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劉雲楓:再看中國四大發明

中國以「四大發明」著稱。沒有「四大發明」,就沒有人類今天的幸福生活。我們都為此自豪,我也自豪過。可是,現在我不自豪了。因為,要是我們有一個正確的評價標準的話,會發現:「四大發明」是偶遇,而非必然;是經驗,而非科學;是「摸著石頭過河」,而不是沿著航標走向對岸。

一項發明,尤其是具有世界影響、改變人類進程的“大發明”,應該具有什麼特徵呢?

其一,理論根據

“沒有革命的理論,就沒有革命的實踐”,社會革命如此,科學領域亦然。“沒有科學的理論,就沒有科學的實踐”。中國歷史上之技術落後,根本在於,傳統中國,從來沒有西方源自古希臘之科學思維、科學方法和科學精神。沒有理論支持的發明,只能是曇花一現,如無源之水,不久即干。

以指南針為例。

秦之前,古人對磁就有了認識。《管子》曰:“山上有磁石者,其下有金銅。”《呂氏春秋》有:“慈招鐵,或引之也。”為什麼磁鐵可以有磁性、可以吸鐵?古人這樣解釋:“石是鐵的母親,但石有慈和不慈兩種,慈愛的石頭能吸引他的子女,不慈的石頭就不能吸引了。”

漢以前,“磁石”寫作“慈石”。據說,秦統一六國後,在咸陽附近修阿房宮。有一座門是用磁石做成,如果有人身穿盔甲,暗藏兵器,入宮行刺,就會被磁石吸住。

直到宋朝,中國人也不明白磁和磁石是什麼意思。宋代著名科學家沈括在《夢溪筆談》中寫道:“磁石之指南······莫可原其理!”不過,這並不妨礙指南針之應用。在同一本書中,沈括介紹了指南針的四種用法,和每種用法的注意事項。

沈括具有科學精神,對自己不理解的事情,不瞎解釋。其他中國人,則秉承國人一貫的學風“大膽假設,信口胡謅”,用莫須有的“理論”闡述莫名其妙的事實。成書於宋代的《管氏地理指蒙》,提出:

“磁針是鐵打磨的,鐵屬金,金生水,而北方屬水,因此,北方之水是金之子。鐵產生於磁石,磁石是受陽氣的孕育而產生的,陽氣屬火,位於南方,所以,南方相當於磁針之母。這樣,磁針既要眷顧母親,又要留戀子女,自然就要指向南北方向。”

其中,處處閃耀著老三篇——陰陽、五行與“天人一體”(以人比物,或以物比人的類比思維)的光芒,除了“老三篇”發光,其他理論都暗淡了。

理論跟不上,所有的實踐必然是“摸著石頭過河”。人類文明是一條河,發源地以及上游,流緩水淺,容易摸到石頭。到了中下游,水勢洶湧,深不見底,再想“渾水摸石”,談何容易。因此,發現了磁石和磁性之後,中國人就停下來了,等到明代,西方傳教士才把有關磁的科學理論帶到中國。

否則,中國人還在渾水中摸索呢!

是中國人發明了指南針?還是中國人偶遇指南針呢?不言自明。

進一步,“發明”是無中生有,是指製造了一個本來不存在的物品,為此,原始到石器時代的打制、切削和磨製石器,都被稱為發明。雖然,那些工具都很原始、很粗糙,然而,卻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發明。因為,自然界原本沒有人類可用的石制工具,它們都是人類始祖“無中生有”製造出來的。

火,比石器重要得多,卻不能被稱為發明,而是發現。為什麼?因為,火是雷電擊中朽木之結果,不是人為的。然而,鑽木取火、火鐮石、火柴是發明。磁石,是天然的,其指向南北的性質,也是由於地球是一個大磁場的緣故。換言之,磁石不是古人製造出來的,而是被發現的。

其二,時間上的連續性

任何一項有目的發明,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即,一項發明之前,必然有先序發明;之後,必然有副產品。尤其是,對人類社會產生巨大影響的大發明,更不可能憑空出世,來無影去無蹤。

再看火藥。

火藥的先驅,是崇拜黃老之術的道家弟子和煉丹方士。為了長生不老,這些人費了千辛萬苦,沒練成丹,卻造出了火藥。唐初名醫兼煉丹家孫思邈在“丹經內伏硫磺法”中,記有:硫磺、硝石各二兩,研成粉末,放在銷銀鍋或砂罐子里,挖一坑,把鍋放進去,和地齊平,四周用土填實。把三個皂角逐一點著,夾到鍋里,把硫磺和硝石燒起焰火。等到燒不起焰火了,再拿木炭來炒,炒到木碳消去三分之一,退火,趁還沒冷卻,取出混合物,這就伏火了。

