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不生孩子了的真正原因不是沒錢養

——為什麼你們不生孩子了

李誕那句‌‌「人間不值得‌‌」已經是被用爛了的梗了,我總覺得這句話太過於誇張,但是用在在現有大環境下生孩子這件事上,沒有比這句話更合適的了。

最近大環境又在猛吹‌‌“開放生育‌‌”的風,想必是開放二胎後的生育率不甚理想,為了把生育率提上去,所以腦門一拍,二胎不行,那就開放生育吧!

不知道有沒有人做研究,研究為什麼人們不願意生孩子。不過各種機構相關的調查報告也並不少,所以只能推測是有研究報告那些做決策的人也不看。或者是做決策的人從成本考慮,改善生育環境的成本比開放生育的成本高,所以就不改善了!

活到我這把年紀,對於拍腦門的決策方式已經見怪不怪了。你奇怪於為什麼做決策的人會做出類似於拉野屎被人發現捂臉不捂腚的愚蠢行為,看開些吧,朋友。

說實話,無論是不是政策上開放生育,我這輩子選擇再生育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極端情況下除外,年紀大了,知道話不能說得太滿)。

生兒育女的過程中需要吃的苦、花的錢,我倒還可以勉強負荷,令我真正覺得難以忍受的,在現有大環境下養孩子太生氣也太受氣了。

大部分產婦生孩子的時候都沒辦法順利地使用無痛分娩。問題最大的根本是醫院麻醉師短缺,無法達到為大部分產婦操作無痛分娩的程度。另一個大問題就是來自於產婦家屬對無痛分娩的不了解和對麻醉的盲目排斥。

生孩子有多疼,只有生過的才懂,但是很多生過的人不僅對產婦沒有同理心,反而因為自己生過就說‌‌“都是這麼疼,誰沒生過啊,忍忍就過去了‌‌”。

科學昌明、文化進步的今天,明明能少受點苦,但非讓你受這種沒必要的痛苦,你說你生氣不生氣?

孩子生下來之後,誰來養?怎麼養?隨便哪一樣都夠你喝一壺的。

全職育兒,不好意思,現行法律根本不保護全職一方的利益。雖說全職育兒並沒有局限於母親一方,但現實中的情況我們都看到了,全職媽媽的比例還是遠遠高於全職爸爸的比例的。但不論你是全職媽媽還是全職爸爸,現行法律都不保護你的利益。

你辛辛苦苦,任勞任怨,別人工作hard模式是996,你的工作是24247,你沒有薪水也沒有年休,沒有任何社會保障的同時如果你的伴侶選擇離婚或是你選擇離婚,現行法律不會在經濟上給你任何形式的保護,你甚至還可能會因為沒有經濟來源而失去孩子的監護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三十六條第三款規定:‌‌”離婚後,哺乳期內的子女,以隨哺乳的母親撫養為原則。哺乳期後的子女,如雙方因撫養問題發生爭執不能達成協議時,由人民法院根據子女的權益和雙方的具體情況判決。‌‌“此條規定僅是確立了撫養權歸屬的一個基本原則:即有利於未成年子女的成長為原則,綜合未成年子女的年齡、與父母的感情、父母雙方的經濟情況等各方面的因素加以考慮。‌‌”

你說這個邏輯可笑不可笑,諷刺不諷刺?

那好,兩個人都上班,把孩子交給長輩帶,隔代育兒也是主流選擇。

隔代育兒不是不好,長輩們帶孩子也不是不盡心不儘力,而是信息不對等以及三十年以前的育兒觀念和現代育兒觀念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重要的是再勤勞能幹的長輩,年紀是實實在在擺在那兒的,如果說三十歲上下的家長會被孩子折騰得疲憊不堪,何況是五、六十歲的長輩呢?

與長輩相處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加上因為帶孩子引起生活空間被擠壓、生活習慣互不適應等等問題,瑣碎的生活矛盾也足夠讓你心煩意亂。

至於把孩子交給保姆、育兒嫂,我相信找過保姆和育兒嫂的朋友都知道,找到一個稱心的保姆有多難。就算是稱心的保姆,磨合期的痛苦一點也不少,而且還要時時擔心對方的人生計劃里有辭職這一項。

更不要提你上班賺得不夠保姆錢了。

是孩子就會生病,當生病的程度超過感冒、發燒類小毛病的話,就得去醫院。有時候真說不清楚家長到底是怕孩子生病,還是怕帶孩子去醫院。

去兒科看病真的是太難了。兒科醫生數量少、病患多本身就是一個大問題,再加上醫生的專業水準和素質參差不齊,幼兒看病難,誰去看誰知道。

孩子總是鼻塞、揉鼻子,帶孩子去看兒科耳鼻喉,醫生看了鼻腔一眼,說‌‌“過敏性鼻炎,吃十四天葯。‌‌”

