其中一個。2016年12月,泰國軍政府簽署了允許在河上自由航行的協議,批准中國為"航道改善工程"進行地質、水文和工程勘察。

2017年,中國工程船考察了15個急流區,跨越泰國邊境96公里的湄公河段。

湄公河是世界上第十二長河,也是亞洲第七長河

湄公河中國急流爆破時間表

1992年:六國建立大湄公河區域經濟合作,簡稱GMS。成員包括:中國(雲南)、緬甸、寮國、泰國、柬埔寨、越南。

1994年:中國、寮國、緬甸和泰國簽署協議,允許湄公河自由航運。

2002年:泰國內閣批准航運改進項目的環境影響評估。

2002-2003年:中國在沿西南部雲南省到緬甸寮國邊境的湄公河段開展急流爆破計劃。

2003年:在遭到當地民眾和環保組織的強烈反對後,泰國內閣暫停了該項目。

2016年:中國啟動瀾滄江-湄公河合作機制,簡稱瀾湄合作(成員包括:泰國、中國、柬埔寨、寮國、緬甸、越南)。

中國媒體報道,中國和另外四個亞洲國家正在重新啟動航運改進工程,允許承重500噸的貨船起航。(3月)

中國工程師船勘察寮國境內湄公河。(11月)

泰國內閣不顧當地人反對,批准了所謂的"瀾滄江-湄公河國際航運發展規劃:2015-2025"。(12月)

2017年:中國工程船勘察了15個急流區,覆蓋泰國邊境96公里長的湄公河段。(4月-5月)

泰國外交部長敦・巴穆威奈(Don Pramudwinai)表示,中國已同意停止在湄公河沿岸爆破小島。(12月)

如果自然界的滔滔大河變成可承重500噸的人工運河,將對生態和自然遺產造成不良影響。環境保護主義者和民間社會對此表示關注。

一年後,2017年12月,泰國外交部長敦·巴穆威奈向媒體表示,中國準備暫停此項目。中國對此沒有發表任何評論。

泰國Rak Chiang Khong環保集團是清孔地方民間社區網路。該集團主席羅卡威(Niwat Roykaew)多年來一直致力於拯救湄公河。他站在孔壁隆(Khon Pi Long)急流區附近,向我們展示了那裡的生態系統多樣性。這個急流區是96公里河段中的一個,從金三角(Golden Triangle)綿延到泰國北部清萊省的清帕岱(Kaeng Pha Dai)。

對魚類品種的影響

雨季來臨,魚類從沒入水中的岩石里吮吸海藻,在岩石上留下了這些痕迹

水生生物專家威特彥諾(Chawalit Wittayanond)堅信,急流爆破項目將對該地區的水生生物和生物多樣性產生影響。

在4月至5月的魚類繁殖季,生活在湄公河下游地區的湄公河巨鯰將向上游,在清萊市的清孔區(Chiang Khong)產卵。

威特彥諾博士告訴BBC泰文網,"中國水壩對水位的控制導致潮汐不斷變化,破壞了急流區的生態系統,影響了生存在這裡的各種植物、鳥類和水生動物。"

2017年11月,威特彥諾博士與本地漁業部合作,調查從清盛(Chiang Saen)到溫敬區域間的湄公河魚類。中國國有企業在此地為大型水壩項目的開展進行勘探。威特彥諾博士稱,這項調查至少發現了70個魚類品種。

過去,針對湄公河商業航運的改善工程已經對寮國的農民產生了影響。

其中30個品種是經濟魚類,為河流兩岸的村民創造營收。至少有6個品種是瀕臨滅絕物種,包括湄公河巨鯰、虎斑魚(panthera)、淡水寶刀魚、獨目鯉、湄公河魟魚和海豚鯽。

過去,針對湄公河商業航運的改善工程已經對寮國的農民產生了影響。

2004年6月發布的《湄公河-瀾滄江商業水道改善環境影響評價報告》稱,急流爆破產生的岩石被傾倒在該地區附近的耕地上。

�湄公河沿岸的居民必須面對這些商業水道改善工程帶來的後果。�

為了避免非自然的潮汐氾濫,許多農田被迫向高處轉移。

在2002年河岸遭到嚴重腐蝕之後,每個雨季,居住在泰國清盛對面邦東沙旺(Ban Don Sawan)的農民都被迫遷往別處。

河水越來越渾濁、河流越來越湍急,大型貨船的往來使得波濤變得洶湧,食物來源也變得匱乏,湄公河沿岸的居民必須面對這些商業水道改善工程帶來的後果。

對於許多人來說,他們未來肯定不想面對。

湄公河流經寮國烏多姆賽省份的北本鎮。

在寮國烏多姆賽省內的北本鎮鑾塘村(Luang Tong),只有一條進出的路:湄公河水道。

一名72歲的男子告訴BBC泰文網,他不了解水道改善項目。但是,由於北本大壩已經開始建造,其他村民擔心,他們可能被迫要在2020年遷移土地。這個村莊距離鑾塘村僅10公里。

根據國際流浪者(International Rovers),北本水電項目是湄公河下游主流區域建造的第三座水電站。中國大唐集團海外投資是領導這一項目的開發商。

一位寮國官員表示,村民將遷移到北本水壩的南邊,評估賠償損失的機制已經開始運行。

一位寮國婦女擔心,如果他們必須遠離湄公河,家庭日常開支會上漲,因為湄公河這一重要的交通渠道為他們帶來了食物。

中國:小題大做?

從北本(Pakbeng)港口啟航,沿著湄公河航行,我們看到,琅勃拉邦附近已經開始興建鐵路,將連接湄公河兩岸。

在不久的將來,鐵路將成為這個內陸國家的新式交通方式。這是中國計劃建造連接中南半島(Indochina)交通網路的一部分。

根據《寮國時報》(Laotian Times)的報道,在寮國和中國邊境興建的鐵路已經完成兩成多,此鐵路貫穿磨丁市(Boten)和琅勃拉邦,直通萬象(Vientiane)。該工程於2016年底開始,計劃於2021年結束。

中老鐵路建造工地,位於寮國琅勃拉邦13號高速公路沿途。

中老鐵路建造工地,位於寮國琅勃拉邦13號高速公路沿途。

泰國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經濟學院的班汗沙恩(Aksornsri Panhamsarn)博士說,似乎爆破湄公河急流的計劃有所放緩。可能是因為中國不想小題大做。

最近,有證據表明,由於當地保守團體與居民發生衝突,中國認為不值得投資水道改善工程。

有趣的是,班汗沙恩指出,中國國有企業更加註重建立連接中老以及中南半島城市的鐵路網路。

"中國對中南半島興趣十足,這五個國家擁有2.37億人口,是一個龐大的消費市場,國內生產總值可達到9400億美元。"

泰國國際河流運動統籌員迪茨(Pienporn Deetes)倡導河流保護,他堅信,水壩工程項目可能隨時重啟。

迪茨告訴BBC泰文網,"他們認為湄公河是一條航運通道,而不是生態系統以及村民食物和產品的主要來源......在我看來,他們不會放棄這個項目,只是放緩了速度,等待在合適的時機重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BBC中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