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誤導習近平誤判川普 此紅二代少將是推手

媒體忽略了另外一個誤導中共官場上下、在中國有著相當知名度的少將金一南。他現在的身份是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北京大學等多所院校的兼職教授等。身為「紅二代」的金一南,曾是中南海的「座上賓」,先後為胡錦濤、習近平兩人建言獻策,如2009年7月,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主持十七屆中央政治局的第十五次集體學習,研究「軍民融合」問題,金一南就是當時的兩名講師之一。

中南海西門

針對中共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宗教等領域,美國總統川普(川普)近半年來的連續出招讓北京官場大驚失色,不知如何應對。北京媒體發出的前後不一、混亂的聲音就是信號。

據近日剛從中國訪問回來並與中共官員閉門會談的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中心主任、著名的前五角大樓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透露,貿易戰打到今天,中共對貿易戰的起因和發展趨勢仍在做出不切實際的判斷,並對自己的實力盲目樂觀。比如中共仍舊認為,川普強勢打擊對華貿易是出於美國中期選舉的需要,等到11月國會選舉結束,川普必然會緩解美中關係的緊張局勢。比如中共仍自我吹噓,聲稱能有今天的成就是依靠自身的努力。

是什麼原因造成今日中共高層仍在做出誤判?7月曾有港媒報道,幾名不願透露姓名但深諳內情的中共官員,就中美貿易戰,罕見地沒有批評美國,而是指真中共黨內部分官員和媒體曲解習近平戰略思想,應為貿易戰負主要責任。有分析指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文宣的王滬寧應對此負責。隨後又有海外媒體曝光了誤導中共高層的胡鞍鋼、金燦榮等所謂的“知美”專家的言論。

不過,媒體忽略了另外一個誤導中共官場上下、在中國有著相當知名度的少將金一南。他現在的身份是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北京大學等多所院校的兼職教授等。

身為“紅二代”的金一南,曾是中南海的“座上賓”,先後為胡錦濤、習近平兩人建言獻策,如2009年7月,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主持十七屆中央政治局的第十五次集體學習,研究“軍民融合”問題,金一南就是當時的兩名講師之一。2015年5月17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10名專家學者參加,其中,來自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教授金一南在談到正在進行的軍改時表示,要重視研究弘揚中國軍事哲學和戰略文化,締造中國“非對稱”優勢。

金一南還多次應邀到中央黨校、軍內外院校和地方黨政機關講授國家安全戰略,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還開闢了“一南軍事論壇”專題節目,普及國防知識,他也因此榮獲二等功,其作品《苦難輝煌》曾獲得習近平的讚賞,並向省部級官員推薦。

2017年2月,《金一南將軍深度剖析美國現狀和川普》的視頻曾在網路上熱傳。該視頻應該是其在中央黨校的一次演講,演講時間是在1月20日川普就任總統的當天,下邊的聽眾不少是省部級高官。而今天回過頭來再看金將軍所講,就會發現他頗有感染力的演講,的確誤判了美國,誤判了川普,也誤導了中共官場。

金一南的主要觀點如下:

一、小成功需要朋友,大成功需要敵人,作為敵人的美國的存在,找碴對“我們是好事”。

二、從美國的基礎建設老舊看,美國是一個衰老的帝國。

三、希拉里上來對中國不好,川普上來好,不過他當選出乎意料。

四、川普不會有第二任期,因為現在美國包括矽谷、華爾街、常春藤大學教授等在內的精英都反對他,民主黨人也批評他,所以川普最大的敵人不是中國而是美國精英集團,中共應該“淡定”,而且川普退出TPP是送給北京的一個大禮包。

五、川普所言的“加關稅、將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不過是競選語言,不用當真。

六、川普是個商人,想要搞建設,不想搞對抗。北京頂住就有戲。

七、引用德國之聲之語,稱如果川普想改變中美關係基礎,就會發現,北京迴旋空間要比華盛頓大得多。另外,中國民眾對其領導人的耐心,也比美國選民對其領導人的耐心大得多。

八、引用美國的財政大臣之語,稱“一帶一路,將是未來十年時間最重要的全球化推動力”,中國不當全球領導人也得當。

一年半後的今天,回看金一南之言,就知道中共高層和官場為其誤導很深。首先,美國的“找碴”已經讓北京政權陷入了慌亂之中,近半年來的川普政府在貿易問題上的極限施壓,正在中國國內國外引起連鎖反應,不僅國內經濟、社會問題激化,國際社會對北京正日趨強硬,北京當局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其次,儘管美國精英集團不斷發出“反川普”信號,但在面對中共問題上,美國上下業已達成了共識,目前,美國國會兩黨多數議員都支持川普在政治、軍事、貿易、台灣等方面的對華強硬政策,支持其在貿易問題上對中共的極限施壓。不僅如此,許多美國企業家乃至普通民眾、尤其是被中共視為打擊對象的農民,也都力挺川普,川普的支持率不斷攀升就是明證。而曾經為中共做說客的美國政界人物、大財團也不少閉上了嘴巴。更讓中共當局難堪的是,曾經與其交好的美國前政客,如基辛格,居然也力促川普聯俄抗共。

再則川普不僅僅是一位商人,還是一位有著敏銳觀察力、特立獨行的政治領袖。去年12月,川普政府公布的新的國家安全戰略,直接將中俄視為挑戰美國的“敵人”。其兌現的加征關稅正在將中共打回原形,而將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也是遲早之事,目前已沒有人懷疑。無疑,川普兌現承諾率和其殺傷力遠超金一南和北京高層的預料,而其連任也是高概率事件。

至於“北京迴旋空間要比華盛頓大得多,中國民眾對其領導人的耐心,也比美國選民對其領導人的耐心大得多”,以及“中國不當全球領導人也得當”,明顯又是誤判。在晶元等高科技產品實力被戳穿後,“厲害的國”已經低調了許多,而越來越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醒悟,放棄與中共帶有掠奪性的合作已為世界所知。

此外,僅僅以美國基礎建設老舊,就認為美國衰老了的判斷同樣不靠譜。一方面,正如美國華人所言,美國機場雖然破舊,但齊全完備;美國城市老化,但舒適方便,美國沒有高鐵,但高速上賓士的大型集裝車十列就是一列高速,更有效,人們出行自駕,幾乎沒有人願意先驅車到火車站,搭車、下車、再搭車。

與中國遍地豆腐渣工程相比,美國的基礎設施業已使用了一百多年,卻甚少有什麼豆腐渣工程。而美國人效率不如中國人,是因為是民選政治的國家,一個城市區域的改造和重建,欲速則不達,必須從下到上廣泛徵求民意,必須切實保證高質量和安全性……

而且從一國的經濟結構和能否持續發展看,美國的經濟結構更為健康。中國的GDP經濟總量雖佔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但其中大部分屬於在華外資外企外商外國人創造的收益,一旦外資撤離,中國外匯會大幅減少,這也是北京當局當下最為擔心的。至於美國民主體制的優越性更是中共所無法比擬的。

另一方面,金一南看到的問題,川普同樣也注意到了。正是因為看到了美國問題的所在,所以他才要重振製造業,而一年多來美國製造業的蒸蒸日上,世界哪個國家可以比得上?

可以想見,金一南以及其他中共專家們的誤判,對於中南海決策層有著不可低估的影響力。而貿易戰走到今天,北京仍舊在誤判,似乎在等待美國中期選舉朝著對自己有利的方向走,只是不佔天時地利人和的北京,真的不明白自己拖的越久,會傷的越重嗎?最為重要的是,天意根本不在北京這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