作為一個沒有表達能力病患的家屬,肯定要問一些諸如‌‌“需要查一下過敏源么?請問吃什麼葯?藥理作用是什麼?‌‌”的問題。

醫生不耐煩地說‌‌“過敏性鼻炎,查過敏源也沒有用,吃藥就是治鼻炎的葯,吃十四天准好‌‌”。

在我們後面排隊的一家突然衝過來‌‌“醫生,我們就是來問的,這十四天葯我們都吃完了,怎麼孩子還沒好?‌‌”

後來查了過敏源,規避過敏源後基本上沒事兒了,誰知道兩年之後突然又複發了。

這回我們可是學精了,掛專家號吧。掛了專家號,二、三十個人擠在一間診室里,排著隊等著看病。每個人看診的時間不超過兩分鐘,排到我們,專家拿鼻鏡看一眼孩子鼻子‌‌“過敏性鼻炎,有點重了,得用藥‌‌”。

重新排隊等醫生開藥。醫生簡單地說了一下用藥原理、用藥時間、注意事項和大概的用藥效果,不超過五分鐘。

沒法報怨,醫生一上午看六十個病號,問診、開檢查單、鼻鏡、看檢查結果、開藥……醫生問分診護士‌‌“我感覺都看了三十多個人了,怎麼還有這麼多人啊?‌‌”護士說‌‌“上午就給您掛到七十號,後面來也不掛了,快看完了。‌‌”

整整一上午,別說休息了,估計喝口水、上個廁所的時間都沒有。面對醫生這種工作強度,我真是一句也不好報怨,自己拿著手機翻來覆去地查藥理、藥性、用藥禁忌等等等等,最後還是決定不用其中一種明確指出禁止用於6歲以下兒童的葯(我孩子3歲)。

我以前也為醫生的專業水準和態度氣憤過。

小孩腸炎拉肚子,有的醫生上來就給開利巴韋林。

小孩感冒、發燒,醫生連看都沒看孩子一眼就要給輸液,在我們明確表達不輸液之後開了一張六種葯的藥方,全是中成藥。當時氣得我差點想和醫生吵起來,沒吵起來的原因是我看到了醫生桌子上拿玻璃壓著的一張A4紙,上面列印的是各種病對應要開的葯,每一種,都是中成藥。

我當時就不生氣了,我的心情大概只用了十幾秒就完成了從震驚到悲哀的轉換。

醫生說到底,是一種高專業性的職業,沒有相應的專業內容更新,再加上複雜的利益關係,我認為這些問題不是出在醫生身上,而是出在相應的制度上。

但這些問題,最終都將集中在孩子身上。我在打疫苗的地方看到電視里循環播放的鼓吹用中草藥的宣傳片時,我看到醫院門口大排長龍給孩子貼三伏貼時,我看到感冒、發燒、腸炎都給用利巴韋林時,我不知道是該憤怒還是該悲哀,到最後只剩下一種感情,為孩子感到難過。

而這幾年關於孩子的新聞,每一個都加深了這種難過:三鹿奶粉事件、毒跑道事件、攜程親子園/三色幼兒園事件等等等等

在這些事件背後的,是生活在不健全的制度下那些不被保護的兒童的集體縮影。可以這麼說,是除去特權階級外,所有嬰幼兒童都可能面臨的困境。

更不要提對嬰幼兒極度不友好的基礎建設,和對嬰幼兒極度不友好的社會大環境。公共場合哺乳會被噴,沒人覺得公共場所的母嬰室太少,也不管你的孩子餓不餓,他們只把重點放在你怎麼這麼不注重儀錶上。孩子過於吵鬧會被噴,人們對於孤獨症、情感障礙孩子的憐惜之情只存在於鍵盤上,如果他們遇到,他們只會說是熊孩子……

有孩子之後我也獲得了許多以前從未體會過的快樂、幸福與愛,但這些全是我的孩子給我的。而那些難堪、不便與痛苦,其實並不是孩子帶來的,而是這個渴望孩子卻對孩子根本不友好的世界給我的。

有孩子之前,我只覺得我是一個普通人。有孩子之後,我覺得我是一個被挾持了的人,而我的孩子,就是這個世界用以威脅我的人質。

我一絲一毫也沒感覺到這個世界對孩子的友好,我為什麼還要帶孩子到這個並不真正歡迎他們的世界上來?就因為你開放生育?

李誕那句‌‌“人間不值得‌‌”已經是被用爛了的梗了,我總覺得這句話太過於誇張,但是用在在現有大環境下生孩子這件事上,沒有比這句話更合適的了。

為什麼你們不生孩子了?人間不值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十塊好運大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