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台媒:是中國人又如何?

中國共產黨治下的中國,七十年來不變的軸心,就是追著台灣人要認“我是中國人”。前面四十年,台灣在兩蔣戒嚴統治,這問題不大,後面的這三十年,“台灣人”與“中國人”的認同矛盾愈來愈尖銳,每過一天,都在開創新高峰。

中國在“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後,逐步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如此噴髮式的躍進,甚至有“中國方案”的面世;

不論是製造業強國,全球一流海洋強國,或者要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理應得到各方祝福,為什麼會事與願違?恐怕問題出在:中國強了,卻仍然卑怯。

魯迅當年描繪的這種卑怯心理,現在不僅繼續有效,甚至由權力頂層貫通(或稱鼓動)到網上鄉民。從馬政府時代的周子瑜揮旗風波,到前不久的宋芸樺最喜歡的國家是台灣事件,乃至85度C咖啡在美員工討蔡總統的簽名;凡是與“台灣”有關的各種意象牽上一點邊的,都能劃破對岸的玻璃心,從而煽動抵制,非要被鎖定的對象宣示“我是中國人”,否則就要斷其錢脈,“順我者昌”的模式幾乎已經固定化。

今年以來,中國對“台灣”的存在似乎更加水火不容。很大的原因是,自2016年以來,“台灣”不但沒有被中國打趴,身影還被美國映照的,更加活蹦亂跳,中共喉舌脫口“令人氣憤”,道盡了北京心裡的個中三昧。

其實,台灣人清楚,之所以有此待遇,關鍵在於:數十年來,中國搭著全球化的便車,有了今天的局面,就必須面對全球秩序的挑戰,北京政權如果尊重國際法治,不企圖改變世界現狀,現在許多的一切,可能根本不會發生。

更要者是,如果只是純粹的“順我者昌”,那還好辦,然而問題沒這麼簡單,因為中國共產黨始終認為政權的合法性來自於“逆我者亡”。自1949年中國共產黨成立至今,看看這槍杆子出政權的過程,殺了多少中國人?說穿了,殺的都是中國人,因此是中國人又如何?

在劫難逃的香港。

對於所有被迫表態“我是中國人”的受害者,除了同情,恐怕還是得提醒以上這些本質性的問題。

台灣固然沒有角色去玩國際強權交替的戰略遊戲,但是卻有很大的空間來厚植自己的各式實力,以便在快速變動的世界局勢中掌握稍縱即逝的機會。“卑怯”的對手是“勇氣”,這才是台灣的永續生存之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自由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