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杜彼得:和美國人打交道又不被羞辱的秘訣

——若以水濟水 誰食之? 琴瑟之專一 誰聽之?

現在與美國發生磨擦的國家,千萬別聽信一些政治掮客的謊言,試圖與兩大黨中的那一黨議員多交往,支持該黨的選舉,想給自己國家造成有利的形勢,因為你們肯定會大失所望。2016年不少亞洲地區的國家,誤信希拉里一定當選,撒了不少銀子,結果是差一點成了另類的「通俄門」。任何一個國家,最正確的概念是與「美國」打交道,而不要介入美國內部的政黨之爭,這樣既健康又實際,也不必為「押錯寶」而自取其辱。

美國現況,華人此風不可長

那天從電視的報導中,看到有一12歲的中國女孩,和遊學團以觀光簽證來美參訪,在華盛頓雷根機場(DCA)疑似被綁架,換了衣服之後被一位阿姨帶走。警方在接到報案後,出動大批警力協尋全面找人,經由媒體呼籲之下,2日被“安珀警報”失蹤女孩,3日上午現身報平安。負責偵辦的機場警局局長(David Huchler)說,這是警民合作完成目標的一次體現,小女孩目前在父母身邊,“我們的任務只是確定她安全不受傷害。”(警方未說明如何找到女孩,以及父母採用此法與女兒團聚是否恰當?只表示,聯邦調查局已介入調查中。)

後來才知在機場帶走小孩馬金晶(Jinjing Ma)的是她母親,她的父母在美都有合法身份,用這種脫團後的方式接走,有偷渡的嫌疑,只是小女孩的旅遊簽證仍有效,現在並未違反刑法或移民法,最多也只是違反遊學團或旅行團的條例。相關單位並沒有對這一家人做出任何執法活動,即便知道此事動機不單純,依照法律仍無法將他們逮捕或遣返。

其實在當天晚上看到這則新聞,從畫面中,我們看到12歲的馬金晶體型不小,而且以現代12歲的智商和常識都已不低,帶她走的場景並不像被綁架的樣子。我們直覺想到95年代左右,在紐約不斷的上演來觀光、表演的小留學生跳團脫隊事件,後來;凡是出來的團隊,都要有保證人,否則即便護照統一由領隊保管,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發出邀請函的單位或公司、學校,都要負有連帶的責任。

猶記得同樣的年代,不只是在紐約,有一次筆者應邀到加拿大溫哥華參加一個華人慈善活動,碰到一位國內來的朋友,他告訴我們,本是某市的局級幹部,帶了一個考察小組(6人)到溫哥華考察,參訪第三天,整個6人小組走掉了4個,連護照也不要了,只剩團長與副團長二人。由於那個年代,國內的政治氣氛比較嚴肅,他們二人想想回去接受調查也是前途未卜,感覺到危機四伏,最後也選擇了“出走”,在溫哥華餐館從事打工。(離鄉背井的無奈,和家人的分離、思念,在敘述中;我們看到了其眼中的淚光,也跟著鼻酸。)

我們雖然替做父母能與女兒團聚感到高興,不論外界如何評論這次事件是“脫團”,或“跳機”,以這樣的方式在轉換身份上會比“偷渡者容易”,但2000年之前中國來美簽證困難,就是被層出不窮的類似事件所累。而這次的事件,不僅對小女孩參與的遊學機構造成嚴重信譽打擊,也會導致今後中國遊學團出訪簽證的困難,尤其是在目前美中關係緊張之際。

川普政府在阻斷“西語裔”非法移民的政策上,又加大了對“移民”政策的審視。我們在這二年,一直呼籲擁有綠卡的華人,一定要做出選擇,要就入籍成為“公民”,再不就選擇回國定居,絕對不要人在美國,又惦記著國內的“福利”,乃至於遲遲不入籍,會吃大虧的。存在的意義是生命最大的哲學,在浩瀚的世界裡,要強烈審視自己留下的痕迹,它代表的是你這個人的“價值”,難道它只值2,000元人民幣的福利,最後可能變成里外不是人。

川普總統重新定義美國移民法的“公共負擔”(Public charge)的外國人,都可能因此而不能入境美國或調整身份成為永久居民,且會被遞解出境的危險。新定義認為,擴大公共福利的適用範圍,納入非現金福利的項目。在美國合法居住的移民者曾享用過或其家庭成員曾享用過歐巴馬健保、兒童健康保險、食品券或其他福利,在申請綠卡和入籍時會更加困難。

川普政府的這個定義影響深遠,且無需國會批准,只需如柯林頓在1999年時那樣為(Public change)這個最先在1800年出現在移民法中的術語重新定義即可。當年將它寫進移民法的初衷,是令美國不用負擔太多對社會不能做出貢獻的移民。國安部的發言人最近表示,“政府承諾執行現有的移民法,那些法律旨在保護美國納稅人,確保謀求進入或留在美國的外國人可以自給自足。”

