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鳴金玩妓 黃永勝走到哪裡女人搞到哪裡

1969年,黃永勝(右2)、項輝方夫婦全家合影。(網路圖片)

核心提示:“他是擊鼓衝鋒,鳴金玩妓。”“噢?”程子華叫了一嗓。段蘇權憨然一笑,不再言聲。“噢!”程子華忽有所悟,“擊鼓進兵,鳴金收兵。你不怕打仗,就怕不打仗?”“不打仗,他要是玩女人我管得了?”1958年中共開軍委擴大會議時,吳欣峰是林彪當時的唯一秘書。《炎黃春秋》2004年第1期刊發他的文章《1958年軍委擴大會議真相》寫到,當時有人揭發廣州軍區司令員黃永勝,亂搞男女關係,竟然把女姘頭帶到住所,伴舞伴宿。林彪袒護黃永勝稱,不足為怪,看人要看大節!

開國少將不願與黃永勝搭檔:他玩女人我管得了?

冀察熱遼軍區司令員兼政委程子華同熱河省軍區司令員段蘇權兩位將領曾一個手負傷,一個腳負傷,被人玩笑為“手足之情。”“仗越打越大,地方部隊要不斷轉入野戰軍。”程子華瓮聲瓮氣說:“熱河另組織一個野戰司令部,黃永勝當司令,你去當政委。”段蘇權腳步聚停,迅速瞄了一眼程子華。

“不行,我不行。”段蘇權搖頭。

“你怎麼不行?”段蘇權張了張嘴,沒說出話。

一尊日本山炮,炮口對著如血如輪的夕陽,像要將它轟落,卻又一聲不響。

“看來黃永勝也不是永勝。”程子華笑笑,“我了解永勝……缺一樣不好搭檔。”段蘇權從鼻子里喃喃:“再說……”“說呀,你就是不痛快。”“他是擊鼓衝鋒,鳴金玩妓。”“噢?”程子華叫了一嗓。

段蘇權憨然一笑,不再言聲。

“噢!”程子華忽有所悟,“擊鼓進兵,鳴金收兵。你不怕打仗,就怕不打仗?”“不打仗,他要是玩女人我管得了?”“嗯,嗯,”程子華不住地捏下巴,“林總不吃不喝不吸煙也不玩,我不信他就能容得……”話沒講完,程子華轉了口:“那就再說吧。”

林彪袒護黃永勝

黃永勝(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958年中共開軍委擴大會議時,吳欣峰是林彪當時的唯一秘書。《炎黃春秋》2004年第1期刊發他的文章《1958年軍委擴大會議真相》寫到,當時有人揭發廣州軍區司令員黃永勝,亂搞男女關係,竟然把女姘頭帶到住所,伴舞伴宿。林彪袒護黃永勝稱,不足為怪,看人要看大節!裝甲兵副司令員聶鶴亭稱,林彪這個人心術不正,功勞都記在他名下,缺點錯誤都是別人的,而且他找二毛子姑娘結婚遭到林彪不公對待。

文章說,1958年中共開軍委擴大會議時,會上出現大字報,批判“資產階級個人主義”。有人揭發廣州軍區司令員黃永勝,亂搞男女關係,道德敗壞,帶有一貫性,“走到哪裡搞到哪裡”。這次參加中共軍委會議,竟然把女姘頭帶到中共軍委擴大會議人員住所,伴舞伴宿。會議《簡報》說,黃永勝工作上平庸,思想上暮氣很重,但搞女人可有一手。

黃永勝是林彪的湖北老鄉、老部下。吳欣峰把黃永勝將女姘頭帶到會議住所的事向林彪彙報後,林彪聽了,有點不耐煩地說:“那是小節,不足為怪,看人要看大節!……”葉群在一旁插嘴說:“黃永勝為人聰明,他老婆項慧芳太老實!……”!

總後勤部系統的與會人員,對總後副部長邱會作中將意見很多,說他作風不好,有男女關係問題,說“他是滿頭青絲,花花腸子……”。

文章透露,裝甲兵副司令員聶鶴亭中將,在發言中對林彪當選為中共中央副主席表示不滿。他表示,在井岡山鬥爭時期,我和林彪在一個連隊。那時,連隊分大排、小排,我是大排排長,林彪是小排排長。連長不在我可以代替連長。

聶鶴亭中將在發言中說,林彪這個人心術不正,在東北時,他只管作戰,整天在房子里,麻煩的事都推給別人。軍隊工作有羅政委和譚、劉,地方工作有高、陳等。但功勞都記在他名下,缺點錯誤都是別人的。

聶鶴亭中將在發言中還說,他老婆葉群整天不工作,撥弄是非,和二毛子男女混在一起……當時在哈爾濱,我們有些高級幹部找二毛子姑娘結婚(所謂二毛子,是中俄男女結婚生的子女),我也找了一個,卻遭到林彪的不公正處理,我至今有意見!

黃永勝簡介

公開資料顯示,黃永勝(1910年~1983年4月26日),本名黃敘錢。湖北咸寧人,共軍上將軍軍銜。九一三事件後被打倒,1981年作為林彪反革命集團的主要成員被判處有期徒刑18年。

編後:中國古話說,“萬惡淫為首”。中共治下的中國,正常的遭到徹底顛覆,傳統的家庭觀、婚戀觀遭到前所未有的褻瀆,中國社會色情行業猖狂氾濫,人們笑貧不笑娼,性解放、性自由的淫邪思想和行為深入了各個社會階層。中共官員是這一實踐的“傑出”代表,從中共建政就開始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