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古今:五位帝王四次滅佛的歷史 重演雷同的結局

中國歷史上有五位帝王向佛法發難,四次釀成災難,史稱“三武一宗滅佛”。情節各異,結局卻驚人的雷同,對今天正在重蹈覆轍的人們,也是驚人的警醒。

第一位:北魏太武帝拓跋燾

南北朝時期,北魏太武帝拓跋燾(音:濤,鮮卑族)親率鐵騎踏平四國,一統北方。當時佛法廣傳,很多人出家修行。他438年下詔,令50歲以下僧侶還俗,以解決兵源;444年,又以佛法搞“迷信活動”為由(詔曰:“假西戎虛誕,生致妖孽”),下詔驅逐僧侶[1]。446年,在重臣崔浩的進言下,發出了最嚴厲的滅佛詔:擊破焚燒佛像及佛經,拆毀寺院,活埋僧侶。當時篤信佛法的太子再三上表勸諫,拖延了詔書的頒布,一些僧人得以逃脫。不幾日,便開始砸佛塔、毀佛像(鑄錢)、燒佛經、殺僧尼……舉國上下,風聲鶴唳。

也許應了“上帝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的規律,不聽同僚苦勸,極力推動滅佛運動的崔浩,走上了凄慘的結局。崔浩是漢人,自恃功高藐視鮮卑族貴族,他動用巨資把他的書和他主編的國史刻成碑林顯揚,暴露國丑,觸怒了權貴。帝親自審問,才華自比張良的崔浩除了承認貪污,竟惶惑不能應對。450年,這位三朝老臣和他三家姻親被滅族,他死前受刑、受辱,號呼一路[2],當時人們都說他滅佛遭了報應。

兩年後,如日中天的太武帝,竟被宦官殺死,年僅44歲。他兩個兒子(太子和恭宗)也相繼死於宦官之手。

452年文成帝繼位後,即挽回祖父的錯誤,再興佛法,雲岡石窟就是他下詔建造的。從此國泰民安,為以後的魏孝文帝中興打下了基礎。

第二位:北周武帝宇文邕

南北朝末期,北周武帝宇文邕(音:擁,鮮卑族)神勇英武,公元575年(32歲)親征北齊,34歲時再次統一了北方。

574年,宇文邕揚言不怕下地獄,佛、道齊滅,毀佛道經書、塑像,令和尚道士還俗[3]。滅北齊後,又在原北齊境內禁斷佛、道二教,奪寺4萬所為宅第,焚毀佛跡,強迫300萬僧尼還俗,使北方佛法幾乎滅跡。次年六月北伐突厥,大軍齊至,武帝卻暴病而亡,年僅35歲。

北周滅佛,禍不止此!19歲太子宇文贇(音:暈)繼位,殘暴荒淫,次年就讓位給6歲的兒子,自己專於後宮縱慾,22歲病死。幼子繼位,大權落於其外祖父楊堅之手。581年楊堅廢北周,建隋朝。不到兩年,就滅絕了宇文皇族子孫43個家族,其餘宇文宗室基本被遍殺無遺。

【歷史花絮】

遺禍子孫,祖上可免?唐朝吏部尚書唐臨在《冥報記》中記下了這樣一個故事:

北周武帝的御膳官拔彪,到隋文帝楊堅時還是御膳官,一日暴死,但胸口一直溫暖,家人不敢入殮。拔彪三日後醒來說:“帶我見皇上,周武帝傳話了。”他見楊堅後,說他到陰間見到周武帝受酷刑,武帝跟他說:“你替我傳話大隋天子,他以前曾是我的同事,如今國庫的金玉布帛,也都是我積蓄的。因為我生前滅佛,現受大苦,請他替我作功德。”於是楊堅通令天下,每家出一錢,為武帝超度。

《隋書》記載:楊堅生在寺院時,紫氣滿庭。比丘尼智仙對其母說:這孩子來的非同尋常,須由她親自撫養。楊堅13歲才回到父母身邊[4]。楊堅登基後,果如預言,推動東土佛法走向巔峰,而隋朝也出現了開皇盛世的局面。

