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高天韻:中國的優秀教授為何被逼「退場」

圖為長春市東北師範大學教室。(China Photos/)

國家需要人才,人才需要培育者。然而,對於德才兼備的教師,中共卻一味地打壓、處罰。誰在逆流而動?

楊紹政是中國知名經濟學家,原貴州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學生讚揚他“為人正直,充滿學識”,是“可遇不可求的好老師”。近日,楊紹政被校方正式開除,理由是長期在網路發表和傳播“政治性錯誤言論”及“經常在課堂上講與課堂無關內容”。此前,楊紹政已經被停止授課8個月。

楊紹政曾經發表文章披露,中共每年供養所有政黨專職黨務人員和一些非政黨社團工作人員的總數約2000萬,這給社會帶來的耗損估值約20萬億元人民幣,人均負擔1.5萬元。

顯然,楊紹政觸碰了“紅線”,而且觸到了中共的痛點,因此被趕出校園。那些因言獲罪的大學教授們,都堅持說真話、不畏強權,遭遇相似。

今年6月底,福建廈門大學陳嘉庚學院國貿/世界經濟學教授尤盛東,因校方官員稱其言論“偏激”而遭解聘。尤盛東相信,自己是被學生舉報,因為所言“不夠紅不夠專”。

消息傳出後,400多名學廈大學生在網路上連署,要求校方讓尤盛東復職。有學生表示,尤盛東是其“遇到的最好的老師之一”,“真的不希望尤盛東老師離開”,“讓人尊敬的好老師,不該這樣退場”。

尤盛東曾說:“我對教學非常認真,因為這些學生來自全國各地,用他們父母辛苦掙來的錢,將青春奉獻給學業。我認為,違背我的意願做事或昧著良心說話,是罪孽。”

2017年9月,重慶師範大學涉外商貿學院的譚松副教授被當局開除。譚松多年來致力於中共建政後的歷史真相的調查,比如土改、反右等,曾為此失去工作和被關押。他表示,他要搶救歷史,拒絕讓血腥的歷史真實被吞噬和淹沒。

譚松歷時3年,完成了50萬字的《長壽湖——一九五七年重慶長壽湖右派採訪錄》。他在該書的後記中寫道:“可是看到那麼多人、那麼多作家都在歌唱光明,讚頌偉大,而那麼多血淚、那麼多真實無人理睬,我只得選擇後者。我甘願作一顆老鼠屎,壞那一鍋明亮的湯。”

楊紹政和譚松都曾向新唐人電視台披露中共對高校的言論監控,比如在教室裡邊安裝攝像頭,以錄像和錄音監視老師的一舉一動。此外,中共有關部門在高校學生中發展秘密信息員,這些人和學校政保科單線聯繫,向上彙報老師與當局意識形態不同的言行。

大學課堂本應是氣氛活躍、信息流通、暢所欲言之地,在中共治下卻布滿了詭異、壓抑甚至恐懼,竟發生了一樁樁學生舉報老師、學校開除優秀教授的荒唐事件。中共採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就是為了確保其意識形態不受挑戰,而且籍由懲處敢言教師來製造寒蟬效應,企圖壓制更多的真相和抗爭。

可見,中共要的不是人才,而是奴才——說中共愛聽的話,編中共需要的數據。不學無術、誤國誤民的黨的棋子可捧為“精英”,而學識與風骨兼具的學者都被“收拾”,被“下課”,這正凸顯中共的虛弱和惡毒。

中共不愛國,不愛民,不尊師,不重教。它打壓的都是秉持正義、無私奉獻的國家棟樑,毀的是民族的前途。中共當道,善惡顛倒,又何談育人、自由、創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