這種葯,誰敢吃啊。只有煉丹的人,自食其葯,之後,暴斃,化成一股黑煙。

《太平廣記》里有一個故事,說:隋朝初年,有一個叫杜春子的人,去拜訪一位煉丹老人。當晚,住在那裡。半夜杜春子夢中驚醒,看見煉丹爐內“紫煙穿屋”,一片火光。杜春子以為在夢裡,其實是老人煉丹走火了。幸虧杜春子醒得及時跑得快,不然,他也就就成了丹藥的一份子了。

在《本草綱目》里,火藥是一劑猛葯,主治瘡癬、蚊蟲,辟濕氣、驅瘟疫。火藥火藥,也就是一味葯。能把黑火藥當靈丹妙藥的民族,是如何發明火藥的,也就可以猜想了。

火藥不能解決長生不老的問題,又容易著火,煉丹家對其失去了興趣。當火藥轉到軍事家手裡,曾經的靈丹妙藥,成了最致命的殺人工具。

煉丹家和軍事家,對火藥的用法不同,但有一個共同之處:火藥煉成之後,就沒下文了。既沒有在黑火藥基礎上,衍生出黃色炸藥等威力更大的炸藥;也沒有改進生產,建立起大規模的黑火藥工廠和化學工業體系。即,黑火藥幾乎是一個孤立的發現,“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看青煙之悠悠,獨轟然而消散!”

鴉片戰爭中,中英兩國都使用黑火藥兵器,然而,品質卻相差甚遠。清朝的大炮比英軍艦炮更重,理應射程更遠,但,在實戰中卻被英軍火炮在遠距離攻陷,原因就在於火藥質量低劣。火藥質量低劣的原因是,清人根本不知道黑火藥的成分是什麼,以及不同成分的合理配比。

要知道,火器的威力,主要是由火藥決定的。英國的火藥品質,遠遠優於中國的土產火藥。1825年,化學家謝弗列里經過多次試驗後,發現了黑火藥的化學反應方程式。根據方程式,英國人確定了硝、硫、碳的比率是75%、10%和15%的槍用火藥,和78%、8%和14%的炮用發射火藥。

中國火藥源於煉丹道士的誤打誤撞,對於其成分和製造過程,始終籠罩著濃重的玄學色彩。鴉片戰爭中,廣東水師提督關天培採用的火藥配方是硝、硫、碳之比是:80:10:10。由於含硝量過高,容易吸潮,不宜久藏。英國人繳獲中國火藥,往往直接扔到海里。

鴉片戰爭後,清人認識到英國火藥的厲害。1843年,福建提督陳階平上書請求仿造西洋火藥,他“多方購得夷炮火藥一小包,用鳥槍試射,實有240弓之數”,槍,還是原來的槍,用了西洋火藥,射程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福建監生丁拱辰的觀察更為細緻,稱“西洋人用藥,極意精細,其力足以擊遠,其煙多系白色”。然而,丁拱辰提倡的粵東火藥之法,雖號稱“其藥力與西洋相等,煙亦白色,見火即燃,毫無渣滓”,但其配方和製作方法,完全令人無法信服。

該製法一本正經地在火藥製作過程中,加入汾酒、頂好的大梅片、鹽、白糖、蘿蔔、牛油等食材,真不知道丁學士是在造火藥,還是在燉肉。

丁拱辰是當時火藥、軍械界的專家,他能開出這樣的火藥方子,是否直接證明:火藥,真不是發明的,而是蒙的。否則,何至於到了清代,滿朝文武竟然沒有一個能說清楚火藥構成、且能造出適合軍用的火藥呢!

科學的一個基本特性是,可重複。要是不可重複,那就是蒙的。清人不能重複製造質量可靠的火藥的事實,或可證明:火藥的“發明”,是蒙的。因為是蒙的,所以,重複一次,不會了。

其三,空間上的連續性

科學發明不僅在時間上是連續的,在空間上,也是連續的。一項重大技術發明,必然會引起其相鄰行業的技術變革。比如,輪子的發明,就不止用於車輪,還可用在紡織,陶器製作、水磨、風車等多個方面,如水波紋之擴散,以某個行業為核心,逐步向外擴散。

如上三條,即:理論根據、時間連續性和空間連續性,應該成為“大發明”的評價標準,否則,就不是發明,而是發現。如指南針、火藥,稱為發現,更適當。造紙術和活字印刷,無疑是發明,然而,其致命傷是沒有理論基礎。造紙術,還有一定的技術難度和訣竅;活字印刷,則一目了然。只要能想到,馬上就能做到。

綜合言之,“四大發明”都沒有任何理論支撐,既沒有理論為其先導,也沒有因為“四大發明”而誘發新理論的發現;也沒有一個在空間上有延伸和擴展,技術上沒有,產業上也沒有;“四大發明”,就像老樹上孤零零的一片葉子,秋風一起,就不知凋零何處了。如上文提及的火藥,到了清代,火藥專家竟開出了像燉肉一樣的方子,去製造火藥,豈不是貽笑大方!

“四大發明”所體現的:是偶遇,而非必然;是經驗,而非科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溫哥華港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