聯合國2018年全球幸福報告指數第一的國家就是“芬蘭”,有位記者問一位老婆婆:“今年芬蘭是全球最快樂的國家,到底是什麼令你們那麼快樂?”她笑了笑說:“大概我們都沒有刻意追求快樂,也沒有刻意迴避痛苦、失意和哀傷,只要求自己好好過一天,快樂這玩意便會悄悄走近。”(芬蘭人的超越、不俗,是他們知足常樂。)

芬蘭是在公元前八千年,便有人類活動遺迹的國家,近數百年被不同的帝國統治,十二世紀被瑞典帝國侵佔,到了十七世紀又被俄國侵佔。1889年至1917年間,沙皇曾經將芬蘭俄化,但同年沙皇被十月革命推翻後,芬蘭也宣布獨立。獨立後的芬蘭命運多桀,先是內戰,後又與蘇聯進行兩次戰爭,被奪走了不少國土,一直到蘇聯解體後,芬蘭人才脫貧,經濟高速增長。

任何一個國家都有自身的歷史、文化上難以割捨的包袱,因此執政者也肯定會面對從包袱中衍生出來的危機與困難,能不能“共體時艱”就會展現該國的“精神”與“民族性”。克羅埃西亞與芬蘭在本質上是絕對的不同,但在舞台上的表現,卻各有各自的“美麗”,由點線到面形成的畫面,即為其民族性的“精彩”。

川普總統在紐澤西州的小鎮(Bedminster)的高球俱樂部舉行晚宴,白宮將其形容為“讓總統聆聽經濟狀況,以及聆聽未來一年重點項目和想法的機會”。不出所料,值此美中貿易戰之際,川普將大部分時間花在批評中國的個人見解上,包括基礎建設和赴美留學計劃等。川普對中國向美之報復,感到既憤怒又驚訝,並謂他的首要任務,就是停止超級大國利用不公平貿易佔美國便宜。

做為美籍華人,美中貿易戰正打的如膠似漆,總統川普有任何批評,都在情理之中,不會真正去著墨太多。但是我們對後來他以不點名的方式直指留學生,就立即感到警訊,他說:“幾乎每個來自這個國的學生都是間諜”。雖然沒有指名,所有參加晚宴的人士認為言論直指中國。(我們這二年一直鼓勵僑界的華人入籍或乾脆回家,主要的原因就是避開這個模糊地帶,非美國公民,不論你說什麼有利於美中關係的話,都不會被採納,因為你的妾身就有問題。現在擴大到留學生的身上,希望國內的家長要警惕到這點,不要再拚命把兒女往美國送。)

今天中午有一國內來的朋友提到最近北京“上訪”的事,並把它訴諸為大家想到美國來的原因。我們非常不以為然,以前也說過;80年代台灣也發生過,一些老百姓把錢往“高利率”的火坑送,從來沒有人去考慮“合不合理”?投資什麼項目可以如此“不勞而獲”?追根究底,就是一個“貪”字。投資人在享受高利息的生活時,跟政府沒有任何關係,因高風險而蒙難時,第一個想到要政府來擺平,從法理上就站不住腳。紐約雷曼兄弟公司的倒台,引起了美國的金融風暴,受害人尋求的只是法律追訴,因為同時政府也跟著受害。

中國今天的基本問題,是整個社會的奢靡現象,“反貪腐”是為政者要端正官史的品德,以使為官者能“勤政愛民”。人民對社會的風氣,也有一定的責任,甚至對國家的盛衰亦然,這些年造成很多人怕“中國”,多少都跟中國老百姓到世界各地旅遊展現的霸氣有關。早在西周時期,中國就已提出了“和”的概念,它包含著矛盾的對立與統一,也就是說“和”是事務產生和發展的源泉,是萬物存在的基礎。

妟嬰在“左傳”中也指出“和”,如羮焉。水火、醯醢、鹽梅以烹魚肉,燀之以薪,宰夫和之,齊之以味,濟其不及泄其過。也就是說“和”是一種不同要素所構成的和諧狀態,就像魚、肉摻和水、火、鹽、梅等,經過廚師的烹調與加工成為一種佳肴的存在狀態。那麼有誰能告訴我,任何國家社會,當民生物資提高到一定水準,老百姓卻失去了“安貧樂道”的優良本質,走上了一個迷失的道路,責任該由誰承擔?(台灣在過去有一個流長淵遠的口號,“你們整天呼喊,叫的是沒有飯吃了,還是口袋裡的錢不夠多呢?原來你口袋裡丟失的錢,是合理的嗎?”)

