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陳光誠:中共山東施暴綁架記者 自由世界應予以回應

84歲的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老先生於兩周前8月1日在濟南家中通過電話連線參加美國之音“時事大家談”節目時,被五,六個中共爪牙破門而入強行阻止,現場直播被迫中斷。接著,中共爪牙把孫教授夫婦從家中綁架到封閉了窗戶的黑監獄關押10多天。

在輾轉更換了四處黑監獄以後,孫教授及夫人被送回家軟禁,電話被切斷,手機被拿走,無法與外界聯繫。甚至四個中共爪牙(國保)竟然也住進孫教授的家裡。

美國之音駐北京記者站的記者葉兵先生和助手海倫獲知消息後,遂趕往山東濟南孫教授家進行採訪,但由於中共指使便衣的阻撓,孫教授只能隔著鐵門接受該電台採訪。在採訪中孫教授透露,被綁架期間國保要求他們發表公開聲明,把自己被綁架、關黑監獄說成是“夫婦出去旅遊了”,還要“拍照發到網上”愚弄世界,欺騙世人,掩蓋他們的罪責。並以“若不從,就取消退休待遇”相威脅。當然,中共的無恥要求遭孫教授斷然拒絕。

採訪被中共爪牙強行打斷以後,記者葉兵和助手海倫被強行拖上汽車挾持而去。幸好記者葉兵一直在用手機拍攝整個強拉硬拽的過程,留下了強盜作惡的第一手證據。從現場視頻中可以清楚地聽到葉兵問:“誰是你們領導?你們領導在哪裡?……別拽,鬆手……!”中共爪牙厚顏無恥地說:“不拽幹嘛?不拽你能走嗎?……你把手機給我。”葉兵說:“我幹嘛給你手機呀?”……

這場景讓我想起自己2010年9月9日剛“刑滿釋放”被中共爪牙從監獄押送回我家時的情景:因我用大哥的手機接了一位記者的電話,隨即有一個打手進到我家中,把大哥叫出去說:“你把你的手機給我。”大哥反問道:“我憑什麼把我的手機給你?你把你手機給我不行嗎?”那個打手只好說:“是領導讓我來找你要的。”手機沒被拿走,中共黨委就迅速通過移動通訊公司,無理停止了所有我們家人的手機服務。

其實,美國之音的葉兵記者的遭遇,這不是第一次了。早在一年前劉曉波被肝癌住進瀋陽醫院時他就因要前往採訪,在醫院外被中共指使的惡奴拖拽推搡,所帶設備遭到損壞。

事實上,近十幾年來,中共花錢僱用流氓或指使公安、國保、黨政官員假扮流氓,通過毆打記者阻止採訪、掩蓋罪行已是常態了。僅我被中共非法拘禁在東師古時,因想要前往探望被拖拽、搶劫、毆打的記者們就有像美國的CNN,美聯社,《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時代》周刊;歐洲有英國BBC、路透社、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法新社、法國《解放報》,德國電視二台;日本《朝日新聞》,《讀賣新聞》,NHK,此外還有星空電視台等各家媒體記者……舉不勝舉。

就在今年五月,香港Now新聞台的攝影記者因報道人權律師被吊照的聽證會被打流血;日本的記者在遭軟禁的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的樓下遭到粗暴對待。

雖然中共在東師古的罪惡已過去數年,中共的賊首也都更換了,可中共的匪性依舊,所有的流氓做法依然變本加厲地在全國各地進行著,而且一副“我就是耍流氓,你又能把我怎麼樣?”的架勢。

縱觀此類事件由來已久,普遍存在,很明顯是在中共中央指揮下進行的,絕非只是地方行為。

中共寧可冒天下之大不韙也要控制媒體,阻止記者採訪,限制信息的自由流通,這足以說明中共很清楚謊言政權是經不起推敲的。處心積慮地管控網路,公然在世界關注之下,違法暴力打壓迫害敢言者,說明中共對日新月異的現代科技、社交媒體難以被隨心所欲地控制是多麼的焦慮,對人民的不斷覺醒是多麼的恐懼,對其過去所犯過的和現在正在犯的罪行將會被昭示天下又是何等的寢食難安!

過去中共認為洗腦教育很成功,可是俗話說“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隨著現代科技網路技術的發展,人們一旦接觸到真實的信息,中共多年的謊言宣傳和洗腦教育頃刻間便土崩瓦解了。事實上即使沒有受過太多教育的人,也並不缺乏基本的對是非善惡的常識性判斷能力。

因此,只要我們善於用現代科技網路技術,不斷揭露中共的罪行,持續戳穿中共當局的謊言,獨裁政權便無法繼續黑箱操作一手遮天,反人民的政權就一定能被充滿智慧的人民用行動推翻。

面對中共當局一意孤行,世界各國有識之士需要同心協力推動自由世界民主國家根據外交對等原則,捍衛記者的自由採訪權。若中共繼續故意暴力阻撓國際媒體的自由報道,不能保障駐華外國記者能自由安全地行使採訪權,就必須馬上限制或取消中共喉舌在自由世界的活動許可。若能實現,就會在很大程度上保護外國記者在中國的自由採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