第三位:唐高祖李淵

隋末戰亂,歷史重演。618年李淵取代隋朝建立了唐朝,猶如他姨夫楊堅代周建隋的翻版,但李淵卻沒有姨夫信佛的傳統。

626年,太史令傅奕七次奏本滅佛,言詞激切,李淵不顧絕大多數臣子的反對,五月下詔書:“京城留寺三所觀二所。其餘天下諸州各留一所。”其它寺廟、道觀拆毀,只供養精進的佛、道家弟子,其他都令還俗[5]。當時唐朝只有300多個州府,而全國5000多所寺廟、50萬僧尼、近百佛洞石窟,這意味著九成以上的寺廟被毀,46萬僧尼被剝奪信仰。

不過,六月份就發生了玄武門事變,李世民親政,該詔書沒能執行。如果不是這樣,再滅佛法,大唐盛世的歷史恐怕要改寫了。

【歷史花絮】

唐太宗海納百川,氣度恢弘,迎來了各邦文明、信仰在大唐交融,在唐初就把經濟、文化發展到了世界的巔峰。李世民登基後,曾賜御食婉言規勸傅奕,但傅奕依舊當堂抨擊佛法。弄得太宗也沒辦法。

傅奕曾和傅仁均、薛跡同為太史令,薛跡夢中見死去的傅仁均向他討要五千錢欠款,薛跡問:那我還給誰啊?傅仁均說:還給泥人。薛跡又問:泥人是誰?答曰:“傅奕!”當時還有人也夢見了故去的傅仁均,夢中問他:傅奕謗佛該當何報?傅仁均也說:“配越州泥人”。薛跡給傅奕還錢時說了這個夢,沒幾天傅奕暴死。當時人們說:泥人可能喻指泥犁(地獄)中人[6]。

以古為鑒

日月星辰在循環中運轉,歷史也在循環中重演。朝代的變遷,成敗興亡的故事,都在給後人留下借鑒和答案。

北魏太武帝滅佛,44歲暴死,兩個兒子被殃及喪命。幸虧孫子挽回損失,帶動國家中興。北周武帝滅佛更甚,35歲暴死,兒孫和整個宇文皇族被滅門,楊堅復興佛法,隨之開創了開皇盛世。唐高祖的滅佛詔,被唐太宗所廢止,可謂明智之至。

以古為鑒,可知興替;以人為鑒,可明得失――唐太宗這句名言可謂人人皆知。那麼看到上述滅佛的歷史教訓之後,後人還會去誹謗佛法、毀人修行、剝奪信仰么?

大部分人不會,但是總會有個別自以為是的人,自負英明,想改變這果報的規律。歷史中後來出現的兩位這樣的帝王,都成了“現身說法”,留下了更加鮮明的教訓。

歷史總是在重複中警醒後人,但是總有自作聰明的人,想標新立異,逍遙於規律之外,結果反而重演了歷史的教訓。

第四位:唐武宗李炎

唐武宗李炎信仰道教,26歲時登基。會昌五年八月(845年),在深入清查後,開始大毀佛寺,詔書明令拆除寺廟4600餘所,小寺院4萬餘所,佛經大量被焚,佛像燒熔鑄錢,強令26萬多僧尼還俗[7],古印度和日本和尚也不能倖免。外來的回教、祆教、摩尼教、景教、回紇教也一同遭難,相應寺院被拆,京城女摩尼70人無所棲身,自盡;回紇教徒多半死於被驅逐的途中……史稱會昌滅佛。

大唐盛世,也是佛法的盛世,唐朝後期衰落,佛法依然深入人心。武宗滅佛大失民心,有的藩鎮節度使根本不執行,竟說:“天子自來毀拆焚燒”[8]。政亂中初有安定,社會稍有好轉的“會昌中興”,在四起的民怨中日漸消退。次年民間即傳出武宗滅佛折壽10年、陰曹索命之說[6]。不久武宗突然病死,年僅32歲。

歷史循環的規律,又在此時重現了。繼位的皇太叔李忱(音:陳,宣宗),登基後的頭一件大事就是下詔“平反”[9],全面恢復寺院僧尼[10],從此天下修復廢廟的斧斤之聲,不絕於耳[11]。

宣宗喜歡效法太宗。他恢復佛法,如同太宗登基後廢止高祖滅佛的政策。宣宗在位13年,勵精圖治,民富國興,承平安定,史稱“大中之治”。宣宗也得到了“小太宗”的美譽[11],史書留芳,為百姓所歌詠。[12]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