左右開弓

本月7日美國重啟對伊朗制裁,川普總統強調誰跟伊朗做生意,就別想和美國有生意往來。伊朗總統立刻回應,抨擊川普是著眼於11月份的美國期中選舉,並稱願意和川普舉行談判,但前提是美國先廢除對伊朗的制裁措施。(伊朗總統不忘把中國拉上火線,表示上月已獲北京承諾,即使美對伊朗祭出石油禁運令,中國仍將從伊朗進口原油。)

2017年伊朗才開始在經濟上有所改善,呈現復甦的景象,川普政府的制裁,直奔扼住伊朗經濟的咽喉而來。伊朗人的生活水準,因長期受困於美國經濟制裁,幾乎每況愈下,僅2017年全國失業率超過13%,對於很多大學生而言,畢業就代表“失業”。在伊朗全國8000萬人口中有320萬人失業,年輕人失業率超過40%,在首都德黑蘭的購物廣場中,不少售貨員擁有碩士的學歷,甚至不乏大學畢業生充當保安。過去30年間伊朗的年平均通漲率高達20%,一些平民和窮人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很多伊朗人歸咎於本國政府,不少伊朗人都寄望政府能儘快與美國重返談判桌。故此,不少對現況深感沮喪的伊朗人都以本國政府的首長做為泄憤對象,認為他們沒有處理好國事。有德黑蘭市民更指國家物價攀升,是政府貪污造成,而非美國制裁。其實早在美國實施制裁前,伊朗多地數天爆發民眾反政府抗議和罷工,對貪污和通漲等社會問題強烈表達不滿。

美國情報、國安機構負責人2日罕見地一起出現在白宮新聞簡報室,嚴正指出俄羅斯正繼續對美國的政治制度進行干預,川普總統已經命令他們將阻止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作為首要工作。美國國務院8日稱,已經確認俄羅斯政府在英國對俄羅斯前情報人員使用神經毒劑的攻擊,將很快對莫斯科實施制裁。第一輪制裁將限制俄羅斯的出口和融資,影響最大將是禁止頒發向俄羅斯出口敏感國家安全產品的許可證。第二輪或降外交關係級別。

寄望川普下台是愚蠢和無知

有媒體與觀察家認為川普會和尼克森一樣,因“通俄門”事件下台。不可否認現在很多國家如土耳其,都會希望看到強勢的美國總統川普下台,基本上是他們不了解“水門事件”與通俄門在本質上的不同,還有尼克森當年把調查水門的檢察官立即撤換的失誤。現在調查通俄門的穆勒,卻是平安在職的緊追通俄門不放。

前二天川普宣稱,共和黨在今年國會中期選舉形勢大好,他也極力為自己助選成功邀功,雖然目前俄州和堪州兩場重要選舉仍充滿懸念,但是至少川普站台的人,現在是居於領先的地位。密蘇里、密西根、華盛頓州也都在7日舉行初選,俄亥俄州是舉行國會特別選舉,外界都視這場選舉是對總統川普的“公投”,雖然仍在計票,但不可否認的是,原本居於些微劣勢的候選人,在川普站台之後,現在都居於領先的票數,且都一一的宣布勝選。

美國有一股潛在的力量,都在看到川普有效的使美國重生,暗中默默地支持著川普,他們之所以“默默”,也許是因川普總統的“口不擇言”,或可能是從理性上來說,認為美國應恢復精神的原貌。最重要的是,奧巴馬施政的8年,美國興起了“自由主義”思想又再次抬頭,他們偏激的在特定的區域展露了頭角,主張的“左傾”令很多人害怕,幸虧他們拿下的席位很少,異軍突起的擊敗了同黨之大將,反而使民主黨的團結力量受損。(這些極端的人,暗中在民主黨的陣營中幫川普拉了許多票,是屬於溫和理性的民主黨人的反彈。)

“物極必反”川普今天能從一個商人的初次問政,不到二年時間,把整個世界翻的面目全非,使美國重回第一,雖遭眾人漫罵,我們不該小看了現在這位美國總統潛在的魅力。尤其是他那堅強的意志,還有極為健朗的身體。像加州一直想與川普對著干,卻遭到史上最重大的山火,嘴硬的州長布朗,都不得不感謝,川普宣布加州為主要災區,除了其他聯邦救災計劃,可以幫助災民取得失業補助、食物救濟、法律和精神健康諮詢。

結語

我們認為,現在與美國發生磨擦的國家,千萬別聽信一些政治掮客的謊言,試圖與兩大黨中的那一黨議員多交往,支持該黨的選舉,想給自己國家造成有利的形勢,因為你們肯定會大失所望。2016年不少亞洲地區的國家,誤信希拉里一定當選,撒了不少銀子,結果是差一點成了另類的“通俄門”。

任何一個國家,最正確的概念是與“美國”打交道,而不要介入美國內部的政黨之爭,這樣既健康又實際,也不必為“押錯寶”而自取其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