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10年豁免綠卡救了他 罕見裁決不必遞解

ICE突擊執法,不少背負遞解令的無證移民被抓入移民監獄。(本報檔案照)

移民法庭正面臨積案困擾,現在高院的一項罕見裁決,又讓移民法庭面臨新挑戰。圖為位於華盛頓的最高法院。(美聯社檔案照)

隨著近年來移民案子不斷積壓、處理時間也逐漸延長,有的民眾已符合申請“非永久居民取消遞解出境”(Cancellation of Removal for Nonpermanent Residents)、俗稱“十年豁免綠卡”的條件而不自知。

移民律師表示,根據聯邦最高法院日前Pereira v. Sessions案的判決,若出庭通知(Notice to Appear,簡稱NTA或I-862表格)的上庭時間標註“待定”(To Be Set或To Be Decided),處在遞解程序中的非永久居民可繼續累計在美居住時間、達到至少十年,從而申請“十年豁免綠卡”。

高院以八票對一票的這項裁決,涉及的是巴西工人培瑞拉(Wescley Pereira)居留美國至少十年期間奉公守法,因被遞解其在美親人生活將受波及,而要求給予“特別綠卡”的案件。

培瑞拉於2000年持觀光簽證來美,定居麻州瑪莎葡萄園,在美育有兩名子女。2006年,培瑞拉酒駕被捕,接獲通知出庭移民法庭,但通知書未明列聽證細節,一年余後,附有詳情的信函寄給他但因無法寄送被退回,移民法官因他未出庭,對他下達遞解令。

2013年,培瑞拉駕車車頭燈未開被警察攔檢,因遞解令在案,移民當局將之羈押,當時他居留美國時間,已符合申請綠卡資格。

聯邦政府表示,培瑞拉居留時間只能計入他接獲通知前的時間。但高院持不同看法,指出未明列聽證時間、地點的通知不是符合法律的通知,培瑞拉居留美國時間應將他直到申請特別綠卡的所有時間都納入。

高院這個鮮為人知的裁決,似乎是針對“如何適當通知處於遞解程序的移民出庭”的程序問題,但其在移民法庭的廣泛運用,卻決定了成千上萬移民能否獲准居留美國的命運。

自從高院今年6月做出此裁決,移民律師一再藉此要求法官取消其客戶的遞解令。部分移民法官已因此拒絕下達遞解令,此裁決也影響其他移民案件,例如最近在華盛頓州的一件案子,一名墨西哥農場工人非法入境罪名雖已確定,卻因而控罪遭撤銷。

目前不確定有多少移民受到影響,有的移民法官駁回律師取消遞解的要求,但田納西、新澤西和加州法官則准許移民律師上述所求。北卡羅來納州移民律師麥金尼說:“這項裁決的潛在影響鉅大而深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